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温馨提示:
敬爱的用户,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会导致页面浏览异常,建议您升级浏览器版本或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

备付金100%交存倒计时,第三方支付行业分化提速

杜川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2019-01-09 08:34:43 备付金 第三方支付 网络支付
杜川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2019-01-09 08:34:43

核心提示备付金集中交存与“断直连”后,市场将现重新博弈的过程。

  第三方支付机构备付金100%集中交存已开启倒计时模式。

  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日前下发《关于支付机构撤销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有关工作的通知》特急文件,要求所有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应于2019年1月14日前撤销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备付金将由央行接管。

  多家支付机构对第一财经表示,目前已完成交易“断直连”、备付金100%集中交存、撤销在商业银行开立的客户备付金账户等重要工作。

  据记者了解,距离“大限”还有6天,但支付巨头蚂蚁金服、微信尚未全部完成。蚂蚁金服对第一财经表示,支付宝积极落实央行关于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和断直连相关要求,目前,已经实现了备付金集中存管账户开立、交存,交易断直连等工作。

  上述文件显示,支付机构应根据与中国银联或网联的业务对接情况,于1月14日前开立“备付金集中存管账户”,并将原“备付金交存专户”销户。

备付金100%交存倒计时,第三方支付行业分化提速

支付机构备付金存款连续攀升

  “躺着挣钱”时代结束

  在央行下发特急文件前,就已宣布要直接收拢备付金统一管理权限。2017年1月,央行要求支付机构将一定比例的客户备付金交存至指定机构专用存款账户;2018年6月,央行发布《关于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全部集中交存有关事宜的通知》,明确规定,从当年7月起,按月逐步提高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2019年1月14日实现100%集中交存。

  备付金集中上缴对支付机构的收入造成了地震式的影响。汇付天下的招股书显示,2017年,汇付天下备付金利息收入占比从2015年的734%剧降至40%。招股书同时显示,在各业务板块对收入的贡献中,占比最大的是支付服务收入,其次是金融科技服务输出、备付金利息收入、其他收入等。

  腾讯2018年中期报告也显示,受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要求影响,支付服务提供商原先可获取利息收入的隔夜现金结余减少,该事项持续对腾讯的支付服务收入并在更大程度上对毛利率产生不利影响。“我们目前大致处于过渡期的中段,正致力于通过我们的支付及相关金融服务活动中其他地方的各种商业化举措来减轻所受影响。”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备付金挪用是此前存在的主要风险之一。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对记者表示,“原来第三方支付的备付金很多都没有专户,就是以机构公户在银行开,存在不正规现象。后来即便开了专户,也存在备付金挪用现象。”“支付机构可以违规占用备付金去进行高风险投资、非法投资,一旦投资失败,就面临破产或跑路的风险。”融360理财分析师刘银平称。

  其次,监管通过集中交存也可倒逼支付机构回归行业本源。“第三方支付的核心是提供支付服务获得佣金,而不是通过沉淀资金获得收益。”尹振涛称。金融科技50人论坛首席召集人杜晓宇表示,支付机构通过备付金沉淀收益补贴商户手续费,而传统银行不能随便降价给补贴,造成了第三方支付机构与传统银行处在不同竞争维度。

  央行文件要求,支付机构能够依托银联和网联清算平台实现收、付款等相关业务的,应于2019年1月14日前撤销开立在备付金银行的客户备付金账户,规定可以保留的账户除外。

  杜晓宇称,断直连与备付金交存相辅相成。“备付金集中交存至央行,也可解决直连的问题,备付金账户销户后,通道也就不存在了,直连的问题就直接解决了。如果有备付金账户在商业银行开立,就有走直连的可能性存在。“

  通道费议价能力消失、成本转移

  除了失去备付金沉淀带来的收益外,通道费率议价也随之水涨船高。

  “此前支付机构备付金放在银行,支付机构获取收益,银行多了存款来源,支付机构可以取得较大议价权,备付金统一收缴后,支付机构无法再向银行贡献存款,银行让利的动力消失,通道费率很有可能上升,限额也会更加普遍。”刘银平称。

  某上市支付公司副总裁对记者表示,“以前费率是可以谈的,现在找银行议价挺难,银行更加强势。”

  根据记者了解,在“三方模式”下,第三方支付机构具有非常强的价格变通能力和成本输出能力,以保持盈利水平。

  中国工商银行牡丹卡中心执行副总裁周万山在《中国金融》发表署名文章表示:在收单侧,第三方支付机构以平均0.2%的分润水平向收单(或通道)机构收取通道费,快速扩充受理市场;在发卡侧,第三方支付机构借助备付金等优势强势议价,向发卡银行低价支付0.05%~0.08%的快捷支付费用,在支付清算环节获取稳定的较高收益。

