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温馨提示:
敬爱的用户,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会导致页面浏览异常,建议您升级浏览器版本或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

金融科技创新“赋能”普惠金融

2019-03-11 17:03:33 金融科技 普惠金融 金融科技
     2019-03-11 17:03:33

核心提示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金融科技”成了热门词。

  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金融科技”成了热门词。

  根据金融稳定理事会(FSB)的定义,金融科技主要是指由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兴前沿技术带动,对金融市场以及金融服务业务供给产生重大影响的新兴业务模式、新技术应用及新产品服务。

  多位代表委员认为,金融科技能够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可以作为传统金融服务的补充,共同推进普惠金融建设。

  “新金融”

  全国政协委员裴长洪近日在人民政协报撰文指出,传统的信用提供方式有一定的缺陷,是金融科技能够出现的一个重要的原因。以企业市场、消费者、价格等海量数据作为依据的信息服务方式,形成的金融产品、金融服务,能够避免传统信用提供方式的不足和缺陷。

  全国政协委员、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则在提案中提出,普惠金融要真正落地,唯一路径是数字普惠金融。也就是利用大数据和移动互联网技术,改变风险评估方式和产品服务流程,解决“风险识别难”、“作业成本高”两大突出问题,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更便捷、更精准、更安全的金融服务。

  刘永好建议,加大政策支持力度,鼓励和推动金融科技创新。“建议对合规运营的金融机构及金融科技企业给予相应的政策支持,鼓励金融科技企业在依法合规的基础上加大集成创新力度,探索并合理开展新金融服务模式;建议进一步推进国家级信用体系建设,逐步建立企业及个人信用的完整档案,推进现代金融科技型企业和传统金融机构的深度合作,通过财政奖补、表彰典型等手段鼓励金融科技型企业加大技术共享和输出力度,形成与传统金融机构相互支撑、良性互动、合作共赢的健康生态圈。”刘永好称。

  其二,加快数据立法,积极推动数据共享行为。刘永好指出,降低金融机构的数据获取难度和成本,缓解金融服务的信息不对称问题,进而推进金融机构提供更普惠、更精准的金融服务,解决企业和个人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其三,积极引导农村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运用金融科技更好地服务三农,让数字普惠金融真正“阳光普照”地覆盖三农领域。

  裴长洪强调,“新金融”将是传统金融服务的补充,不可能替代原来的传统金融模式。“这种新的金融信用提供方式,一定要和传统金融服务方式融合,一定是在融合中得到发展,而不是独立发展”。

  开鑫金服总经理周治翰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解决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互联网金融平台、金融科技企业各自发挥所长,形成合力,构建更加完善的普惠金融体系。

  “数字经济、金融科技是金融行业未来转型发展的重要方向,银行等金融机构、互金平台都在朝这个方向努力。目前困扰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主要原因,包括信息不对称、贷后管理、风险定价、精准授信等,这些未来有望通过科技的手段、数字化的方式得到解决。”周治翰称。

  新颜科技CEO黄向前对《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目前金融科技企业已可以做到通过对小微企业的日常经营数据和股东的个人消费数据、其他行为数据进行建模分析,辅助金融机构做贷前信用评估。

  “监管沙盒”

  在代表委员们看来,金融科技在普惠金融建设方面“大有作为”,然而作为新兴业态的金融科技“一放就乱,一管就死”,想要长足发展,如何监管是绕不开的话题。

  为此,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局长王景武提出建议,试点推进“监管沙盒”机制。

  王景武表示,金融科技凭借现代信息技术与传统金融的结合,对构建新兴金融业态、提升金融服务质量、促进金融创新发挥了重要作用。与此同时,金融科技也扩展了原有金融监管范围,强化了金融系统的风险传递,增强了风险隐蔽性,对金融监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新的挑战。

  王景武认为,“监管沙盒”机制是国际金融危机后“寻找监管新平衡”的有益探索,大大缩短了金融企业创新申请时间,有效降低合规成本。同时,“监管沙盒”有机统一了金融稳定和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双重职能,有利于监管部门更好履行监管职责,促进金融创新监管。

  监管沙盒,又称为监管沙箱,英文是RegulatorySandbox。这一概念由英国政府于2015年3月首次提出,按照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FCA)的定义,监管沙盒是一个安全空间,在这一空间中,监管规定有所放宽,在保护消费者或投资者权益、严防风险外溢的前提下,尽可能创造一个鼓励创新的规则环境。金融科技企业可以在其中测试创新的金融产品、服务、商业模式和营销方式,不需要担心在碰到问题时立刻受到监管规则约束。

  这一设计本质上是一种金融创新产品的测试与激励机制,同时也能保护广大消费者权益,是一个短周期、小规模的测试环境,可以缓冲监管对创新的制约作用。其具体流程总体上可分为申请、评估和测试三步,运作核心是在既有的监管框架下降低测试门槛,同时确保创新测试带来的风险不从企业传导至消费者。

  王景武称,“监管沙盒”机制建设应抓住几个重点,包括明确“监管沙盒”实施目的、规划好“监管沙盒”实施步骤、储备“监管沙盒”相应监管人才、健全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等。

  王景武建议,可由人民银行牵头,会同其他金融监管部门以部门规章形式制定出台“监管沙盒”制度。同时,通过协调“监管沙盒”与现行法律之间的关系,强化监管测试主体之间的行为规范,确保测试的权威性。

  此外,《国际金融报》记者获悉,全国人大代表张天任提交了《关于构建互联网金融长效管理体制,稳定金融安全的建议》,从“市场准入”、“联合执法”、“属地监管”、“信息预警”四方面为构建互联网金融长效管理体制建言献策。

责任编辑:王超

收藏

为你推荐

收藏成功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