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投稿
  • 移动端
    访问手机端
    官微
    访问官微
    搜索
    取消
    温馨提示:
    敬爱的用户,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会导致页面浏览异常,建议您升级浏览器版本或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

    可与银行“协商”处置信用卡逾期?“个人债务重组”中介突袭信用江湖,真能分期免息?债务人有何风险?

    潘婷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2020-07-02 09:00:33 信用卡逾期 个人债务重组 银行动态
    潘婷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2020-07-02 09:00:33

    核心提示贷款逾期一直以来都是令金融机构头痛的存在,近年来,欠债人分期免息还款的呼声越来越高,年初以来的新冠疫情也让不少债务人“协商”还款的意愿更为强烈。

    信用卡逾期久了还不起怎么办?有一群自称可以帮助欠债者进行“债务重组”的中介机构突袭信用江湖。他们游走在欠债者和银行之间,以另类的方式“帮助”欠债者与银行“协商”信用卡分期免息。

    延期还款、停息挂帐、停掉催收……这类中介真是欠债者的福音?《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其实不然,债务人的压力并不会因此减轻,反而还要承担高昂的手续费,而中介“协商”的信用卡分期免息要求也让银行背负更重的催收压力。

    事实上,监管部门对恶意欠款行为,一直保持高压态势。据悉,政策层面上,“打击恶意逃废债”被写入了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5月29日,国务院新闻办就《政府工作报告》修改情况举行吹风会。《政府工作报告》起草组成员孙国君表示,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共修改89处,将“打击恶意逃废债”增加进政府工作报告。

    “有些费用可以不还”?中介宣称可与银行“谈判”重组债务

    贷款逾期一直以来都是令金融机构头痛的存在,近年来,欠债人分期免息还款的呼声越来越高,年初以来的新冠疫情也让不少债务人“协商”还款的意愿更为强烈。

    而所谓信用卡协商还款,是指负债者在信用卡逾期后,与银行协商进行减免利息、停息挂账等个性化还款方案。

    这种“协商”方式乍听似乎能够达到所谓的“双赢”,然而,记者调查发现,这类“协商”多采用反催收方式,中介机构或债务人通过向监管部门、第三方网站投诉、威胁诉讼等方式,获得和银行协商分期免息还款的筹码。

    记者注意到,在微博“信用卡逾期”“协商分期”等话题中,出现了经营个人债务重组业务的人群,他们在微博上通过发帖的形式宣传自己的业务。

    这对于当前无力还债债务人来说,简直是“瞌睡遇到枕头”。于是,不少人找到中介机构,想要他们帮助自己“停息挂账、分期还款”。

    小李便是这样一位中介,他在朋友圈向债务人宣扬“平台有违规”“信用卡逾期不用害怕”等言论,还“晒出”各种帮助债务人分期成功的案例截图。

    随后,在记者与小李沟通的过程中,他首先让记者将自己的债务梳理出来,并明确表示:“有些费用可以不还,我这里还可以帮你找到平台违规的地方,你可以加一下我们的法务进行咨询。”这与“反催收联盟”的做法如出一辙。

    记者暗访过程中发现,中介机构的收费并不便宜。小李告诉记者,帮助客户与银行谈判进行免息分期的费用为负债数额的10%加500元材料费。在小李朋友圈发布的“成功免息分期”案例中,分期数从18期至30期不等,甚至还有60期。

    “只要你(指债务人)没接到法院传票,我这边都可以替你和银行协商分期免息还款。”小李信誓旦旦地说道。

    银行人士:“协商”分期免息还款影响银行资产质量

    这种方式的“债务重组”真的能解决债务人的燃眉之急?有何风险?

    记者了解到,2019年9月,广东银保监局发布“关于防范代理处置信用卡债务”的风险提示,称有“维权人士”,通过微信群、QQ群等进行虚假宣传,误导、怂恿消费者向监管部门、银行投诉,谎称具备“代理处置信用卡债务”的资格,提供统一的投诉模板;通过虚构消费者身份取得代理资格,代理消费者“处置”与银行的信用卡债务。广东银保监局提示称,“代理处置信用卡债务”行为,不仅扰乱消费者还款计划,而且严重损害了消费者合法权益,表现形式包括收取高额佣金、增加了还款费用、个人征信系统留有不良记录。

    除了债务人可能面临高额佣金、征信不良等风险,这类“债务重组”也让银行万分头痛。

    某股份制银行负责资管业务的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个人债务重组或者说反催收的情况屡次出现,导致银行对于逾期贷款的收回难度增大,贷款展期违约风险增加。此外,逾期欠款协商分期后,再逾期的风险增加,后续催还难度加大。

    某股份制银行负责资管业务的人士告诉记者:对于信用卡逾期客户,资产管理部结合客户逾期天数及资产风险情况将案件划分为早中后期,并进行层次推进提醒催告,安排催收行动。根据信用卡客户欠款逾期天数,结合客户群体特征以及计量模型对客户进行细分管理,根据逾期天数及客户分群制定催收策略,采取相应催收方式。

    据记者了解,华南地区某股份制银行近期频繁收到诉求基本一致(即希望能够免息分期还款)的客户投诉电话,且套路一致,即“把事闹大”,迫使金融机构作出让步。

    “债务重组中介机构会要求客户提出一些问题向银行‘施压’,比如声称银行催收时曾电话骚扰客户第三方联系人,或恐吓其家人等等,会向监管反馈及投诉。此外,他们有的还自称是律师,熟悉法律法规和司法流程,声称金融机构违反了某些法规或政策,如违反《商业银行管理办法》;同时称,已和其他银行协商并达成一定分期方案,由此质问或要挟其他金融机构也给予同样方案。”上述人士表示,这种“协商”分期免息还款的方式显然已经影响了银行的资产质量。

    监管部门对恶意欠款行为保持高压态势

    日前,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为918.75亿元,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1.27%。这组数据也从侧面反映出,“个人债务重组”是个广阔的市场,这也让某些原本是“老赖”或者从事催收业务的人看到“商机”,利用他们逾期和催收经验,转头干起了“个人债务重组”生意。

    值得一提的是,监管部门对恶意欠款行为,一直保持高压态势。此外,政策层面上,“打击恶意逃废债”更是被写入了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5月29日,国务院新闻办就《政府工作报告》修改情况举行吹风会。《政府工作报告》起草组成员孙国君表示,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共修改89处,将“打击恶意逃废债”增加进政府工作报告。

    记者注意到,除了广东银保监局,近期,河南银保监局也在印发的《河南银行保险机构支持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指导意见》中明确指出,强化与司法部门沟通,提高司法审判执行效率,严厉打击恶意逃废债行为。积极参与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推动建立健全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机制。

    责任编辑:韩希宇

    收藏

    为你推荐

    收藏成功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