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温馨提示:
敬爱的用户,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会导致页面浏览异常,建议您升级浏览器版本或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

网商银行换帅!去年7家民营银行更换掌门人,一个特别现象引人关注

段久惠 2019-03-06 16:31:25 民营银行 网商银行 银行动态
段久惠     2019-03-06 16:31:25

核心提示从首家民营银行深圳前海微众银行于2014年12月获批成立至今,民营银行已达17家,经历了四年多发展,逐步由“牌照热”回归理性、摸索业务模式差异化经营之路。

  网商银行高层换帅,蚂蚁金服总裁胡晓明接任网商银行董事长;该行副行长金晓龙升任网商银行行长,引发市场关注。

  在业内分析人士看来,该行高层此次调整的特别之处是由蚂蚁金服的原管理层内提拔调任,这也有利于业务延续和稳定经营。但值得注意的一个现象是,近年来,民营银行高层更迭任期短、频次高,不少高管任期都难满两年。

  仅仅在2018年,就有上海华瑞银行、吉林亿联银行、湖南三湘银行、重庆富民银行、福建华通银行、武汉众邦银行以及辽宁振兴银行7家民营银行的董事长或行长的人选变更调整。

  业内分析,除了监管要求的银行业高管任职专业性等要求之外,更为普遍的原因或是经营模式、理念、考核标准挑战等因素带来的“水土不服”。

  网商银行高层换帅

  券商中国记者获悉,3月5日,网商银行召开了董事会,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将卸任网商银行董事长,由蚂蚁金服总裁胡晓明接任;网商银行副行长金晓龙升任网商银行行长。按照规定,上述安排还需要报监管部门批准同意后方可正式公布。

  此外,据可靠消息称,现任网商银行行长黄浩将在蚂蚁金服体系内担任更重要的职位。

  2015年,彼时蚂蚁金服总裁井贤栋担任网商银行董事长一职,胡晓明去年11月由阿里云总裁调任蚂蚁金服总裁,当前接棒网商银行董事长,在业内看来,符合惯例。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向记者分析,蚂蚁金服去年以来已经有多次高层人事调整,网商银行作为板块业务之一、其高层人事调整属于常规动作,但值得关注的是,“网商银行这次的高管交接是从内部提拔,这有利于企业业务、管理和经营理念上保持延续性,也说明股东认可其管理层。”

  网商银行于2015年6月正式开业,由蚂蚁金服发起成立,为首批五家民营银行之一,相比其他民营银行,该行一大特点是,依托各类场景服务贷款需求100万以下的小微企业群体。

  截至去年6月末,网商银行总资产规模达1096亿元,比年初激增40.15%,扩表明显;其同业存单发行计划披露,截至2018年9月,该行总资产增至1209.84亿元。去年6月末不良贷款率1.28%,比上年末微增0.02%,但仍远低于不少商业银行;去年9月末,不良贷款率进一步下降至1.23%。

  业绩增速创新高,2018年前三季度,网商银行净息差4.76%,该行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46.91亿元和5.81亿元,分别达到了上年全年的108.74%和133%。

  当前,蚂蚁金服持有网商银行30%的股份,网商银行另外5家股东依然是上海复星工业技术发展有限公司(持股25%)、万向三农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8%)、宁波金润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持股16%)、杭州禾博士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持股8%)、金字食品有限公司(持股3%)。

  不过,网商银行高管在多个场合均强调,网商银行不是暴利银行,不注重短期利益,考核目标不是看资产规模和利润率,最看重的是网商银行能服务到多少中小微商户。

  截至去年6月末,该行小微贷款商户数增长到了850万户,三年多时间增长17倍。与此同时,网商银行还在高速扩张拓展客群;去年6月,井贤栋提出“凡星计划”,未来三年,以“310”模式(3分钟申贷,1秒钟放款,全程0人工介入)开放合作1000家各类金融机构,综合金融服务覆盖3000万小微经营者。

  7家民营银行去年换帅

  从首家民营银行深圳前海微众银行于2014年12月获批成立至今,民营银行已达17家,经历了四年多发展,逐步由“牌照热”回归理性、摸索业务模式差异化经营之路。

  可以看到的是,民营银行在制度和业务模式上的诸多创新空间,吸引了原传统金融机构高管前往赴任“掌舵”,不过近年来,民营银行高层也出现频繁换帅现象。

  仅在2018年,至少有7家民营银行进行了董事长或行长的人选变更调整,在业内看来,银行业务追求稳健经营,相比之下,民营银行高层更迭的情况更显得任期短、频次高:

  上海华瑞银行:去年初,华瑞银行原董事长凌涛升任均瑶集团副总裁,分管金融业务板块,原均瑶集团副总裁侯福宁全职出任华瑞银行董事长。二人此前分别担任央行上海总部副主任、上海农商行行行长。均瑶集团为华瑞银行大股东。

