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温馨提示:
敬爱的用户,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会导致页面浏览异常,建议您升级浏览器版本或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

银行周动态:改革春风吹满地 银行发展真争气

来源:中国电子银行网 2019-03-15 11:14:13 货币政策 金融风险 原创出品
     来源:中国电子银行网     2019-03-15 11:14:13

核心提示货币政策、金融风险、小微企业融资、移动支付……今年两会期间银行业又出现了哪些热点关键词?本期银行周动态小编带您回顾代表委员们的“硬核”发言。

  货币政策、金融风险、小微企业融资、移动支付……今年两会期间银行业又出现了哪些热点关键词?本期银行周动态小编带您回顾代表委员们的“硬核”发言。

  易纲(中国人民银行):

  稳健的货币政策是一个内容非常丰富的政策取向,我们现在强调稳健的货币政策,和以前比较,没有提“中性”,更简洁,但实际上稳健货币政策的内涵没有变。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体现逆周期的调节,同时货币政策在总量上要松紧适度。今年的松紧适度,就是要把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大体上和名义GDP的增速保持一致,这就是松紧适度的概念。另外,我们在结构上要更加优化,也就是进一步加强对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的支持。最后,稳健的货币政策还要兼顾内外平衡。

  陈雨露(中国人民银行):

  去杠杆政策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重要途径。历次国际金融危机的教训之一,就是一个国家宏观杠杆率如果过高,或者在短期内宏观杠杆率上升得过快,往往是爆发系统性金融危机的重要原因。

  潘功胜(中国人民银行):

  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是世界性难题,是非常复杂的综合性问题。人民银行今年在这方面要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一是在货币政策方面,要加大逆周期调节,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同时运用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引导金融机构加大支持。二是完善普惠服务体系,大银行要转变金融服务理念和服务机制,下沉金融重心。

  范一飞(中国人民银行):

  继续推动移动支付在衣食住行多领域广覆盖,将交通领域作为重点建设场景来抓,以移动支付助力交通领域降低社会成本,保障资金安全,提升出行体验。各个地方的人民银行都可以结合实际,在其他领域,如像医疗健康、高校园区等,再选择两到三个便民场景加快建设。

  王景武(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

  高风险金融机构的处置和退出,应坚持损失和风险最小化的原则,既要及时有序处置风险、维护金融体系稳定,又要依法落实股东和有关方面的责任,严肃市场纪律,防范道德风险。在实际处置过程中,要基于基本原则对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因地制宜、针对不同的高风险机构特点,灵活采取多种方式。除了市场退出以外,其他的还有兼并重组、在线修复等。就我国目前情况来讲,用在线修复、兼并重组的办法更有利于稳定。

  郭树清(银保监会):

  不良资产风险、流动性风险、影子银行风险、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等风险还在,有的有所缓和,有的有所调整,总体还需要高度重视。金融监管部门最大的职责就是保持金融稳定,防范风险是金融业永恒的主题,必须高度重视,一刻不能疏忽。

  这些年有很多金融乱象,许多都打着金融创新、科技创新的旗号,实际却做的是非法集资、非法融资、非法吸收存款、乱设机构、乱办金融业务等活动,这是非常有害的。老百姓的投资理财领域问题相当严重,我们必须提高警惕,不能乱投资,不能乱参与集资,更不能借钱去投资。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千万不要上当受骗。

  周亮(银保监会):

  中国经济发展像一辆高速行驶的火车,在中间可能会出现一定的问题和毛病,但是不能让13亿人停下来,把火车检修好了再往前走。所以这个过程中要把握好动态的平衡,这对监管也是一个考验。

  易会满(中国证监会):

  证监会推动资本市场发展以尊重市场化、法治化为总原则,保护投资者的利益和合法权益是证监会最起码的职责。科创板成功后,会总结经验,进一步论证推广至其他板块,科创板有利于A股市场和香港市场的合作与发展,是市场的好机会,逐渐做大是好事情。

  刘尚希(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其实是“发展中的问题”,属于“成长的烦恼”,在此前提下,解决办法应是以人为中心,依靠人,为了人。我们现在发展的模式、发展的逻辑也应如此,即以人民为中心,所有的政策和改革措施都应围绕这一点,这样这条路会越走越宽广,整个经济就会摆脱西方所说的那种发展的陷阱。

  周振海(中国人民银行天津分行):

  目前我国已经建立了反洗钱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但还需要在《反洗钱法》中以法律形式对这一制度进行确认,在金融监管部门与公安、安全、税务、监察、海关等部门之间建立监管协作机制,同时在《反洗钱法》中明确相关部门的范围和具体工作职责。

  郭新明(中国人民银行南京分行):

  江苏省银行业金融机构经营较为稳健,存贷款总量持续增长,盈利能力和流动性保持合理水平,不良资产处置力度不断加大。全省银行业金融机构资产质量良好,不良率较2018年年初有所下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但受国内外宏观经济增速下滑和自身公司治理不完善等因素影响,省内个别银行机构不良贷款有所上升,侵蚀银行业资本金和风险抵御能力。当前,随着资管新规的出台和实施,跨市场跨区域影子银行业务快速无序发展的势头得到了有效控制。但是,还是要继续推动金融机构做好资管业务转型,促进商业银行表外回表和非标转标工作,保证过渡期内存量资管业务顺利消化。

