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投稿
  • 移动端
    访问手机端
    官微
    访问官微
    搜索
    取消
    温馨提示:
    敬爱的用户,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会导致页面浏览异常,建议您升级浏览器版本或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

    影子银行扩张陷入停滞 表内信贷能否接住融资需求?

    辛继召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18-01-18 08:37:23 影子银行 银行动态
    辛继召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18-01-18 08:37:23

    核心提示在严监管下,2017年银行理财、非银资管产品等规模萎缩。由监管引发的资金从银行表外回流表内,导致两个结果:一部分在银行扩张表内信贷;另一部分流向信托贷款,导致信托贷款2017年猛增,占比达到历史新高。

      在长达六年的增长后,中国影子银行终于放慢了扩张的步伐,进入停滞状态。

      在严监管下,2017年银行理财、非银资管产品等规模萎缩。由监管引发的资金从银行表外回流表内,导致两个结果:一部分在银行扩张表内信贷;另一部分流向信托贷款,导致信托贷款2017年猛增,占比达到历史新高。

      根据穆迪统计,2017年,中国的名义GDP增速自2012年以来首次超过影子银行资产增速,导致影子银行占GDP的比例从2016年底86.5%的峰值降至2017年6月的82.6%。

      2017年末以来,虽然离资管新规落地仍有一步之遥,但对非标融资围剿却已全方位展开。私募通道、委托贷款、银信合作等模式先后被堵住,信托贷款严管也在路上。

      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刘民表示,中国影子银行的产生与美国等发达国家不同,其金融市场竞争充分,影子银行主要服务于信用不足的融资人。中国版影子银行的发展,是因为银行融资无法满足社会融资的需求。

      值得注意的有两点,一是影子银行退潮,银行表内贷款能否取代影子信贷,避免金融机构和实体经济流动性冲击。二是,明确标准化债权之后,是否仍要给符合实体经济需求的“非标”予以合法交易。

      影子银行出现分化

      业内一般认为,中国版影子银行包括两部分,一是银行“表外”业务,包括在社会融资规模中的非标准债权项目,含信托贷款、委托贷款和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二是银行“表表外”业务,指的是资产管理行业中的“非标资产”,例如通过资管计划、信托计划(非信托贷款部分)、资产收益权等投向实体经济,这部分未纳入社会融资规模统计。

      影子银行停滞,主要是由于后者。受到严监管影响,理财产品对接资产、财务公司贷款、民间借贷等规模在2017年出现下降。截至2017年底,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证券公司、期货公司、私募基金管理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总规模约53.6万亿元,规模增速由2016年的35.58%大幅降至2017年的3.49%。其中,基金公司及子公司专户、券商资管、私募基金规模分别下降了17.6%、4.4%、11.1%。

      与之相反,体现在社会融资规模中的信托贷款创下历史新高。

      根据央行数据,2017年委托贷款增加7770亿元,同比少增1.41万亿元,占比从2016年的12.28%大幅度萎缩至4%,创2004年以来新低。而2017年信托贷款增加2.26万亿元,同比多增1.4万亿元,占社会融资规模比重高达11.6%,达到有统计数据以来的新高。

      信托贷款高速增长,原因是银行理财仅可通过信托投资非标债权资产。2016年7月,银监会下发《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要求,银行理财投资非标资产,只能对接信托计划,而不能对接资管计划。

      非标通道向何处去?

      梳理近一年来的监管逻辑,对于影子银行的监管,是从“表表外”业务向“表外”逐步深入的。

      华创债券在其研究报告中认为,2017年只是摸底和对乱象增量的遏制,2018年则要深入整治乱象产生的源头。刘民表示,治理影子银行,有赖于建立“超级央行”,封住监管套利漏洞。

      影子银行规模是否会继续收缩?穆迪分析师徐晶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2018年监管会着重加强流动性风险管理,影子银行高速增长主要源于监管套利驱动的金融创新,对金融体系潜在稳定性造成风险。经过2017年3月、2018年1月两拨监管风暴,影子银行接下来的发展可能举步维艰。

      “非标资产缺乏流动性,银行缩减非标资产需要时间,不可能一蹴而就。2017年影子银行放缓主要是2015年基数较高因素影响。”徐晶认为,2018年影子银行规模增长将会非常缓慢,甚至出现下滑。但中长期来看,影子银行仍会有一定增长,但不会像过去那样野蛮式扩张。

      影子银行规模收缩,带来两方面问题:一是资金从表外回流表内,银行表内信贷扩张能否“接住”萎缩的表外、“表表外”融资需求。

      “根本接不住,银行资本和信贷规模都不够。”青岛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赵建认为。

      汇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表外融资收缩与表内信贷不是一对一弥补的关系。表外融资主要流向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房地产等领域,这些领域的融资在收缩。原因在于,真正影响实体经济的是资金的可得性,“一笔几十亿元的地铁融资,回表后,1万家小微企业贷款两百万也没这个量。即使回表量少一点,只要操作得当,也不会必然影响实体经济。”

      不过,随着银行增加表内贷款,其资本和流动性状况可能转弱,并且受到年度贷款额度的硬约束。而且,影子信贷使得难以获得银行贷款的中小企业受益,这方面银行贷款可能无法完全取代影子信贷。

      二是,“非标”如何解决流转等问题。

      徐晶认为,影子银行适度开展对经济是有帮助的。一行三会并非禁止非标投资,而是不能超过一定限制。

      “明确了标准化债权交易的场所之后,是否还要给‘非标’一个合法交易场所,是一个微妙的悬念。”长期关注资管行业的律师冯刚认为,一行三会涉及的交易场所众多,这次正是一个重新梳理和洗牌的大好时机。分布全国的金融资产交易所(交易中心)也许是非标交易可以考虑的场景。

    责任编辑:韩希宇

    收藏

    为你推荐

    收藏成功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