• 投稿
  • 移动端
    访问手机端
    官微
    访问官微
    搜索
    取消
    温馨提示:
    敬爱的用户,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会导致页面浏览异常,建议您升级浏览器版本或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

    神策数据徐美玲:大数据给平台化战略提供更精准的探索与挖掘

    万木 来源:中国电子银行网 2020-09-30 08:39:07 大数据 神策数据 原创出品
    万木     来源:中国电子银行网     2020-09-30 08:39:07

    核心提示徐美玲表示,越来越多的企业通过平台化战略转型打造业务增长的新引擎,而大数据在转型过程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

    中国电子银行网讯,9月24日至26日,由中国金融认证中心(CFCA)、中国电子银行联合宣传年、中国电子银行网主办,中国银联重庆分公司协办的“2020中国数字金融生态论坛”在重庆举行。论坛涵盖夜话、主题演讲、知名科技企业走访等丰富内容,一百多家银行及金融科技企业高管、学术专家齐聚山城,论道银行数字金融生态发展新“基”遇。

    徐美玲

    神策数据业务咨询总监徐美玲接受采访

    神策数据业务咨询总监徐美玲参加了本次论坛,并就如何利用大数据助推数字化转型等问题接受中国电子银行网、和讯网以及中国银行保险报等媒体的联合采访。徐美玲表示,越来越多的企业通过平台化战略转型打造业务增长的新引擎,而大数据在转型过程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大数据可以为企业的平台化战略提供更精准的探索与潜在机遇的挖掘。对于商业银行的数字化水平建设,业内普遍认为银行的规模与数字化发展水平成正比,但事实并不是这样。徐美玲指出,某些股份制、商业银行对数字化转型的认知更加深刻,建设意识超前,方法和节奏掌握得也更好,整个数字化发展水平比国有银行要高。尤其是相对它的业务体量来看,其先进性跟价值体现上都会比某些国有银行更好。

    以下是采访内容。

    记者: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之下,很多企业都着手进行平台化的战略布局,您认为大数据在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它的价值如何?

    徐美玲:平台化区别于过去人工运作的方式是将很多工作转移到线上进行,并且通过IT化工具体系建设来保障业务的运营,这是平台化比较大的特点。这种情况下,会有大量的业务不能像过去通过人为判断进行业务处理和推进,此时大数据就变得格外重要。大数据不仅记录了业务的发生过程和结果,改变了人与人面对面处理的机制,而且成为了平台的重要工具。当平台有了这些数据后,就能对平台和线上的业务进行记录及跟踪,当有了数据以后,首先可以检验相关业务做得成功与否,其次在做业务探索时,数据可以帮助我们对业务有更真实的判断,能提供业务发展和优化的方向,同时也可以帮助业务形成更精准的探索以及潜在机遇的挖掘,这些都是数据的价值所在。

    记者:大数据时代,我们对数据的依赖程度日益上升,您如何看待大数据安全问题?

    徐美玲:安全方面,本质上我认为有三个需要掌握的方向。

    第一是数据的采集。现在的数据采集过程中,无论国家还是互联网运营商或服务商,都会注重保护客户的数据隐私。比如神策目前做的SDK在安全和隐私保护上,在所有线上的操作系统中,都不会做越过红线的采集需求,完全符合国家的管控政策。

    第二是数据本身的存储和保护。数据的私有化和数据安全的灾备是比较大且重点的投入。目前神策数据的客户中,70%采用私有化部署,客户的数据是从前端直接传给自己做存储的。

    第三是数据的使用。在数据的应用层面,一个是对于数据权限的分级管理机制,可见范围还有可下载和可直接拿出来的管理上面会采用一些技术;在对外应用传输层面,我们会做脱敏,脱敏之后的数据能够保证用户数据安全性。

    神策数据一直对用户数据的隐私保护非常重视。

    记者:您觉得有哪些指标可以衡量数字化发展水平?

