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温馨提示:
敬爱的用户,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会导致页面浏览异常,建议您升级浏览器版本或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

周小川博鳌释放信号 宽松货币政策或迎撤退时刻

崔启斌 刘双霞 来源:北京商报 2017-03-27 16:34:25 周小川 货币政策 政策速递
崔启斌 刘双霞     来源:北京商报     2017-03-27 16:34:25

核心提示3月26日,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货币政策宽松已到周期尾部,全球需要逐渐变成比较审慎的货币政策。

  3月26日,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货币政策宽松已到周期尾部,全球需要逐渐变成比较审慎的货币政策。在分析人士看来,宽松货币政策在提振经济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同时也滋生了资产泡沫,伴随经济回暖,宽松货币政策需要撤退。

  货币政策转向审慎

  3月26日,在博鳌论坛分论坛——货币政策的“度”上,周小川表示,不能过分依赖货币政策,货币政策在经过多年的量化宽松之后,目前全球已经到达了这次周期的尾部,这意味着货币政策将不再是宽松的政策,应该对再通胀保持充分警惕,全球需要逐渐变成比较审慎的货币政策。

  在分析人士看来,货币政策转向始于美联储加息。黄金钱包首席分析师肖磊表示,货币政策的转向目前是全球性的,这种转向以最近两次美联储加息为起点。

  在肖磊看来,中国可能更需要结束刺激性的过程政策,一方面国内房地产市场过热,另一方面为稳定人民币汇率,需要跟美联储同步来提高利率水平,以保持息差。

  事实上,从去年四季度以来,我国货币政策边际收紧的趋势已经启动。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指出,无论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政府工作报告,都强调了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而且更加强调中性的定位,这与2016年上半年之前央行承认的稳健略偏宽松货币政策有明显的转向。

  从中国来看,周小川表示,中国政府不会依赖于“直升机撒钱”式刺激措施,中国央行有诸如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等非常严肃的经济解决方案;为使经济复苏,政府应着力修复资产负债表和财政状况,强调结构性改革。

  宽松政策的“红黑脸”

  需要承认的是,宽松的货币政策在过去的时间里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对于宽松货币政策的提振作用,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院长李稻葵给出了一个形象的比喻。他表示:“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就像宿醉后第二天早上的咖啡,是非常有必要的。”

  李稻葵进一步解释,在经济出现大幅下滑的时候,这样的货币政策非常有意义。

  但另一方面,宽松货币政策的负面影响也比较大。黄志龙举例称,如美国资产泡沫的风险值得警惕,其中道琼斯股票指数屡创历史新高,美国房价也接近或超越了次贷危机前的房价,同时全球流动性过剩并没有带来全球劳动生产率的持续改善。

  在分析人士看来,我国房地产市场等产生的资产泡沫与宽松的货币政策不无关系。

  周小川回应宽松货币政策导致楼市泡沫时称,这不是预期后果,并称货币政策不是万金油,不要认为量化宽松可以治好每个国家的不同疾病。

  在谈及我国房价与货币政策关系时,李稻葵认为,中国的房价上涨很快,但不能完全把房价上升归结于货币政策,近年来房价的大幅上涨主要是结构性原因所致。

  周小川也表示,当货币政策宽松的话,很可能会导致更高的通货膨胀,或者导致某些资产泡沫,金融市场或者房地产市场也会出现资产泡沫,但人们还是需要做取舍,还是要关注康复、经济复苏这一面。

  随着全球经济的逐渐回暖,货币政策开始有所转向。在黄志龙看来,全球货币政策宽松处于周期尾部转向审慎的主要原因有二点:一是当前全球经济的复苏状况还是比较稳健的,美国就业接近充分就业,2016年欧元区经济增速首次超过美国,日本经济也逐渐走出衰退区间;二是全球通胀压力已经慢慢出现,美国CPI和个人消费支出(PCE)都持续攀升,欧元区和日本也都走出通缩阴影,全球经济再通胀的压力隐现。

  宽松政策如何退出

  回归中国层面,我国目前是否具备货币政策转向的条件?在分析人士看来,中国整个宏观面是支持货币政策转向的,而且这种转向已经在进行。

  肖磊表示,中国经济目前安全边际拓宽,财政政策空间较大,可以摆脱过分依赖货币政策的问题。

  不过,在几年的宽松货币政策之后,如何从这种宽松的货币政策中撤出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央行副行长陈雨露表示,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开始质疑非常规货币政策的有效性和弊端。未来一段时期,有关非常规货币政策的退出路径、退出策略,以及政策退出的溢出效应等课题,亟待各国央行进一步研究成果。

  值得注意是,除了监管层的表态,我国央行早已有实际行动。进入2017年,从上调MLF利率,到提高逆回购利率,再到上调SLF利率,央行货币政策已显性收紧。方正证券(601901,股吧)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认为,我国已经处在加息周期之中,自2016年2月29日降准之后,央行再没有明显的宽松措施。

  具体来看,去年下半年,央行先后重启了14天、28天逆回购,加大MLF操作力度,市场人士认为,央行锁短放长提高资金成本,相当于隐性加息。2017年1月央行正式上调MLF半年和一年期利率,2月3日,央行再次对逆回购和SLF利率上调,标志着短端和长端利率已经全面上调。此外,在美联储3月中旬加息后,央行再度全面上调了公开市场操作利率。

  黄志龙也指出,当前我国货币政策转向主要在公开市场操作上进行,比如提高MLF、SLF和逆回购等市场操作利率,比如在多数工作日央行货币投放都表现为净回笼,通过影响货币市场的利率,而不是直接提高存贷款基准利率的方式,通过金融机构贷款利率上浮的方式间接提高资金市场的成本。

  李稻葵还提醒,需要提防货币政策撤出时出现过度通胀。周小川也强调,对待再通胀的现象,应该要保持审慎的态度,这跟货币政策的制定有着直接关系。

  瑞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还指出,在今年去杠杆任务加大之下,为防止金融市场系统性风险扩大,也需要整体流动性环境平稳而非过度紧缩。

  北京商报记者 崔启斌 刘双霞/文 代小杰/制表

  中国货币政策收紧迹象

  2016年

  8月

  央行重启缺席半年的14天逆回购

  9月

  时隔四年,央行首次重启28天逆回购

  2017年1月

  上调MLF半年和一年期利率

  2月

  上调逆回购和SLF利率

  3月

  央行年内二度全线上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

责任编辑:方杰

收藏

为你推荐

收藏成功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