  在此背景下,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成本上涨转移至用户已有直接体现。例如,自2018年12月18日起,微信提现至民生银行卡,服务费已在0.1%基础上增加0.05个百分点。

  可以预见,备付金集中交存与断直连后,市场将现重新博弈的过程。“中小城商行没有用卡量与活跃度,显然是希望接口费低,带来更多交易。但也有一些商业银行,客户基数大、服务好,接口费就可以要得高一些。”杜晓宇认为,这也是监管需要协调解决的问题,以免导致交易成本过高。 

备付金100%交存倒计时,第三方支付行业分化提速

  备付金违规成重灾区

  在备付金集中交存前,支付机构将客户备付金以自身名义分散存放于多家银行账户,沉淀了巨额资金。可触碰、资金分散,也引发了大量风险问题。

  中国人民银行科技司司长李伟发表文章称,商业银行面对金融科技公司大量沉淀资金的诱惑,采用“过顶传球”的方式与其合作,打破了原有四方模式,丢掉支付服务入口,导致线上线下出现巨大费率差与套利空间,整个支付市场被扭曲。一方面,大多数支付机构盈利能力较弱、生存困难,非银行支付服务几乎被个别金融科技公司垄断,逐步形成支付“寡头”;另一方面,商业银行成为“账房先生”,不再掌握用户的交易资金流向,支付市场占有率大幅下降。

  与此同时,监管对于支付机构违规行为也频频重拳出击。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多家第三方支付机构因备付金问题违规被处罚。例如,2018年7月,央行在支付结算业务执法检查时发现卡友支付服务有限公司和付临门支付有限公司存严重违规问题,两家公司分别收到2582万元、892万元罚单,其中就涉及备付金违规问题;同年8月,联动优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因违反清算管理规定、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相关规定,被罚2600万元,此外其还存在未按规定使用客户备付金等违法违规行为。

  李伟表示,大量移动支付交易开始游离于传统银行账户体系之外,成为金融监管看不到的“黑匣子”,不仅威胁支付安全、金融稳定,还给货币政策、反洗钱等金融管理工作带来巨大挑战。

  盈利转向、行业分化加剧

  随着备付金红利的逐渐消失,第三方支付机构面临巨大转型压力。多位业内人士认为,破局还需结合场景,只做通道远远不够。

  杜晓宇对记者表示,从目前来看,第三方支付机构转向主要有三类,第一类是向技术服务提供商模式转型,例如,可以对B端提供技术支撑和服务、风控等。

  他表示,备付金交存后对预付卡企业影响最大,此前某新三板挂牌机构(主营预付卡)有50%~60%的收入来自备付金的利息,40%左右是受理商户手续费,10%左右是预付卡内的残值,而其年报显示,公司整体收入增加,但利息下降严重,其中增加的就是技术服务费。

  第二类则是渠道转型,不少收单机构和头部支付机构具有良好的合作关系;第三类,是依托场景的转型,支付机构向金融化方向转型,为商户、个人客户提供泛金融化服务。

  支付已成为支付机构的基础能力,“场景+支付+金融”才能破局。从目前互联网支付巨头生态来看,用户可以通过支付获得理财、保险等金融服务。机构可通过支付实现“一站式”服务,向混业靠拢。

  而随着支付机构通过备付金、利息收入做监管套利的盈利模式不可持续,以及支付行业严监管的常态化,行业洗牌也在加速,一些支付机构相继退出行业。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央行已经注销逾30张支付牌照。

  早在2017年,央行公布《第四批非银行支付机构续展决定》中,有9家支付机构未通过续展决定。2018年10月12日,乐富支付有限公司也因严重违规被“摘牌”,宣告将正式注销清算。

  除了存在央行不予续展的情形,“也有一些预付卡公司确实没有继续生存盈利的机会,被收购的机会又很小,就不再申请续展。”杜晓宇称。

  刘银平分析,“中小支付机构受到的影响最大。”备付金上缴之后,支付巨头也会受到影响,但支付宝等并不单纯依赖备付金存活,中小支付机构则盈利前景暗淡,必然会有部分因此被淘汰,支付牌照价值缩水,支付机构两极分化现象会更加明显。

  

责任编辑:晓丽

收藏

收藏成功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