  白鹤祥(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

  人民银行广州分行将在人民银行总行的指导下,坚持“两个毫不动摇”“三个没有变”,督促金融机构持续改善金融服务,加大对民营、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一是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继续积极运用定向降准、再贷款再贴现、宏观审慎评估等政策工具,引导金融机构对小微企业实施精准滴灌。二是督促商业银行加大内部资金转移定价支持,完善奖励机制、安排专项费用、增强绩效考核倾斜,加大尽职免责落实力度,提升客户获取和风控能力。三是用好信贷、债券和股权“三支箭”。加大人民银行资金支持力度,支持优质民营企业扩大债券融资规模,推出民企股权融资支持工具。四是发挥好“几家抬”合力。推动发挥国家融资担保基金作用,加大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支持力度,推动地方完善贷款风险补偿和分担机制。加快建设粤信融等平台,缓解银企信息不对称问题。深入推进“访百万企业 助实体经济”专项行动,加强政策工具应用和金融机构组织引导,不断深化民营和小微企业的金融服务。

  殷兴山(中国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

  帮助一些好的企业度过难关,也是帮助金融机构自身解决困难。因为企业的风险不是孤立的,企业风险也会带来金融风险。对政府确定的可以重点支持的企业,引导金融机构去按名单挑选,同时监测提示企业风险动态,实现精准帮扶,在一些企业出现困难的时候还是要协调支持。

  王玉玲(中国人民银行武汉分行):

  下一阶段,人民银行武汉分行将继续加强与相关部门协作配合,综合运用多种政策工具,支持金融机构加大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投放。同时,在全省筛选符合条件的企业进行重点培育,大力推广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积极关注科创板动态,支持民营企业直接融资。 “引导更多资金流向民营和小微企业,真正让‘三支箭’的政策举措射中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靶心’。”

  周晓强(中国人民银行成都分行):

  应将破产重整作为债券违约处置的重要途径,以全面有效保全资产、依法有序清偿债务、切实保护债权人权益。例如,加快修订《破产法》《担保法》等法律及相关配套制度,简化企业破产司法程序,降低申请人举证难度等。

  朱苏荣(中国人民银行沈阳分行):

  做好反假货币群防群治工作,必须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进一步提升政治站位,强化政治担当,以对人民负责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完善反假货币群防群治工作机制,创造良好的现金流通环境。

  徐诺金(中国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

  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尽快出台“企业融资保护法”,明确企业融资需求、供给、监管三方的权、责、利,将企业融资服务作为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重心,实现企业融资权利顶层设计的法治化,确保企业融资支持有法可依、有章可循。

  崔瑜(中国人民银行南宁中心支行):

  2018年广西金融稳定状况良好,不过也有地方法人机构、“平台”违规操作、非法集资等风险苗头值得关注,针对这些潜在风险,人民银行南宁中心支行采取了多项措施:一是强化风险监测。开展三大类十二个金融风险点专题调研,全面摸排广西金融风险状况。积极推进自治区联社管理体制改革,指导个别城商行有效化解风险资产,支持地方法人金融机构做优发展。二是强化业务监管。开展央行金融机构评级,稳步实施存款保险制度,下发风险警示函督促金融机构早纠错,有效发挥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作用。三是强化协调处置。配合人民银行总行反洗钱局、自治区监察委、公安厅、海关等部门,共同构建金融安全防火墙。

  杨小平(中国人民银行昆明中心支行):

  建议明确电商平台有关清结算服务的基本原则,出台相关规定以规范平台的资金运转模式。电商平台业务模式应符合收单管理制度。明确电子支付服务提供者应严格落实收单管理制度,包括:审核平台内经营者相关资质及尽职调查,严禁将资质审核、资金清结算等核心业务外包给电商平台等。电商平台的资金清结算应交由合法持牌机构办理。电商平台须退出资金流通过程,避免形成“资金池”,规避挪用客户支付资金和无证经营支付业务的风险。

  刘峰(吉林银保监局):

  (下一步)将督导辖内银行保险机构找准金融服务重点,为吉林全面振兴、全方位振兴提供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精准的金融服务。围绕东北振兴战略,聚焦“一主六双”“五个合作”等重大部署,主动对接重大战略和重大工程,有效增加信贷资金支持。大力推动不良贷款处置,为银行腾出更多信贷空间,提高放贷能力。继续在“破”“立”“降”上下工夫,服务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持续加大民营企业、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力度。引导银行机构对信贷理念、服务模式、风险管理、考核评价等全链条梳理重构,坚持以市场需求为导向,积极开发个性化、差异化、定制化金融产品。

  胡晓炼(进出口银行):

  金融产品的设计要更加适应小微企业。银行对大企业贷款从评审到贷后检查均与小微企业不一样,小微企业有自己的特点,所以产品就必须进行重新改造。

  王天宇(郑州银行):

  城商行与生俱来的资源禀赋,决定了不能做全能银行,必须有所为有所不为,聚焦优势、专注特色,这样才有出路、有未来。我行结合自身区位优势和资源禀赋,确立了“商贸物流银行、中小企业融资专家、精品市民银行”的三大特色战略。

  银行业“躺着赚钱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需要“站起来、飞起来、跑起来”。站起来就是要走出去主动了解客户,了解客户的需求和业务;飞起来,就是要插上两个翅膀,一是金融科技,二是特色化、差异化发展;跑起来是银行同质化竞争越来越厉害,不进则退、慢进也是退,要适时抢跑、持续领跑,才能保持持续竞争优势。

  郭晓燕(工行陕西分行):

  国家高度重视乡村振兴战略,强调普惠金融重点要放在乡村。工行陕西分行在落实普惠金融和乡村振兴政策上有自己的考量。一是深入发掘陕西资源禀赋,量身定制区位农业集群客户融资模式;二是推进深度贫困县金融帮扶,强化金融扶贫的“造血”机能。“支持小微企业发展,不做小微就没有未来,已成为我们全行上下的共识。

  

责任编辑:松崎

收藏

为你推荐

收藏成功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