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温馨提示:
敬爱的用户,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会导致页面浏览异常,建议您升级浏览器版本或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

第一财经杨燕青:未来将属于哪种数字货币?

杨燕青 来源:第一财经 2019-12-03 10:22:38 数字货币 区块链
杨燕青     来源:第一财经     2019-12-03 10:22:38

核心提示金融基础设施(FMI)的互联互通是全球货币的基础。

正如“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当大家说起“数字货币”时,指向各不相同。有人说的是基于区块链的加密货币(Crypto Currency),例如比特币;有人说的是电子支付(Electronic Payment),例如中国的支付宝和肯尼亚的M-pesa;有人说的是稳定币(Stable coin),例如USDT;当然,在今年6月Facebook推出Libra白皮书后,人们心目中的数字货币很可能就是Libra。

BIS(国际清算银行)在2017年提出了“货币之花”的分析范式;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今年7月提出银行货币、电子货币、加密货币和央行货币(包括现金和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货币之树”分类方法;而中国央行在2016年即提出EP/DC(电子支付/数字货币)的分析框架,按照其缔造者、时任央行行长周小川的说法,“/”可以是“和”,也可以是“或”——前者意味着互补关系,后者则意味着替代关系。

正如小川行长当时所倾向于认为的那样,今天,“/”更多意味着“和”。

比特币:一场失败的实验?

前不久,在IFF(国际金融论坛)年会关于未来货币的一节讨论中,针对我提出的“比特币是否是一场失败的实验”,讨论嘉宾观点各异。在一些人眼中,2009年诞生的比特币是一场伟大的货币和社会治理实验(源于对全球央行滥发货币的反思、基于去中心化的社会治理)。而在另外一些人看来,比特币无异于“数字化的郁金香”。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耶鲁大学的希勒(Robert Shiller)教授将比特币视为“叙事经济学(Narrative Economic)”的典型案例。2017年初,在冬季达沃斯我主持的一节关于“加密资产”的讨论中,希勒教授阐释了比特币“叙事”狂热的三个方向:去中心化概念与自由无政府主义者的论调相契合;创始人中本聪的神秘身份激发大众猎奇探秘的心理;价格剧烈波动在贫富不均的社会现状下让人们看到了一夜暴富的希望。今年,希勒教授将其火花和思想发展成系统论述的著作《叙事经济学》,将社会学、人类学、心理学、传播学和宗教学等学科中的“叙事性”故事以经济学的分析框架重新解读,读来引人入胜。

比特币建构于区块链之上、共识算法、加密以及后来以太坊的智能合约,被认为是一个货币新时代的来临。大家往往以为这些特征紧密联结不可分割,事实上,无论是加密、还是智能合约,都可以和区块链相分离。而区块链,尤其是公链,其去中心化的设计安排导致的效率和可扩展性(Scalability)的巨大缺陷几乎是货币的死穴,比特币的TPS(每秒交易)只有4-5笔,相比而言,支付宝的TPS在几十万的数量级。

尽管如此,比特币还是给人们提供了未来货币的畅想方向。比如,一种由算法,而不是中央银行家来确定发行量的货币;又如,由私人(Private),而不是央行这样的公共部门(Public)来发行的货币。

这两个方向均得到了经济学家的热烈响应。另一位诺奖得主施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教授在2017年的一篇论文中不无热情的提出,在经济体系广泛运用电子货币的情况下,运用创设的信贷拍卖(Credit Auction)、贸易欠条(Trade Chit)和国家或有贷款(State Contingent Loan)等工具,通过数量(而非价格)的宏观经济调控方式,有助于降低经济波动,提高政策效力,并保持宏观稳定。

在近来的讨论中,以PPP(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模式发行未来数字货币多被提及——即私营部门通过自己的技术优势和基础设施发行货币,但和央行储备挂钩,在紧急情况下可获得央行流动性支持。中国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100%备付金存放央行,就被IMF认为是一个可借鉴的成功模式。

从上面的讨论不难看出,无论是电子支付还是数字货币,无论是私人发行还是公共发行,两者之间的“/”都是互补而非替代关系。

全球货币的未来

今年6月Facebook公布的Libra白皮书,以其全球货币和稳定币的设计(基于一揽子货币,类似eSDR)令人耳目一新。然而,也正是由于全球货币的愿景过于宏大(涉及货币兑换、汇率、清算、准备金,等等),以及公众对BigTech的严重信任缺失,导致Libra 项目搁浅。

全球货币是否可能成为未来货币?正如有识之士提出的那样,金融基础设施(FMI)的互联互通是全球货币的基础。设想一下,如果基于RTGS的美国的Fedwire、Chips、欧盟的Target、英国的Chaps 和中国的HVPS都互联互通……另一条颠覆性路线则是类似英国央行行长卡尼(Mark Carney)提出的SHC(Synthetic Hegemonic Currency)。无论是哪一种方案,都需要巨大的全球共识推动。然而,令人沮丧的是,从目前看,这样的全球共识几乎没有任何基础。

好在我们还有很多好书可以读。呼应全球和中国的多重挑战,今年上榜书籍的主题十分广泛,从经济研究方法论、市场制度选择到发展规划、经济体系、统计核算;从贸易、政治到外交;从汇率改革、债务危机到全球金融体系;从银行IT架构、人工智能、商业模式到产业发展;从气候变化到不平等、贫穷经济学……所有议题都值得密切关注和细细研读。在2020年书单诞生之前,这一袋子满满的书足够您读一年了。祝阅读愉快!

(作者系《第一财经日报》副总编辑、第一财经研究院院长、2019第一财经CFV联席秘书长)

责任编辑:王超

收藏

为你推荐

收藏成功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