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温馨提示:
敬爱的用户,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会导致页面浏览异常,建议您升级浏览器版本或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

代表委员建言数字经济:警惕数据安全风险“双刃剑”

邢萌 2019-03-08 14:07:17 数字经济 数据安全 金融科技
邢萌     2019-03-08 14:07:17

核心提示“数字经济”也成为两会上的时兴词,加快数字经济与实体产业的融合成为不少代表委员的共同心声

  3月5日,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促进新兴产业加快发展。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研发应用,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生物医药、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等新兴产业集群,壮大数字经济。与此同时,“数字经济”也成为两会上的时兴词,加快数字经济与实体产业的融合成为不少代表委员的共同心声。

  目前,数字经济发展已经成为我国落实国家重大战略的关键力量,对实施供给侧改革、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具有重要意义。回顾年初,随着各省市政府报告陆续出台,“数字经济”被包括浙江、云南、福建等多数省份写入工作报告中,统筹省内资源、大力发展数字经济成为地方经济的重要着力点。

  多位学企界专家对发展壮大数字经济有着高度共识,他们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数字经济是融合性经济,将在经济发展中比重越来越高,如何利用新一代信息技术加速其与实体产业融合为当前重头工作,同时也要警惕新技术带来的安全性风险,提高技术水平,稳步发展壮大数字经济。

  两会建言:依托新技术

  加快传统产业数字化发展

  通常来说,数字经济是指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

  数字经济不止是互联网行业,传统行业也涵盖其中。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表示,数字经济包括两大部分:一是数字产业化部分,即信息通信产业,具体包括电子信息制造业、电信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互联网行业等;二是产业数字化部分,即传统产业由于应用数字技术所带来的生产数量和生产效率提升,其新增产出构成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多位两会代表委员对传统产业应依托新技术、加快与数字经济融合建言献策。

  全国政协委员、360集团董事长兼CEO周鸿祎表示,数字经济下半场或由传统产业主导。“过去一提到数字经济,我们往往想到互联网公司,好像互联网公司才是数字经济的代表。但是我觉得未来,实业和传统制造业将会是数字经济的代表”。他认为,互联网下半场数字化的主角是传统企业,民营企业尤其是以高科技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应与传统行业合作而非取而代之。“IMABCDE每个字母都有所指代,分别是IoT、移动通信、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边缘计算……,这些技术综合运用在一起,恰恰能够帮助很多传统行业,特别是传统制造业解决业务数字化的问题。”周鸿祎进一步表示。

  数字经济在中国率先在消费领域展开,包括移动支付和电子商务,并以此不断向金融和物流行业演进,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作为实体经济重要基础的工农业部分,对数字化技术的应用程序还较低,这也是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瓶颈之一,因此如何利用互联网、区块链、人工智能、云计算等先进技术更好地推动制造业、农业、建筑业等基础领域,将是中国数字经济出现跨越式发展的关键环节。

  就行业现状来看,我国传统行业进行数字化、智能化改造的动力仍显不足。为解决以上问题,全国人大代表、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提出“明确‘效率红利’的政策导向”、“加强对智能物联网产业的政策扶持力度”、“打造智能物联网标杆案例”等建议性解决方案。杨元庆认为,传统行业要充分利用5G带来的市场机遇,推动智能化改造,创造出更多“效率红利”。“效率红利”有望成为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新抓手和新动能。

  针对具体的5G产业应用,全国人大代表、小米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建议,加速工业物联网应用,助力工厂智能化转型;发展智慧农业,助推“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发展无人驾驶与车联网,提高交通智能化程度;普及医疗物联网应用,助力“健康中国”建设。

  数字经济为大势所趋

  应警惕安全性风险

  数字经济一直是学界研究的课题,相比传统经济,数字经济发生了深刻变化。

  商务部CECBC区块链专委会副主任、数字经济商学院院长吴桐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在发展数字经济的同时应该注意到数字经济的微观基础、运行逻辑相对传统经济都已发生深刻变化。

  吴桐认为,数字经济是一条既有传承又有创新的赛道,深刻变化主要变现为以下四点:一是供给和需求的界限日趋模糊。从传统的经济形态看,供给侧和需求侧相互分离。然而,到了数字经济时代,区块链、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数字化技术的成熟推动供给侧和需求侧逐渐走向融合;二是消费与投资的界限日益消失。以互联网、区块链、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边缘计算等为代表的数字技术使得交易中时间和空间的双重巧合不复存在,交易速度能赶上甚至超越生产速度,而在生产端生产率大幅度提高,商品也越来越具有投资品的属性;三是,数据成为推动经济发展关键的生产要素。数据是未来企业和国家之间竞争的核心资产,是数字经济时代的“新石油”;四是,数字基础设施成为新的基础设施。在数字经济时代,数据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关键生产要素,改变了基础设施的形态,数字基础设施成为新的生产要素。利用数字化技术对传统的基础设施进行数字化改造是未来公共治理领域的一大课题。

  数字经济是融合性经济,通过5G、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等新技术,促进与实体经济融合,从而推动数字产业化进程。IEEE国际软件测试验证大会会议主席、Netta Labs创始人杨子江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人工智能是数字经济发展重要方向,将极大地提高生产效率,中国人工智能科研能力突出,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在未来数字经济中将发挥出更加重要作用。

  数字经济是全球信息化发展的新阶段,也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大方向,欧链科技首席科学家谭智勇对本报记者表示,作为数字经济的着力点之一,区块链技术在其中起到重要作用,一方面区块链可以确保数据信息真实,以超大规模个体和企业协作的方式,利用共识机制实现体系内多方参与共建,另一方面,相较于互联网上进行的信息传递,区块链则是价值传递的载体,区块链通过数字权益和智能合约来进行价值传递和业务重构,将促进信息互联网向价值互联网的转变。“数字经济发展道路是艰难的,需要技术不断演进,应在符合社会发展规律下循序渐进式发展,注重前期积累实践和经验,有望迎来数字经济阶段性爆发式发展,”谭智勇进一步说道。

  数据安全问题一直是困扰着数字经济发展的难题。“我国正全面进入数字社会,构建包容、可信赖、可持续的数字经济社会。数字技术在带来众多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信息过载、数据安全等问题。”全国人大代表、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表示。

  马化腾建议,要加快研究新兴技术领域的法律规则问题。数据规则方面,应进一步完善数据治理的顶层设计,建立数据收集、利用与保护的基本规则秩序,防范并打击数据滥用行为。

  对于数据安全问题,全国人大代表、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建议,要加快制定数据安全法律法规和配套标准,构建防护技术体系;加大财政资金对大数据领域关键技术自主研发的投入,同时也鼓励市场力量积极参与,共同打造安全的信息消费环境。他还建议,在贸易全球化背景下,我国有必要成立跨境数据安全合作组织,引导跨境数据安全高效流通。

  然而,除了数据安全,数字经济的发展也面临着技术安全性隐患,需要重点关注软件安全。杨子江认为,“随着数字经济将社会每个人都紧密联系到一起,带来繁荣的同时,新技术的安全性和可靠性问题也逐渐突显,给监管带来了新的挑战,因此我们不仅要关注数据安全,同时也要关注处理数据的软件安全,不断提高技术水平,防范化解风险”。

责任编辑:方杰

收藏

为你推荐

收藏成功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