  湖南三湘银行:去年4月,2017年7月开始担任三湘银行党委书记、代理行长的夏博辉转正,担任该行党委书记、行长。此前,该行行长一职由董事长梁在中兼任,夏博辉在赴任三湘银行前,为广东华兴银行行长。

  吉林亿联银行:去年4月中旬,该行原行长戴兵因个人原因辞职、这距其履任尚不足11个月,数周后,新行长一职由曾任哈尔滨银行行长的张其广接任。戴兵曾任光大银行信用卡中心总经理,现任海联金汇执行总裁。

  福建华通银行:去年6月下旬,华通银行聘任原广发银行南京分行行长李超为新任行长。在这之前,华通银行原行长郑新林已于上年11月下旬离职。郑新林原为深圳前海微众银行副行长。

  重庆富民银行:去年4月底,富民银行原行长闵路浩离职,原上海华瑞银行副行长孙中东接任富民银行行长一职,其任职资格于6月中旬获批。闵路浩原为中国小额贷款公司协会会长。

  武汉众邦银行:去年下半年,首任行长晏东顺升任董事长,原农行湖北省分行公司业务部总经理程峰获聘为该行新任行长;晏东顺早年也在农行有过履历,曾担任农行襄樊分行信贷部总经理、城区支行行长,成为众邦银行首任行长前在徽商银行担任行长助理、兼任该行公司部总经理。

  辽宁振兴银行:去年12月,辽宁振兴银行获核准任命新行长陶志刚,其曾任职平安银行天津分行党委书记、行长兼平安集团驻天津地区统管党委书记,还一手筹建了平安银行沈阳分行并曾担任该行党委书记、行长。原行长喻菁华因个人原因离职,其为原深发展老将,有三十余年金融从业经历。

  业绩压力任期难满2年,经营理念、业绩压力等带来“水土不服”?

  可以看到,民营银行高管不少都是由其他传统银行机构外聘而来,其中不少在原就职银行有丰富业务和管理经验的金融老将;尤其是由于互联网银行倾向场景+零售业务,传统银行的网络金融和零售金融的精英人才受到欢迎。

  比如,原吉林亿联银行行长戴兵曾任光大银行信用卡中心总经理;网商银行原行长黄浩加入蚂蚁金服之前任建设银行电子银行部总经理、网络金融部总经理,网商银行行长金晓龙加入网商银行之前任职平安银行网络金融事业部总裁。

  “传统金融机构的人才不仅熟悉资金业务,而且还有着全面的风险管理经验,这也契合监管的要求。”尹振涛分析。

  不过,他们就任新岗位之后,任期一般都难满两年:

  银保监会官网显示,辽宁振兴银行原行长喻菁华于去年底因个人原因离职、距离其2017年10月任职资格获批,就职时间不过一年;吉林亿联银行原行长戴兵于去年6月提出离职,而其是于2017年7月获核准任职,实际在吉林亿联银行履职时间也未满一年。

  还有部分民营银行开业不久就出现高层更替。2017年10月,中关村银行原行长王萌因个人原因辞职,距中关村银行开业刚过3个月;2017年11月,原福建华通银行行长郑新林离职,距华通银行开业只有10个月。

  尹振涛认为有“水土不服”的原因,民营银行高管面临从做业务到拓展渠道的转变,民营银行尤其是互联网银行,基于其互联网丰富数据和场景资源搭建起金融业务,工作环境、业务方向等都会出现新的挑战;高管到任后面临与董事会、股东在企业经营理念和价值观、业务模式上的诸多磨合。

  东方金诚首席金融分析师徐承远认为,部分民营银行高管频频“闪离”,亦折射出其在公司治理方面完善以及逐步上升业绩经营压力,“民营银行自身资源禀赋差异较大,亦造成其经营状况的不同,部分银行仍处于发展初期、业务尚未完全展开,经营管理团队还需进一步磨合;由于存在地域限制,加之当前金融严监管环境下,负债端面临较大的转型压力,自身定位为服务小微客户,较易受经济波动的影响,相对抗风险能力有待提高。”

  据监管部门披露数据,截至2017年末,17家民营银行合计总资产为3381亿元,较年初增长85%;2019年2月底,银保监会数据显示,17家民营银行总资产规模6373.6亿元,同比去年年初翻了近一倍。

  2017年民营银行总计实现净利润约20亿元,是上年同期的2.09倍;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达29亿元,净息差为4.25%,高于商业银行2.10%的平均水平,表现突出。

  尽管资产规模和净利润在整个金融机构中占比极少,但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年末,民营银行不良贷款率为0.53%,同比下降0.04个百分点,与商业银行平均水平相比低了1.22个百分点。

责任编辑:晓丽

收藏

收藏成功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