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温馨提示:
敬爱的用户,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会导致页面浏览异常,建议您升级浏览器版本或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

融资纾困再发力 大行小微贷款今年要增30%

杜川 2019-03-06 10:01:16 小微贷款 银行动态
杜川     2019-03-06 10:01:16

核心提示作为民营经济的重要构成,小微企业对中国经济的意义不言而喻。但公开数据显示,目前中国5600万家小微企业中,只有11.9%能获得银行贷款。

  作为民营经济的重要构成,小微企业对中国经济的意义不言而喻。但公开数据显示,目前中国5600万家小微企业中,只有11.9%能获得银行贷款。

  3月5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在北京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报告指出,要着力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今年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贷款要增长30%以上,中小微企业综合融资成本必须有明显降低。

  这意味着,缓解民企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2019年将进一步加大力度。

  “写进政府工作报告,成为一个硬约束的增长指标,这充分说明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在支持小微企业发展方面起着关键性作用。”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既有覆盖全国的商业网点,同时又能从央行和储户手中获得低成本资金,因此,要求其增加小微贷款比例,既能提高小微企业贷款的可获得性,又可降低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

  大行要发挥头雁效应

  “今年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贷款要增长30%以上,中小微企业综合融资成本必须有明显降低。”5日上午,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强调,2019年将着力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实际上,在银保监会早前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有关工作的通知》中就提到,国有控股大型商业银行要充分发挥“头雁”效应,2019年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力争总体实现余额同比增长30%以上,信贷综合融资成本控制在合理水平。此次政府工作报告则对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在普惠金融中的作用进一步明确。

  “此前,政府工作报告没有如此具体、有指向性地提出这么强的要求。”中国社科院金融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何海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融资难、融资贵是世界性难题,中国金融发展新阶段应采取一些新的举措。

  政府工作报告同时提出,着力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改革完善货币信贷投放机制,适时运用存款准备金率、利率等数量和价格手段,引导金融机构扩大信贷投放、降低贷款成本,精准有效支持实体经济,不能让资金空转或脱实向虚。

  2018年以来,央行采取结构性信贷政策,通过5次降准、增量开展中期借贷便利、创设定向中期借贷便利以及3次增加再贷款、再贴现额度等,同时改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民营和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月末,普惠型小微贷款(包括单户授信1000万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及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余额达9.7万亿元,同比增长17.6%,增速比上年末高出2.4个百分点。1月份增加2109亿元,增量是上年同期的2.6倍。

  值得注意的是,大行的“头雁”作用已有突出表现。例如,按照监管口径,2018年农业银行普惠金融贷款较年初增长近30%,大幅高于全行各项贷款同比增速。

  这一增速指标会否对银行带来相应的压力?黄志龙称,整体来看,今年六大国有大型商业银行的贷款增速将在15%左右,因此小微贷款增速要达到整体贷款增速的两倍,还是会产生比较大的压力。

  “对于建行、农行这样普惠金融贷款前期增长较快、基数已较高的大行,今年要达到30%的增速压力是很大的。”农业银行普惠金融部副总经理黄建勤对第一财经记者称。不过他表示,“我们仍然会尽最大努力争取达到。主要举措还是要靠创新、靠数字化转型,靠充分调动和激发基层行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当然,良好的外部金融生态环境和各级政策部门的大力支持也非常重要。”

    没有创新不可能做好金融服务

  一直以来,金融服务供给方面存在结构性缺陷。传统银行的贷款流程耗时较长与小微企业对资金需求短、频、快的特点不相吻合,导致很多企业由于现金流吃紧,倒在了冗长的贷款流程中。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改善金融供给侧不足的问题,还应从产品层面入手,根据市场需求,提供满足薄弱环节需要的产品创新,比如在信贷技术方面利用金融科技、银行管理理念的转变、强化人力物力的专门投放。

  在四川绵阳市游仙区种水果的霍剑,种的猕猴桃在当地小有名气,甚至销往了全国多个省份。水果销售旺季时,传统银行的信贷审批流程并不能满足霍剑的资金需求“缺口大,要得急”。

  2018年1月,霍剑在新网银行获得25万元的授信额度。年中猕猴桃销售旺季,他通过手机提交借款申请,一分钟到账,高效弥补了包装和物流的资金缺口。

  实际上,在纾困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过程中,大中小银行已有不同的探索,缓解了不少民营小微囿于资金缺乏无法进一步发展的困境。

  例如,工商银行、建设银行等大型银行运用大数据、互联网技术放款效率已有很大提升,不良率也保持在很低水平。

  黄建勤同时表示,前几年,民营小微企业风险集中暴露,风险事件频发,银行出于审慎经营的原则,对于新增不良贷款的责任认定比较严格。对此,农行进一步完善了尽职免责机制,对于不存在道德风险,在服务民营企业改革创新先行先试当中出现了失误,予以容错和免责,打消基层行开展民营小微企业贷款业务的“惧贷”心理。

  民营银行也在不断发力。例如,网商银行以信用方式为小微企业提供贷款,不需任何抵押,不良率目前仅在1%左右。据网商银行副行长金晓龙透露,2018年,该行为小微经营者提供了超过1万亿元的资金支持,其中96%发放给了贷款金额100万以下的小微经营者;新网银行推出服务创新创业群体的“创客贷”,以及服务行业小商户的“商户贷”等定制化产品,实现信息的“多跑路”、企业“少跑腿”。

  3月5日,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部长通道上这样说,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在银行、保险、证券领域大胆创新,“没有创新不可能做好金融业的服务,特别是解决世界性难题——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责任编辑:松崎

收藏

收藏成功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