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投稿
  • 移动端
    访问手机端
    官微
    访问官微
    搜索
    取消
    温馨提示:
    敬爱的用户,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会导致页面浏览异常,建议您升级浏览器版本或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

    江苏苏宁银行黄金老:金融科技+场景金融=普惠金融

    韩希宇 来源:中国电子银行网 2020-07-30 10:26:24 江苏苏宁银行 黄金老 原创出品
    韩希宇     来源:中国电子银行网     2020-07-30 10:26:24

    核心提示未来,通过数字化转型,金融服务会像水一样渗透到各个场景各个生态之中,把金融服务或者金融产品内嵌到企业的生产环节、交易环节和个人的生活环节,但这种“渗透”也会带来新的风险和挑战。

    银行家谈创新专题

    前言:

    技术的飞速发展深刻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习惯,也使银行服务形态产生了巨大变革。如何打好数字化转型攻坚战,已成为各家商业银行共同面对的重要课题。在这样的背景下,未央网联合中国电子银行网共同发起“银行家谈创新”专题报道,并由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作为学术支持机构,聚焦数字经济时代下商业银行面临的挑战和机遇,以及疫情给银行带来的改变。

    江苏苏宁银行董事长 黄金老

    作为一家科技驱动的O2O银行,苏宁银行遵循“金融科技+场景金融=普惠金融”的经营发展理念,聚焦市场的“缝隙”业务,将微商金融、消费金融和供应链金融等普惠金融作为核心业务,走出一条差异化发展之路。

    苏宁银行董事长黄金老认为,未来,通过数字化转型,金融服务会像水一样渗透到各个场景各个生态之中,把金融服务或者金融产品内嵌到企业的生产环节、交易环节和个人的生活环节,但这种“渗透”也会带来新的风险和挑战。

    面对科技抗“疫”话题,黄金老表示,“大危机中常常孕育着大机遇”,此次疫情的确在加速我国各行各业的数字化转型进程,对银行业来说也不例外。在此次疫情中,苏宁银行充分发挥出了O2O银行的优势,借助无接触服务通过疫情大考。

    最后,黄金老对苏宁银行的未来三年数字金融战略进行了介绍,即以服务数字化、运营数字化和运行数字化为抓手,将苏宁银行打造成为一家独具特色的数字银行。

    以下为详细专访内容。

    记者:您如何看待金融科技在银行中的应用?苏宁银行如何将金融科技运用到日常业务中?

    黄金老:科技,让金融更简单。从过去的实践看,金融科技在助力金融机构转型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对金融业的颠覆更是势不可挡。科技,让金融服务体验更简单。纸质现钞、营业网点、面对面业务等这些过去大家认为无法替代的东西日渐式微,无接触服务逐渐变成可能;科技,让金融业务发展更简单。过去金融机构遇到问题,传统做法是增加人手、增加网点,现在首先想到的是技术方法来解决、商业模式变革来解决,金融科技促进金融行业降本增效;科技,让普惠金融更简单。过去,普惠金融服务往往伴随着风险高、收益相对低的“痛点”。技术进步大大降低了放贷成本,同时让风控更有效,逐步解决了这些痛点。没有金融科技就难有普惠金融,我想这应该已经是大家的共识。

    金融科技的发展才刚刚开始,它解决了一些金融业存在的问题,但还有很多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在各行各业,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物联网等技术在推动产业数字化、智能化方面均已有了很好的探索,未来金融科技在银行业也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作为一家科技驱动的O2O银行,苏宁银行遵循“金融科技+场景金融=普惠金融”的经营发展理念,聚焦市场的“缝隙”业务,将微商金融、消费金融和供应链金融等普惠金融作为核心业务,这也是苏宁银行区别于同行的重要一点。服务这些“缝隙”业务,就更需要发挥金融科技的力量。这类“普惠客群”由于难以提供靓丽的财务报表,也没有传统金融机构看重的抵质押物,金融服务需求往往得不到满足。苏宁银行会深入到这些产业生态场景中去,通过“数据风控、金融AI、区块链、物联网金融”等核心金融科技,一方面自身可有效地甄别风险,为普惠客群提供金融服务,另一方面苏宁银行也可以作为“桥梁”,与传统金融机构开展创新业务模式,可有效地将普惠客群与传统金融机构连接起来,既为传统金融机构解决了普惠金融业务的痛点,又实现了开放赋能。

