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温馨提示:
敬爱的用户,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会导致页面浏览异常,建议您升级浏览器版本或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

罗佳玲履新贵阳银行 李忠祥接棒贵阳农商行

曾令俊 来源:时代周报 2018-12-11 16:28:18 贵阳银行 贵阳农商行 银行动态
曾令俊     来源:时代周报     2018-12-11 16:28:18

核心提示近期,贵阳银行迎来了新行长。

  近期,贵阳银行迎来了新行长。

  11月26日,贵阳银行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已审议通过了关于聘任罗佳玲为贵阳银行行长和提名其为董事候选人的两项议案,相关任职资格尚需监管部门核准。罗佳玲是“空降兵”,此前并无在该行任职的经历,曾任贵阳市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主任。

  “她(罗佳玲)面对的银行业环境与上任明显不同,当前银行业的发展更重视质量,而非速度,更重视对风险的控制,而非规模的扩大。”某股份制银行地方分行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评述称,她虽然没有银行业从业经历,但是有监管的经验,会更重视风险。

  贵阳银行前任行长李忠祥已调任至贵阳农商行,任董事、董事长;王大鸣被免去贵阳农商行董事长、董事职务。值得一提的是,贵阳农商行前后两任董事长均为贵阳银行“输送”。

  李忠祥到任后面临的挑战不小。因为不良率大幅度攀升,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将贵阳农商行主体信用评级由AA-下调为A+;今年上半年,贵阳农商行实现净利润1.65亿元,同比下降超四成。

  新行长到位

  不久前,贵阳银行发布公告称,该行董事、行长李忠祥因工作调动,向董事会提交辞职报告。不到一个月,该行迎来了新行长。

  履历资料显示,罗佳玲女士,出生于1971年8月,曾任贵阳市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副主任、主任,贵阳市委金融工作委员会副书记(兼)等职。

  由于监管部门暂未批准,罗佳玲目前的职位是贵阳银行党委副书记。在贵阳银行其任职发布公告的第二天,11月27日,罗佳玲前往铜仁调研。她表示,贵阳银行将继续紧扣地方中心工作,聚焦脱贫攻坚、产业发展等重点领域,与铜仁共同探讨创新合作模式,开发适应政策需求和双方需要的金融产品。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这是其到任后首次以贵阳银行党委副书记的身份参加公开活动;马不停蹄,12月3日,罗佳玲前往当地知名科技企业世纪恒通调研,并对如何加强银企合作,促进企业快速发展,实现银企共赢等话题进行了交流。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在李忠祥担任贵阳银行行长的3年时间里,贵阳银行高速发展,并于2016年8月在A股上市。该行是贵州省首家上市金融企业,也是中西部第一家在A股上市的银行。

  数据显示,从2014–2017年,贵阳银行资产总额为1561亿元、2381.97亿元、3722.53亿元和4641.06亿元,平均每年的资产增量在1000亿元左右。贵阳银行表示,李忠祥自任职以来,恪尽职守,勤勉尽责,为公司经营管理和业务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在高速发展之后,贵阳银行扩张的步伐明显放缓。截至2018年9月末,贵阳银行资产总额4919.6亿元,与年初相比,增长的幅度并不大。

  该行有“补血”的需求。Wind数据显示,2014–2017年以来,贵阳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总体呈下降趋势,分别从2014年的13.54%、10.81%、10.81%降至11.56%、9.54%、9.51%。

  贵阳银行通过各种方式“补血”。12月3日晚间,该行公告非公开发行优先股募集说明书显示,拟发行面值100元/股、发行数量5000万股,发行规模50亿元优先股;而就在8月底,该行刚完成50亿元绿色金融债发行工作。

  贵阳银行披露的三季报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其实现营业收入91.25亿元,同比增长1.66%;净利润37.34亿元,同比增长17.14%;不良贷款率1.46%,较年初上升0.12个百分点。

  2018年三季度报告显示,贵阳银行的国有股东持股比例接近1/3,其中前三大股东分别为贵阳市国有资产投资管理公司、贵州产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遵义市国有资产投融资经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14.4%、6.17%、4.12%。

  贵阳农商行净利大跌

  贵阳银行前行长李忠祥的去向也已经清晰。

  11月23日,贵阳市政府网披露,辞职后的贵阳银行行长李忠祥将担任贵阳农商行董事长,免去贵阳农商行原董事长王大鸣的职务。

  公开资料显示,李忠祥出生于1970年3月,曾任贵阳市商业银行财务会计部副总经理,贵阳市商业银行计划财务部副总经理、总经理,贵阳市商业银行会计出纳部总经理,贵阳市商业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贵阳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董事会秘书。

  资料显示,1957年12月出生的王大鸣,现年已61岁。王大鸣此前担任过贵阳银行行长、董事长和党委书记职务。2016年9月,贵阳农商行原董事长索美英因严重违法违纪被“双开”,之后王大鸣转任贵阳农商行董事长。

  王大鸣上任之后,存量问题贷款的风险集中暴露也是必然趋势。截至2016年年末,贵阳农商行逾期贷款率由2015年年末的20.28%大幅上升至34.01%。

  天风证券银行业分析师廖志明团队的观点是,王大鸣到任后狠抓资产质量问题,成效显著。2018年一季度,不良贷款余额由年初的78.43亿元降至58.97亿元,降幅达24.81%;不良率也下行5.68个百分点至13.86%。

  李忠祥接棒贵阳农商行后,面对的首要难题是如何处置不良资产。此前,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将贵阳农商行主体信用评级由AA-下调为A+,评级展望为稳定;同时,将贵阳农商行2015年7亿元、2016年5亿元的二级资本债信用等级从A+下调为A。

  中诚信持有的理由是:截至2017年末,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较年初大幅提升15.41个百分点,飙升至19.54%;同时,资本充足率从2016年末的11.77%,猛降至0.9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则降至-1.41%。

  “我们将用三年的时间全面完成逾期90天以上不良贷款的清收处置任务。”贵阳农商行相关负责人此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时至今日,这个任务已经落到了李忠祥的肩上。

  该行还有一个问题是净利润下滑严重。2018年半年报,该行实现营业收入20.58亿元,同比增长超五成;实现净利润1.65亿元,同比下降超四成。这主要是受到资产减值损失大幅增加影响,由去年同期的1.44亿元大幅增加到7.3亿元。

责任编辑:方杰

收藏

为你推荐

收藏成功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