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温馨提示:
敬爱的用户,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会导致页面浏览异常,建议您升级浏览器版本或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

互金中概股业绩下滑遭沽空 导流平台急寻信用卡谋生路

陈植 2019-03-06 08:22:19 互联网金融 信用卡 金融科技
陈植     2019-03-06 08:22:19

核心提示三降措施给P2P网贷平台构成较大业绩压力同时,也让不少第三方导流平台或贷款超市机构遭遇新的经营压力。

  导读

  今年2月份P2P网贷平台总成交量为669.80亿元,较上一个月环比下降24.33%,期间活跃出借人、借款人数量分别为200.45万人、519.03万人,环比分别下降40.93%、12.08%。

  “现在日子越来越难过了。”一家国内中等规模P2P平台负责人赵诚(化名)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慨。

  随着地方金融监管部门要求互金平台严格落实“三降”(即降低出借人人数、业务规模、借款人人数)措施缓解金融风险,他骤然发现过去数月整个平台业务收入与利润正呈现加速下滑趋势。

  “平台内部做了初步估算,以往赚的利润只能支撑平台8-9个月运营时间。”他直言,为此平台曾打算向地方金融监管部门申请良性退出,但得到的回复是,先将出借人与业务规模压缩一半再考虑这件事。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因“三降”措施遭遇较大业绩压力的P2P平台不在少数,甚至引发行业性成交量缩水。

  据融360大数据研究院重点监测数据显示,今年2月份P2P网贷平台总成交量为669.80亿元,较上一个月环比下降24.33%,其间活跃出借人、借款人数量分别为200.45万人、519.03万人,环比分别下降40.93%、12.08%。

  究其原因,一是春节效应令网贷行业人气不旺,引发当月交易量有所萎缩,二是在备案冲刺阶段,越来越多拥抱合规监管的P2P网贷平台纷纷秉承“三降”原则,主要减少了发标数量。

  “现在特别羡慕那些三降措施执行力度相对比较宽松地区的P2P平台,因为他们依然可以通过扩大业务量与出借人借款人数量,支撑业绩持续增长,反而没有经营压力骤增之忧。”赵诚坦言,但他没想到的是,远在千里之外的太平洋彼岸,越来越多海外对冲基金正瞄准“三降”措施给在美上市的互金中概股构成的经营压力,开启了新一轮的沽空获利策略。

  “此前因为备案进展迟缓,一些对冲基金已经参与了对互金中概股的沽空,但现在他们发现,利用三降措施对互金中概股构成的业绩压力进行沽空胜算更高。”一位海外对冲基金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目前不少对冲基金已经对现金贷占比较高、财报显示逾期率超过10%的互金中概股加大了沽空获利投资力度,因为他们的算盘是,即便三降措施无法令互金中概股业绩疲软并带来所谓的沽空获利良机,《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下称175号文)衍生的平台清退压力将成为他们成功沽空获利的另一张“王牌”。

  被沽空机构盯上

  近日,和信贷发布最新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2018财年第三季度,当季和信贷促成借款总额2910万美元,环比下降12.5%;借款人总数与出借人总数分别降至1771人与20325人,环比分别减少约19%与48%,其结果是当季营业收入为191万美元,环比下滑47%。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也是去年三季度以来相关部门落实三降措施后,P2P网贷平台深陷业绩压力的一个缩影。

  “其实和信贷的处境还不算最糟,我听说部分P2P平台的成交量、借款人与出借人数量均出现环比逾20%的下滑,造成很大的经营压力,但为了顺利完成备案,这些平台不得不咬紧牙关苦苦支撑。”一位国内P2P平台运营总监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然而,P2P平台业绩压力骤增,正被不少海外对冲基金视为新的沽空获利良机。

  在和信贷发布最新财报前,沽空机构Bonitas Research在1月中旬发布沽空报告,直指和信贷财务造假,其理由包括和信贷向投资者谎报其业务规模、内部人士转移现金、线上平台负面发展等行为。

  “其实这种沽空获利套路并不新鲜。”一位熟悉沽空机构操作策略的海外对冲基金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去年一波资金因虚拟货币价格大跌而抄底互金中概股,吸引了不少对冲基金以备案进展迟缓为由进行沽空狙击,如今他们只是换了一个“由头”,打算趁着年初互金中概股股价反弹之机如法炮制。

  在他看来,这些对冲基金如此胸有成竹,很可能是笃定三降措施正对互金中概股业绩表现构成负面冲击。毕竟,由于此前互金中概股利润保持较快增长令股价有所回升,对冲基金不大会选择在互金中概股发布业绩财报前后采取沽空措施。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对冲基金的这轮沽空算盘目前尚未取得预期效果,原因是1月美股大幅反弹与中美经贸磋商积极进展,令不少互金中概股股价纷纷出现逾10%反弹。

  “但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这位对冲基金经理透露,即便三降措施对互金平台构成的业绩增长压力,未能让他们沽空得手,他们会很快再以175号文为卖点,重新掀起新的沽空浪潮。目前,部分对冲基金已经对现金贷占比较高、财报显示逾期率超过10%的互金平台加大沽空力度,在他们看来,这些 P2P平台被清退的几率不低。

  导流平台求生征途

  值得注意的是,三降措施给P2P网贷平台构成较大业绩压力同时,也让不少第三方导流平台或贷款超市机构遭遇新的经营压力。

  一位第三方导流平台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去年底以来他们持续减少向P2P平台提供导流服务,原因是“不赚钱”。

  究其原因,一方面不少P2P平台因三降措施压缩了运营开支,导致单位获客费用被调低,另一方面在成交量增长受限的情况下,不少P2P平台纷纷抬高了贷款审批门槛,也导致第三方导流平台的获客成本水涨船高。

  “现在为P2P平台提供获客服务的利润降至10多元/人,甚至部分导流平台反映这项业务已经不赚钱,因为在流量成本高企的压力下,P2P平台提供的导流费用(按人计算)已经比导流平台渠道合作开支高出了10%-20%。”他透露。为此他们转而加大了向持牌消费金融机构与小贷公司的导流力度,毕竟,这些金融机构设定的贷款产品利率较高,可以给予比较可观的获客费用。

  马上消费金融创始人兼 CEO赵国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尽管获客渠道不断拓宽,但持牌消费金融机构业务规模增长某种程度会受到资金端制约。究其原因,持牌消费金融机构主要通过银行间同业业务获取资金进行放贷,有时银行收紧资金拆借会导致持牌消费金融机构出现“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窘境——即贷款人申请增加较多,但放贷资金“跟不上”。

  在他看来,这也驱动马上消费金融不以规模与利润为目的,侧重科技驱动与小额分散、场景结合与数据决策,令业务规模在稳健风控前提下保持合理增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这倒逼部分第三方导流平台转而向信用卡机构提供导流获客服务。究其原因,不少信用卡机构正在积极推动渠道下沉扩大市场份额与用户群体,以便在未来市场竞争里获得先发优势。

  “更重要的是,不少信用卡机构在获客方面的投入比较可观,加之各家信用卡发卡审核标准各有侧重,因此我们在信用卡获客方面的导流收益,已经达到100多元/人,足足是P2P平台获客收益的逾10倍。”这位第三方导流平台负责人透露。

责任编辑:晓丽

收藏

为你推荐

收藏成功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