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温馨提示:
敬爱的用户,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会导致页面浏览异常,建议您升级浏览器版本或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

盈利之后,京东数科往哪儿走

李意安 来源:移动支付网 2019-01-31 11:15:30 京东数科 金融科技
李意安     来源:移动支付网     2019-01-31 11:15:30

核心提示从京东金融到京东数科,本身就已经是一个十分完美的进化样本。

  2018,对京东数科而言,无疑是至关重要的一年。

  在这一年,成立五年的京东金融,刚刚完成B轮融资,估值超过1300亿。这一年,京东数科横空出世,除拥有京东金融作为核心业务之外,京东城市、京东农牧、京东少东家、京东钼媒等多个独立品牌也被纳入麾下。

  2019年初,京东数科CEO陈生强在内部年会上透露,京东数科于2018年首度实现了全年盈利,而更令其欣慰的是,其收入结构中,科技服务收入占总收入之比较2017年翻了3倍,这对于全面押注B端的京东数科而言,不啻为一个佳音。

  盈利并非目标

  无论是京东金融还是京东数科,背靠京东,在流量价格水涨船高的今天,想要实现盈利绝非难事,尤其是对于财务出身的陈生强而言。由此可以,盈利并非京东金融战略结构中的第一目标。

  当然这并不奇怪,如果仅仅只是为了盈利,未免有点配不上京东金融的野心。

  陈生强曾不止一次在公开或非公开场合重申其团队价值观:创造长期价值、构建核心能力和坚持互惠共生。可以看出,整个价值观的导向是期望建立一个B端业务的良性循环。换言之,一个健康的业务结构可能是其更重视的东西。

  在刚刚结束的内部年会上,陈生强对几大战略板块的经营状况的总结是“基础业务再上一层楼;科技服务向更多的产业进行延伸;整个数据和技术体系的完善与提升;海外业务取得坚实的一步。”

  来自京东数科数据显示,金融领域,2018年,京东数科搭建了借钱、银行+、票据三大平台,形成针对不同行业的数字化服务方案,连接超过70家以上金融机构。迄今为止,已有超过100家金融机构与其智能信贷系统“北斗七星”签订了合作协议,合作银行业务上线时间从至少半年缩短为一个月。此外,资管科技业务正式成为一个独立的板块,智能债券投研系统FIQS的试用合作伙伴就覆盖各类金融机构20余家,试用机构资产管理规模超过8万亿。

  而金融业务之外,在政府服务、农牧、物联网等大领域,京东城市基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所打造的“城市操作系统”,为天津、南京等几十个城市提供相关服务;京东农牧用“AI+IoT+SaaS”组合成智能养殖解决方案;智能机器人业务也在产业链整合、核心技术研发和产品创新方面迅速取得突破,先后研发出了机房巡检机器人、智能通用底盘等产品。此外,还新成立了7位中国工程院院士参与的两大研究院——京东智能城市研究院和京东农牧院士研究院,全面提升了京东数字科技在智能城市和农牧业务上的技术能力。

  C端B端彼此成就

  近一两年的时间里,“下半场”成为了互联网热词。

  马化腾说:“伴随数字化进程,移动互联网的主战场,正在从上半场的消费互联网,向下半场的产业互联网方向发展。”

  这个总结基本印证了市场对互联网上下半场的诠释:上半场是主攻C端,下半场聚焦B端。上半场的竞争经常会出现一款产品改变整个江湖格局的例子,比如微信、滴滴等,不胜枚举;而下半场的竞争则往往复杂得多,其变量包括市场基础、战略、技术、系统、产品等多方面的能力,是一场综合实力的较量。

  但事实上,B端和C端非但不是一个完全割裂的江湖,相反地,无论是腾讯、蚂蚁金服还是京东数科、美团,本质而言都是因为拥有了更强的C端基础,才能在角逐B端江湖的时候,拥有更足的底气。C端本身,除了意味着海量的用户基础,更意味着天量的数据。

  但这只是最浅表的逻辑,更残酷的真相是,如果不能在B端江湖再下一城,很有可能连存量的C端江湖都会失去。说到底,C端和B端是一个彼此成就的过程。

  京东白条就是一个不错的案例。白条产品一度是京东金融的门面担当。很明显,这是一款to C的消费金融产品。但纵观白条近几年的发展来看,近年来其最重要的两次进化,都发生在B端。首先是和不同的金融机构合作,服务合作伙伴实现赋能的同时,大大撬动了白条业务的资金杠杆,眼下消金业务中50%的贷款是外部金融机构出资;继而,白条作为一种基础生态,不在局限于服务京东体系,而是嵌套到各种京东体系外的场景中。

  有个完美的进化样本

  “B端”不但是眼下各大巨头战略聚焦的核心字眼,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一点,都不会改变。对京东数科而言,亦是如此。

  事实上,从京东金融到京东数科,本身就已经是一个十分完美的进化样本。

  早在2015年,京东金融就提出了数字科技的概念,似乎为日后的更名埋下了伏笔, 也为京东金融的B端转型埋下了伏笔。2017年,京东金融明确提出了B端策略,这一年,京东金融刚刚实现了单季盈利。

  最初,京东金融从京东体系内脱胎独立之际,产品和服务多服务于京东系统;第二个阶段,“金融科技”阶段,开始尝试为金融机构“服务”,进行科技输出,其合作伙伴阵营中,除了400余家银行,还有120余家保险公司、110余家基金公司和40余家证券、信托、评级机构;第三阶段,则由金融科技向数字科技升级,不再局限于服务金融领域,企业、行业、政府都成为其所服务的领域范畴。

  陈生强对京东数科盈利模式总结为“通过降低行业成本,给行业合作伙伴创造增量收入之后,再从中赚取一部分属于自己的收益”。

  未来已来,竞争依然激烈,道路也依旧凶险。京东数科的横空出世多被解读为升级,但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视作为一次再出发。所谓盈利,可能只是一个起点。

  为了配合数科升级的整体需求,京东数科正在建立更为年轻的组织架构。

  陈生强认为:“公司未来要往前走,必须要培养足够多的年轻人成为未来的领导者。”

  他透露称,京东数科目前的核心管理层中85后已经超过10%,经理层中90后目前占比10%。陈生强由此设立了一个新的目标:重点培养“能带兵打胜仗”的年轻人,价值观和绩效双高的前20%优秀人才可破格跨多级晋升,未来三年要让85后核心管理者超过30%,让90后的经理和高级经理层员工要超过50%,并且增加主要来自内部晋升。“只要能力达到要求、贡献度够,可以无上限突破职级进行破格晋升。”

责任编辑:Rachel

收藏

为你推荐

收藏成功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