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温馨提示:
敬爱的用户,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会导致页面浏览异常,建议您升级浏览器版本或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

金融对外开放加速落子 境外主体积极投身境内市场

张寿林 2019-03-05 09:32:31 对外开放 金融业 政策速递
张寿林     2019-03-05 09:32:31

核心提示如果总结近年中国金融业关键词,绕不开“对外开放”,特别在全球范围内保护主义抬头、经济全球化遭遇波折的视野下,中国金融业扩大对外开放更显气度不凡。

  如果总结近年中国金融业关键词,绕不开“对外开放”,特别在全球范围内保护主义抬头、经济全球化遭遇波折的视野下,中国金融业扩大对外开放更显气度不凡。

  “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国家主席习近平2018年4月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对外宣布。这也掀开了包括中国金融业在内的中国扩大对外开放的大幕。接下来央行行长易纲便公布了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具体措施和时间表。至今不到一年时间,这些措施中的多项已落地生效。

  比如2018年8月,银保监会发布《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废止和修改部分规章的决定》,取消中资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实施内外资一致的股权投资比例规则,持续推进外资投资便利化。

  2018年底,央行行长易纲在总结中国金融业改革发展的内在逻辑及经验时提到,始终坚定不移推进金融业对外开放。通过对外开放,主动、深入了解金融监管的国际准则,客观认识到了我们的差距,引进了技术和管理,也引进了竞争机制,特别是有助于改善公司治理和减少外部行政干预,也会促进会计准则、透明度和信用评级等中介服务领域的改革。通过对外开放,还推动了国内相关领域改革。

  易纲指出,妥善把握好金融改革、发展、稳定之间的关系,在保持金融体系稳定、金融服务不间断和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的前提下,发展金融市场,推进金融改革,扩大对外开放。

  对外开放多枚棋子落地

  2018年4月以来,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在多个细分领域取得突破性进展,相关政策接踵而至,外资主体踊跃参与。

  2018年4月,证监会、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联合公告,5月1日起将沪股通及深股通每日额度分别调整为520亿元人民币,沪港通下的港股通及深港通下的港股通每日额度分别调整为420亿元人民币。相比此前,互联互通每日额度扩大四倍。

  2018年5月,央行对外公布《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完善跨境资金流动管理支持金融市场开放有关事宜的通知》,境外人民币业务清算行和境外人民币业务参加行可在现行政策框架之内开展同业拆借、跨境账户融资、银行间债券市场债券回购交易等业务,为离岸市场人民币业务发展提供流动性支持。

  2018年6月,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投资外汇管理规定》,进一步优化QFII外汇管理,便利跨境证券投资。

  2018年9月,央行、财政部联合发布《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境外机构债券发行管理暂行办法》,进一步促进债券市场对外开放。

  1月31日,证监会宣布拟合并合格境外投资者(QFII)制度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制度,并放宽准入条件,扩大投资范围。

  2月1日,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发布《境外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业务指引(试行)》的公告,促进境外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业务规范发展,提升银行间市场开放水平。

  在一系列政策支持下,市场反响热烈。根据银保监会公布的信息,至2018年7月中旬,银保监会批准约旦阿拉伯银行筹建上海分行、中国信托商业银行筹建深圳分行、东亚银行(中国)有限公司深圳前海支行升格为分行,批准彰化商业银行在大陆的子行开业、国泰世华商业银行在大陆的子行开业。

  2018年11月底,央行公布,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与彭博公司合作项目准备工作基本就绪,双方通过交易平台连接支持境外机构投资者进入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的项目将正式启动。

  随着政策不断放开,越来越多的境外主体正在积极参与到境内市场。

  金融业对外开放并非一放了之

  易纲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宣布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具体措施和时间表时还指出,扩大金融对内、对外开放需要遵循三条原则。

  第一是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易纲说,金融是一个竞争性行业。竞争体现在金融是多元化、多样化的,有许多机构提供金融服务。市场上需要的绝大多数金融服务都是可以通过市场机制提供的,所以必然要引入竞争,要竞争就必然要开放,对内、对外都要开放。我们相信通过竞争,中国的金融业可以提供更好的服务。

  他还说,无论对内资还是外资,无论是什么样的所有制,只要能够改善金融的服务,都要鼓励进入。也就是,要遵循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的开放原则,对各种市场主体一视同仁,都可以依法平等地进入,在同等条件下竞争。

  第二个原则是金融对外开放和汇率形成机制、资本项目可兑换,这三件事要互相配合,共同推进。易纲说,在实践过程中,金融业的开放、汇率形成机制改革、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度有时可能有快有慢,但总体上必须是相协调的。在中国,这个过程是渐进的,稳步向前推进的。

  第三条原则是金融的开放程度要与金融监管能力相匹配。他说,提高金融的开放水平,必须要提高金融监管能力。国际经验表明,只有在监管到位的情况下,金融开放才能够起到促改革、促发展的好的作用。所以,我们在开放的过程中一定要加强监管,使我们的监管能力和开放水平相适应。

  易纲强调,金融业开放绝不意味着国门大开、一放了之。他还说,央行将按照中央统一部署,遵循金融开放的基本原则,积极推动进一步的金融业的对内和对外的开放。

  对于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开放,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此前撰文指出,当前坚持金融业对外开放是开创我国改革开放新格局的重要一环。他说,下一步,应坚持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的方向不动摇,明确金融业对外开放并不代表一放了之,而是在完善宏观审慎管理、加强金融监管、提高金融市场透明度的前提下稳步有序开放,形成对内改革和对外开放的良性格局。

  确保已宣布的措施尽快落地

  对于接下来的金融业对外开放进程,今年1月召开的2019年中国人民银行工作会议要求,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以服务实体经济、促进贸易投资便利化为导向,进一步完善人民币跨境使用政策;优化央行间货币合作框架。完善离岸人民币市场流动性服务框架。

  全面做好外汇管理与服务。支持自贸区、自贸港在外汇管理改革方面先行先试。推广资本项目结汇支付便利化试点;保持对地下钱庄高压打击态势;完善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微观监管”管理框架;不断完善外汇储备多元化运用。

  深入参与国际经济金融治理。按照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模式,推动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确保已宣布的措施尽快落地,不断研究推出新的开放措施。继续深入开展“一带一路”投融资合作。支持企业真实、合规对外投资,推动“走出去”高质量发展。

  对于外汇市场,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在《外汇管理改革发展的实践与思考——纪念外汇管理改革暨国家外汇管理局成立40周年》中明确了更为具体的规划。

  他提出稳妥有序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开放。他说,抓住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推进改革,重点是推动少数不可兑换项目的开放,坚持交易环节和汇兑环节联动,提高可兑换项目的便利化程度,提高交易环节对外开放程度。

  他也提到,推动金融市场更高层次开放。推动资本项目可兑换和推进资本市场双向开放互为一体,下一步将按照“成熟一项、推出一项”的思路逐步扩大开放。推动金融市场双向开放,改革完善合格机构投资者外汇管理制度,债券市场便利并规范境外机构境内发行债券及货币市场工具(熊猫债),衍生品市场支持扩大境内商品期货市场对外开放。逐步扩大互联互通的覆盖范围,完善债券通,推动沪伦通落地,继续扩大基金互认产品范围。

  他还提到,建立健全开放的、有竞争力的外汇市场。他说,明确外汇交易实需原则内涵,审慎放开非实需交易。扩大市场参与主体,支持非银行金融机构和企业有序进入银行间外汇市场,支持境外机构在境内资本市场投融资项下汇率风险管理。

责任编辑:松崎

收藏

收藏成功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