    徐美玲:如果我们希望有一个完全量化的指标去衡量数字发展的水平,实际上是非常困难的。原因在于数据量级大不代表数据发展水平好,而且数据的量级也跟业务的规模是强相关的。比如有一些小而精的业务,单客户价值就很好,虽然数据量不大,但是业务很可能发展非常好,并且在数据驱动上面应用非常成熟。此外,数据完备性和数据质量等维度上跟业务会强相关,也难以完全用统一的量阿虎指标去衡量,因此很难用一个完全唯一的指标来去衡量其数字化发展水平。

    我认为,虽然不太能用唯一的量化指标去度量数字化发展水平,但可以就数字化发展水平拆成几个评价维度,在这些维度上设计相应的评价体系,该评价体系根据最终情况做匹配之后,会得到一个综合的数字化发展水平指数的数据,来评判大致对于当前业务情况的整体水平是什么样的,值得改进的地方是什么,未来我们会给出一些建议方案,并围绕弱势领域的增强来提升数字化发展水平。

    记者:在您看来,商业银行现在的数字化水平处在什么样的阶段?

    徐美玲:商业银行在整个大金融领域里来看,数据发展水平还是处于头部的。相较于证券、保险、基金公司等,银行的投入相对更大。不同银行的投入思路和建设思路也有一定差别,大家普遍认为银行的规模与数字化发展水平成正比,但事实并不是这样。比如某些股份制和城商行从业务规模和投入的比例来看,可能实际上投入率更大,建设的意识也比较超前,方法和节奏掌握得更好,个别数字化发展水平其实比国有银行要高。尤其是相对它的业务体量来看,其先进性跟价值体现上都会比某些国有银行更好。

    目前国有大行在数字化的投入方面遥遥领先,其成效较股份行和城商行等要好很多。通过去银行的实地考察学习,我发现国有大行的组织架构已经开始学习互联网敏捷的组织架构,打破了以前职业部门的逻辑。但受限于体制和规模,导致国有银行的消耗更大一些,所以在成果的体现上会相对更慢一点。

    记者:就业内而言,神策数据现在的发展优势是什么?

    徐美玲:当前,数字化转型需要的是一整套能够落地的解决方案。解决方案包括两层,一层是咨询服务层,另外一层是产品工具层。在咨询服务层上,我们的理念更多是以互联网的思路框架,以小步快跑的方式去做真正的业务落地,比传统的服务商会更有优势。产品方面,神策产品的成熟度,包括技术的先进性也是优势所在。

    总结来看,神策的优势第一个是服务团队的扎实性,我们在合作过程中的实际交付效果控制的比较好;第二个是产品的持续迭代,这是我们产品的最大优势。通过与互联网企业或者传统服务商相比,我们的产品打磨能力非常强,产品上线时间快。比如银行客户,仅需要两到三个月就完成了整个系统的部署,三个月内就能够保证数据流的正常运行,这点是传统服务商很难做到的。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今年爆发疫情促使了数字化的进程,神策数据在疫情期间做出最大的业务推进是什么?

    徐美玲:疫情期间最大的特点就是用户主动线上化,大量业务也迁移到了线上。此时对于数字化水平高的银行是个优势,而对于数字化水平较低的银行则是劣势。至于后来,如果数字化体系包括员工的能力水平不上来的时候,线上化的要求将导致业务受到冲击,这是影响比较大的。神策数据会协助客户建立起线上化操作和数据应用,将整个线上化的服务和体能提升到一个比较强劲和稳健的状态。

    疫情期间,大量用户迁移到了线上,用户量级的提升对企业的IT体系建设能力有了更高的要求,包括实时性、稳定性等,神策数据的技术优势此时脱颖而出。无论是中小客户还是大客户,我们对于客户的服务会同样投入,一视同仁,积极帮助企业把数据应用做到足以支撑起业务快速发展的水平。

    责任编辑:方杰

    收藏

    为你推荐

    收藏成功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