    这几年,我们通过各类金融科技手段将金融服务融合到物流、餐饮、电商等场景中,取得了一些显著的成果。以微商金融业务为例,我们将金融科技应用于微商金融业务全流程,打造了微商金融全流程解决方案,构建了包括“星象”精准营销系统、“天衡”小微审批模型体系、“多普勒”小微金融风险预警系统、“千寻”智能催收系统,涵盖了从营销获客、审批、贷后预警、逾期催收的全流程,实现了金融科技对微商金融业务的全流程赋能。截至2020年6月末,我行小微企业贷款余额54.27亿元,较年初增加6.94亿元,增长14.66%,较去年同期增加30.01亿元,增速124%;普惠小微贷款余额46亿元,较年初增加11.04亿元,增长31.60%,较去年同期增加33.24亿元,增速261%。

    记者:您认为,商业银行在数字化转型中,会面临哪些新的风险和挑战?苏宁银行如何应对挑战?

    黄金老:未来,通过数字化转型,金融服务会像水一样渗透到各个场景各个生态之中,把金融服务或者金融产品内嵌到企业的生产环节、交易环节和个人的生活环节,但这种“渗透”也会带来新的风险和挑战。

    第一大风险是数据风险,这来源于金融的全自动化,要依靠数据来决策。银行是数据化应用最丰富,或者是最全面的一个领域。如何合理整合这些数据是数字化转型中银行的必修课。应对不当,就会产生数据造假、数据中断、数据泄露、数据滥用等风险;第二大风险是技术风险,既包括算法的可解释性和可评估性,比如构造了包含一百个变量的模型来评估贷款是否可以发放,但由谁衡量这个模型是否适当。也涵盖技术带来的安全风险,在高度依赖数字化系统的情况下,一旦系统被攻击或者停摆,可能会对金融安全造成更大的危害。

    为应对这些挑战,最重要的是要始终绷紧“合规”这条弦,不能为了片面追求效率而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其次,要始终重视风控建设投入。苏宁银行从成立以来就不断拓展数据源、招聘科技专才,并在实践中不断进行模型迭代,风控能力显著提升,有力支撑了苏宁银行场景金融的快速发展,2019年不良率仅为0.88%。

    当前,苏宁银行已建立全流程的智能风控基础设施。如苏宁银行自主研发的金融CSI反欺诈大脑,可以从8个维度对贷款和交易的欺诈风险进行实时识别,已完成风控侦测上亿次;“识器”设备指纹相似性模型体系,能够准确发现群体性金融欺诈团体,同时每天减少误识别10万余次,提高风控识别准确率达95%;“极目”黄牛识别系统,识别准确率92.7%,防止营销资源损失;“伽利略”信用风险矩阵,通过3000多变量实时进行信用风险决策;“天衡”小微金融风控系统,基于苏宁微商分等核心风控科技,基于工商、税务的数据对小微企业的贷款进行全流程风险分析和侦测,推动了小微金融业务同比2018年增长470%;“多普勒”小微企业风险预警,则可以实现从500个数据源对小微企业风险进行实时预警。

    经济是动态的,客户也是动态的,未来,苏宁银行将在现有金融科技基础之上继续夯实风控能力建设,为业务发展保驾护航。

    记者:苏宁银行如何组建自身金融科技人才队伍?

    黄金老:人才资源是银行经营发展最重要、最稀缺的战略资源,苏宁银行定位为“科技驱动的O2O银行”,因此在金融科技人才育留上可谓是不拘一格、多措并举。

    首先,加大科技人才比例。苏宁银行员工中科技人才占比高达50.7%,并且从董事会到管理层均有IT、信息工程等领域的专才配置。其次,引进优秀的互联网科技人才和金融同业人才,其中不乏来自全国各地的头部互联网科技公司、各大银行总行人才,超过62%的员工来自国内双一流高校。同时全球招募名校优秀应届毕业生,管培生队伍来自于哥伦比亚大学、伦敦政经学院、康奈尔大学、清华大学、人民大学、南京大学等国内外顶尖高校。再次,加大对科技人才的培养和投入。为实现培养“聚合高端复合型金融科技人才”目标,苏宁银行在研发支出方面,持续投入,建立数据风控、物联网金融、区块链、金融AI和金融云五大实验室,打造江苏省博士后创新实践基地,不断赋予高素质人才理论和实践进行有机结合的机会,鼓励全员在工作中尝试不同领域各学科知识的融会贯通。最后,持续加强学习型组织建设,形成“干中学、学中干”浓厚学习氛围。针对校招、社招的各级梯队人才,分别实施“星越计划”、“启越计划”、“超越计划”、“卓越计划”、“领越计划”、“优越计划”等人才培养机制,帮助员工全面提升。

    记者:目前许多商业银行选择与金融科技企业合作的形式开展业务,请问苏宁银行是否有与金融科技企业合作?会选择什么类型的企业进行合作?

