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温馨提示:
敬爱的用户,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会导致页面浏览异常,建议您升级浏览器版本或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

网商银行为什么“不太赚钱”

来源:36氪 2019-07-01 02:13:34 网商银行 数字银行
     来源:36氪     2019-07-01 02:13:34

核心提示网商银行不仅在营收利润上落后,毛利率上也不及微众银行。但其实,这是网商银行在战略方向上的主动选择。

尽管已成立四周年,但网商银行的盈利情况不够如意。

虽然面对的客户不一样而带来的产品和营收方式不同,人们还是习惯将几乎同时成立的蚂蚁金服网商银行与腾讯系的微众银行进行对比:网商银行在2018年的营收是62.84亿元,净利润为6.71亿元;而微众银行的营收为达到100亿元,净利润为24.74亿元。

网商银行不仅在营收利润上落后,毛利率上也不及微众银行。但其实,这是网商银行在战略方向上的主动选择。

容忍不良贷款率上升

网商银行的规模已经不算小。蚂蚁金服总裁兼网商银行董事长胡晓明在6月24日举行的“钱江观潮·小微金融行业峰会”的发言中表示,网商银行已经“服务”——即发放贷款——1746万家小微商户,4年累计发放贷款3万亿元。

“宇宙第一大行”工商银行,2018年给民营企业的贷款余额也就1.38万亿元。

就在这一背景之下,6月24日胡晓明在上任后第一次接受媒体公开采访时还表示,过去一年中,网商银行的贷款利率在2018年下调了1.2个百分点。胡晓明对此的解释是,降低更多小微企业的贷款负担。

在网商银行公布的2018年年报中,利息收入占其营收的73.6%。网商银行2019年的存款利息本来就略高于大部分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贷款利率调整后,息差进一步缩小,其实压缩了网商银行的收入。

此外,对于一些影响盈利的风险因素,如不良贷款率,网商银行似乎有着极大的宽容度。

2015年网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仅为0.18%。经过连续三年上升,这一数字2018年底为1.3%(这仍是一个相对传统银行来说较低的数字)。但胡晓明却对媒体说,不良贷款率在5%之内都可以容忍。

从经营数据来看,网商银行的盘子已经很大。但上述的各种做法却让人感到不解。

盈利只要“微利”

胡晓明和网商银行行长金晓龙在公开场合,爱把“服务小微企业”挂在嘴边。在这个原则上衍生出了很多耳熟能详的口号,例如,“只对100万以下的纯信用贷款感兴趣”、“只做小不做大”、“让每个路边摊都凭信用贷到款”等等。这些口号的共同特点,是突出了网商银行“下沉”,在所谓的四五六线城市以及农村寻找发展空间的特点。

网商银行以数据为依托的金融科技支撑起了当前银行的持续发展。银行的总人数只有800人左右,超过70%的员工是技术人员。整个银行业务通过蚂蚁金服生态获取用户数据,使用人工智能进行进行分析、评估和授信,确保可以在无抵押的情况下对用户放款。

相对于其他零售银行,网商银行不设线下分支机构,节约了大量的成本;2018年户均贷款余额为2.6万元,数字较小,对风险分散有好处。整体而言,上述两个因素确保了网商银行能够在较低利润率的情况下实现盈利,同时蚂蚁金服的金融技术加持,使之不受金融风险困扰。当然,胡晓明也指出,由于网商银行的小微贷款属于随借随还状态,对银行的日常运营带来比较大的压力。

总体上来说,因为有蚂蚁金服足够的数据支持,自身又有足够的金融科技能力,网商银行的运营大体上平稳有序。在刚成立之初,因为数据对接出现过一些问题,加之扩张过快,曾使不良贷款率飙升到3%以上。但这个问题很快得到解决。当年网商银行就实现了盈利,并且保持盈利增长至今。

胡晓明强调网商银行要坚持商业化的原则。他对此进行解释说,保持微利的状态,才可以十分健康。

钱是要赚的,不过只是“微利”。网商银行还有别的事情去做。

阿里生态的润滑油

刚开始出现时,网商银行一度被认为服务阿里的电商体系,为电商提供信贷服务。但是很快它就跨越了“服务电商”这一界限,将注意力集中从线上的电商转移到线下的“码商”(即通过扫二维码支付的路边摊)上。网商银行认为全国码商超过一亿。它可以通过向码商提供的金融服务,渗透到金融市场毛细血管的末端。

出于成本考虑,“码商”级别的信贷经营对传统银行来说成本极高。即使随着互联网金融兴起,小贷普及,其动辄超过20%的利息,也比网商银行在2018年第四季度时11.8%的贷款利息高很多。

以网商银行的实力和规模,它进入这一领域没有对手,布局从容而且迅速。网商银行的“凡星计划”打算三年内将3000万商户纳入服务体系,一年后计划完成了将近60%,加速超额完成基本是定局。网商银行对“一亿码商”市场的开发,是对拥有8亿用户的支付宝的潜力发掘。

在垂直领域,网商银行扮演阿里生态各部分的润滑油角色。例如,阿里旗下的盒马鲜生的供应链企业需要有足够的信贷维持正常运营,网商银行则根据阿里的新零售策略提供线上线下全链路服务,包括存货融资、预付融资和自保理业务等方面的支持。

阿里体系中,网商银行介入的领域还包括汽车销售、物流和农村信贷等领域。它支持了弹个车的汽车信贷,支持了蚂蚁金服投资的中交兴路货运体系,推出的“旺农贷”则面向三农。

一切均为了能将阿里和蚂蚁的生态更好地整合在一起,以产生协同效应。自然,在这个进程中,贷款不良率上升确实事出有因。在整合生态和不良贷款率之间,网商银行的选择很明确。

新的角色

“出海”和“开放”是网商银行的新任务。

在6月24日的峰会发言中,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说,网商银行的310模式(三分钟申请,一秒钟放贷和零人工介入)已经推广到巴基斯坦的电子钱包Easypaisa。胡晓明则告诉36氪,网商银行未来将进入东南亚和印度等国家以及地区。

出海既是为了支持阿里生态,也是输出商业模式。阿里在印度和东南亚投资的三个主要电商平台,Paytm、Lazada和Tokopedia背后是数以亿记的小微商户。从信贷角度看,这又是一个蓝海市场。

从胡晓明披露的信息来看,网商银行未来可能还会扮演一个开放的金融服务聚合平台。正在酝酿中的“银河计划”,以网商银行的金融科技输出为手段,聚合一批中小金融机构。在这方面,它又在执行着蚂蚁金服开放自家生态的方针。

这就使网商银行超越了一家商业银行应有的角色,即通过信贷获取合规情况下的最大利润。它所承担的责任多种多样,既要开拓金融下沉市场,又要服务阿里生态,同时还兼顾模式输出和金融开放试验。

要做到盈利对它看起来不难,难的是它在高速扩张时,还要承担阿里生态的金融“赋能者”的诸多任务。


责任编辑:韩希宇

收藏

为你推荐

收藏成功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