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温馨提示:
敬爱的用户,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会导致页面浏览异常,建议您升级浏览器版本或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

支付机构迎备付金“大考”深度洗牌在即

老盈盈 来源:经济观察网 2019-01-07 08:45:35 备付金 央行 网络支付
老盈盈     来源:经济观察网     2019-01-07 08:45:35

核心提示断直连“余悸”犹在,支付机构又迎备付金“大考”,还有不到十天时间,备付金新规将迎来大限

  2019年,对于支付行业而言是深度洗牌的一年。断直连“余悸”犹在,支付机构又迎备付金“大考”,还有不到十天时间,备付金新规将迎来大限。

  央行规定支付机构1月14日前要完成备付金100%集中缴存,据经济观察报了解,目前集中缴存预计达到90%,此外多位支付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有些中小型预付卡机构市场份额下滑严重,面临退出的局面,虽然已经在央行开户了,但是并没有钱入账。新规对预付卡发行与受理、网络支付、银行卡收单都造成了不小的影响,数量占比最多的预付卡业务更是首当其冲,支付行业格局悄然生变。“求变”成为这些企业成长的关键词。一般有客户场景、有能力的集团机构,都会上浮做金融,做理财,以支付为入口;有一些支付机构原来就布局了海外渠道,就可以和巨头合作,依然有盈利增长点;没有能力的就沦为银联、微信、支付宝的代理,做一些服务商户的事情,提供SaaS(Software-as-a-Service,软件运营)服务。当然对于微信支付宝巨头或者POS机企业来说也有应对的方法。

  那些没有业务的支付企业,要么“转卖”牌照,要么,续展不通过后就直接注销;而加速分化的支付行业,最终实现业务规模小、业务规范度差的参与者自然出清,强者恒强。

  格局生变

  “这将是支付行业深度洗牌的一年啊。”一位支付行业资深人士感叹。

  2018年6月29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关于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全部集中交存有关事宜的通知》(银办发【2018】114号,以下简称“114号文”),规定自2018年7月9日起,按月逐步提高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到2019年1月14日实现100%集中交存。

  事实上,在2017年12月发布的《关于调整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的通知》里,便开始要求第三方支付机构从2018年1月仍执行现行集中交存比例20%,2018年2月至4月按每月10%逐月提高集中交存比例。到2018年4月份,这一交存比例已达到50%左右。离整改大限还有不到十天时间,11月末央行手上的备付金就已经达到了12446.46亿元,一些券商研报预计目前集中缴存达到90%。

  备付金是指支付机构为办理客户委托的支付业务而实际收取的预收待付资金,也就是用户刷卡或消费的金额是先到支付公司指定的银行账户中。过去,备付金是支付公司的“香馍馍”,支付机构可以以这笔巨额存款为“筹码”和银行就利息收入和通道费率等问题谈判,但由于有些备付金沉淀时间较长,就出现了支付机构挪用备用金购买理财,参与过桥贷款、投资或者用到公司内部运营等违规现象,此前多家支付机构因大量挪用客户备付金更是引起社会焦虑恐慌。在对备付金多年监管效果并不明显的情况下,央行终于祭出“大杀器”,决定撤销支付机构开立在银行的备付金账户,统一集中在央行缴存。

  在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看来,集中存管后,央行不对支付机构备付金支付利息,支付机构无疑少了一块收入。其次与银行议价权的消失,备付金集中存管后,银行失去了备付金存款,也就没有动力在手续费上让步。

  目前支付机构开展的支付业务类型中,基本是“预付卡发行与受理”、“网络支付”、“银行卡收单”三分天下,在实际经营中,这三类支付机构对备付金利息收入的依赖程度也各不相同。据经济观察报记者多方了解,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业务是低频次的业务,交易量很小,备付金沉淀时间较长,活跃度低。在预付卡收入当中,备付金利息收入占了最大的部分,所以在此次备付金集中缴存的新规中,预付卡公司可能首当其冲。

  而且据零壹智库统计,243家支付机构共拥有535张支付牌照。其中“预付卡发行”150张,“预付卡受理”155张,两者的占比之和就超过50%,可见大限后对预付卡行业的波及面之大。央行对预付卡牌照的监管也日趋严厉,截至目前央行已注销的28张支付牌照中就有8家为预付卡牌照,也有多家机构不予续展。“监管趋严,预付卡企业的价值在消减,行业加速出清,尤其是中小型的预付卡企业会倒掉一批。”一位中型支付机构深圳分公司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另外,在243家支付机构中,网络支付牌照共110张,占比约21%,POS机业务牌照120张,占比约29%。“虽然‘网络支付’和‘银行卡收单’没有预付卡占比多,但是高频业务、体量很大,影响也不小。支付宝,微信属于活跃的网络支付方式,余额和零钱的沉淀大量资金,备付金上缴之后网络支付公司失去议价权,手续费恐怕提高;而pos业务这一块,虽然大部分都能提供POS机D0业务即pos刷卡到账秒到业务,但是商户池里的可能会存在大量不合规的商户划拨行为,这部分实时到账的pos机资金是需要支付公司垫资的,所以影响也会比较大。”一位北京支付行业人士称。

  如此行业“变局”,支付企业怎么办?

  “见招拆招”

  “除了巨头外,对于其它中小型机构而言,仅做支付肯定是不行的。”多位接受采访的支付业内人士认为,一般有客户场景、有能力的集团机构,都会“上浮”做金融,做理财,以支付为入行口,例如翼支付,就变成甜橙金融;没有能力的,就沦为银联、微信、支付宝的代理,做一些服务商户的事情,提供SaaS服务。“有一些支付机构原来就布局了海外渠道,就可以和巨头合作,依然有盈利点,因为巨头都有出海的需要,如果一个支付机构在海外本来就拥有很多商户渠道,那就可以直接让巨头借支付机构的通道进驻海外从而与巨头刮分利润,毕竟海外手续费本来就比国内要高。”上述北京支付行业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像支付宝与微信这样的巨头也有应对的“利器”,那就是余额宝和零钱通。支付百科评论家寇向涛对记者表示,支付宝和微信一直在推广它们的理财业务,如果用户账户的零钱全都存到余额宝和零钱通,那就等于变成一种购买理财的行为,购买后的资金不再是客户备付金了,也算是一种“应对争取”。

  对于POS机业务来说,也有“见招拆招”的办法。上述北京支付人士对记者表示,“一般来说,有一部分特约商户可以使用D0秒到业务备付金划拨的,但是央行有规定——特约商户签约半年以后才能使用D0业务划拨,然而真实情况下,基本没有POS支付公司会这么做,就需要为这部分虚假商户垫资。目前来说一种应对方法是套用特约商户指标,但‘大商户’模式也面临整改,或者另外寻找外部资金例如企业资金或者风投来为D0秒到业务垫资,因为有些企业对商户信用数据感兴趣,但对支付机构而言成本肯定是提高了。”“这一波洗牌优胜劣汰,经营困难、没有业务的支付企业也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种是把牌照转卖给有能力的企业,有些支付企业续展不过关,也不想投入人力经营成本,备付金只有几十万,就是为了屯一张牌照卖的;另外一种续展不通过后就直接注销结束经营。”寇向涛称。

责任编辑:方杰

收藏

收藏成功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