    黄金老:苏宁银行自身定位也是一家金融科技公司,我们在金融科技领域也取得了一些成绩。未来,依托于强大的产业资源,苏宁银行将继续在数据风控、区块链、人工智能、物联网等金融科技上持续投入,使金融科技成为苏宁银行新的增长点之一。

    目前,苏宁银行与生态圈内外的金融科技公司、互联网平台、电商、线下渠道(如华住集团)等都开展了合作,结合彼此的优势资源,形成金融+教育、金融+医疗、金融+制造业、金融+社交等各种跨界金融服务,构建行业解决方案,利用金融科技实力向合作平台输出API技术,开放金融服务端口,为场景平台赋能。

    记者:很多人提到疫情将加速银行的数字化进程,请问疫情给苏宁银行带来哪些影响?苏宁银行是如何应对疫情的?您如何评价金融机构在抗击疫情中的作用?

    黄金老:“大危机中常常孕育着大机遇”,此次疫情的确在加速我国各行各业的数字化转型进程,对银行业来说也不例外。在此次疫情中,苏宁银行充分发挥出了O2O银行的优势,借助无接触服务通过疫情大考。

    一方面,开行之初,苏宁银行就定下了不论发生何种情况,都做全年无休银行的目标,线上线下服务任何时间都不得中断。而今年疫情期间,基于“云开”核心系统的能力,通过手机银行APP、微信银行、企业网银等线上自助渠道,为客户提供24小时的不间断服务;线下方面,在今年春节疫情最严重时,苏宁银行营业部都坚持营业。

    另一方面,基于新型互联网银行的敏捷基因,苏宁银行在疫情期间迅速推出了一系列定制化产品,加大金融支持疫情防控和企业复工复产的力度。例如,专门针对个人“升级贷-复工款”;专门针对小微企业的“微商贷-复工款”系列产品;与美团合作推出专门针对餐饮商户的“生意贷”;专门针对涟水贫困农户提供无息贷款等等……苏宁银行用实际行动加大金融支持疫情防控和企业复工复产的力度,让更多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和民生企业不等“贷”。

    此外,苏宁银行在疫情发生后第一时间向南京市、总行所在区南京市建邺区捐赠了2万余只N95口罩等医疗防疫物资,助力疫情防控。

    一家企业的壮大,从它承担社会责任开始。当前正处于对冲疫情影响、全面复工复产的黄金窗口期。经济是肌体,金融是血脉,实体经济的增长发展,急需金融机构的大力支持。金融机构应当积极履行社会责任,帮助企业、特别是民生小微企业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难题,真正兑现普惠金融的诺言,为全面复工复产提供强有力支撑。

    记者:未来苏宁银行在数字金融方面有哪些战略规划?

    黄金老:为了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新特点,商业银行必须走高质量精细化发展道路,走数字化道路。三年伊始,科技驱动,苏宁银行一直以来的目标是打造成为一家独具特色的数字银行,正在从服务数字化、运营数字化、运行数字化等方面开展相关工作:

    一是服务数字化。供应链金融、微商金融、消费金融、财富管理四大核心业务全部实现全线上办理。99%的客户来自于线上渠道,99%的交易发生在线上渠道,“金融服务无处不在,就是不在营业大厅”。通过统一用户中心、渠道中心、服务中心、产品中心、大数据中心等,实现线上线下高度融合,苏宁银行的金融服务全部实现数字化。我们打造了金融服务数据湖,综合各类结构化、非结构化数据,不断积累数据资产,丰富数据标签、指标、画像,实现对客服务的全流程数字化、智能化。

    二是运营数字化。业务运营工作从经验型向数据化转型,通过新技术与数据能力重塑金融服务的各个环节,升级客户体验,提升运营效率。将原本以个人经验判断来执行的运营方式转化为自动化的运营方式,例如重复的客服、电销、催收等运营工作,依托自然语言理解、知识库、情感分析等AI技术,将人解放出来做更为创造性的工作。依托RPA(机器人流程自动化)技术,将人工操作转换为数字化模型,可以极大提高运营效率,降低运营成本。

    三是运行数字化。强大的数字银行必然依赖安全、稳定、高效的数字化运行中心,考虑到商业银行的行业特点及技术发展,综合考虑安全与效率、成本与收益,我行数据中心规划将以私有云为主、混合云为辅。为了提升系统资源利用效率,提高业务响应速度,确保生产运行稳定,就必须实现问题处理的自动化、数据化,最终达到以自动预测分析和自动决策为目标的智能化运维状态。

    责任编辑:韩希宇

    收藏

    为你推荐

    收藏成功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