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温馨提示:
敬爱的用户,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会导致页面浏览异常,建议您升级浏览器版本或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

如何驯服影子银行这头“灰犀牛”

孟扬 来源:金融时报 2018-01-19 17:32:50 影子银行 银监会 银行动态
孟扬     来源:金融时报     2018-01-19 17:32:50

核心提示郭树清表示,影子银行存量依然较高,违法违规金融行为还时有发生,下一步将严格规范交叉金融产品,继续拆解影子银行

  银监会主席郭树清日前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影子银行存量依然较高,违法违规金融行为还时有发生,下一步将严格规范交叉金融产品,继续拆解影子银行。

  2012年以来,我国影子银行融资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的累计比重最高接近40%。在2014年加强对影子银行的监管之后,影子银行规模有所下降。但2017年以来,影子银行的融资比重再次跃升,有卷土重来之势。

  影子银行体系的卷土重来被认为是当前我国金融体系的“灰犀牛”之一。

  “加强对影子银行的监管和指导,是未来金融市场发展的重要内容之一。”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邹蕴涵表示,应建立商业银行和影子银行的风险防火墙,降低影子银行风险的外溢效应,严防商业银行表内资金流向私募基金等影子银行机构、限制小额贷款公司向银行融资。

  影子银行迅速膨胀

  所谓“影子银行”,按照美联储给出的定义,是那些有着类似银行的功能,但又无法直接获得中央银行流动性和公共部门信用担保支持的金融中介。

  “目前,我国的影子银行主要集中在商业银行的表外资产(理财产品和委托贷款)以及信托公司(信托产品)两大领域。可以说,这是市场需求自发创造供给的结果,是我国现实多种问题的集中反映。”邹蕴涵认为。

  目前我国企业融资的方式有三种选择,一是商业银行信贷,二是股权融资,三是债权融资。银行信贷是我国企业最主要的融资方式,但是容易受国家宏观调控政策的直接影响,再加上银行近些年来防范坏账、提高资产质量的改革,使得银行对一些高风险企业或中小企业收紧了贷款额度,这条融资途径已经愈发艰难。

  在这样的背景下,全社会融资需求很难被满足,产生了较大的需求缺口,这极大催生了影子银行这一类非正规渠道。

  据光大证券测算,我国影子银行的规模从2014年末的87.86万亿元发展到2016年末的170.55万亿元,相当于银行业总资产的65%。

  除庞大的融资需求外,商业银行的自利动机也助长了影子银行的迅速膨胀。

  “商业银行发行理财产品进行融资,并将这部分‘非存款’资金贷出,把存贷关系移出表外。这种方式不受中央银行存款准备金率的约束,不会占用商业银行的贷款额度,同时又能给银行带来可观的收益。”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产业升级与区域金融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李虹含告诉记者,影子银行和商业银行在功能、业务上相互补充和完善,商业银行为影子银行业务提供资金来源和渠道,影子银行业务能够协助商业银行获得更强的信贷能力和更高的利润。

  风险极具破坏力

  “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许多业内人士这样评价中国的影子银行。

  影子银行作为中国特殊时期推动金融改革的外生力量,已经开始成为金融资源“脱实就虚”的重要通道,并为金融风险累积提供土壤。

  “相对正规银行已经相当成熟的审贷流程来说,影子银行的资金运用并没有完整而严格的制度可循,不排除在操作过程中因为人为原因而引入更多的风险,甚至出现违法的情况。”邹蕴涵表示。

  特别是一些小额贷款公司、典当行、融资性担保公司等具有融资功能的影子银行盲目扩张,容易出现超范围经营等问题,甚至发展为庞氏骗局。

  “另一方面,许多影子银行产品和行为本身的设计存在固有缺陷,例如信托公司的‘资金池’业务和一些长期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依赖于短期限的信托融资存在明显的流动性风险。因此,影子银行风险很大程度上在监管者的视线之外累积。”邹蕴涵直言。

  在实际中,一些影子银行将资金投向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房地产业、“两高一剩”等在正规银行难以获得贷款的行业和领域,干扰了宏观调控,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经济结构调整步伐。

  “更为重要的是,影子银行有很强大的信用创造功能,通过对商业银行原始信贷的期限错配、信用转换等‘再加工’,源源不断产生新的信用和现金流。随着影子银行规模的不断扩大,对经济运行的宏观流动性产生影响,降低宏观调控和金融管理的有效性,同时会将风险传递给传统商业银行和金融机构,从而冲击整体金融稳定性。”李虹含表示。

  如何加强监管治理

  从2017年初至今,在加强金融监管的指导下,金融体系的风险已经在逐步化解中。去年3月份以来,监管层密集出台政策,对银行理财、同业、资金池等业务进行规范。

  2018年,监管风暴持续升级。那么,应如何继续加强对影子银行的监管治理呢?

  邹蕴涵认为,首先应加强对影子银行的公司治理和风险内控。建立防火墙,禁止银行拥有或投资私募股权基金和对冲基金,明确对冲基金等影子银行机构的资本金和流动性要求。

  其次,应提高影子银行体系的信息披露程度。加大信息共享力度,尽快实现各监管机构、交易所和各行业协会统计标准的统一,定期汇总、分析并发布市场数据,以简洁易懂的形式让投资者充分了解相关信息,防范衍生品市场风险。

  “应加强对影子银行的动态监测。”李虹含提出,类比商业银行的监测经验,为影子银行业务制定相应的资本充足率要求,同时规范影子银行业务信息披露流程,以提高运作透明度。将影子银行纳入金融统计范围,定期监测影子银行规模并及时公布监测信息,完善风险管理措施,使影子银行规模动态维持在适度范围。

  此外,李虹含建议完善多层次金融体系。“中国的金融体系还是以商业银行和资本市场为主,市场资金融通渠道和规模都受到很大限制,就造成这样的融资困境:一方面,缺乏资金的中小企业无法从传统金融机构获取信贷;另一方面,有大量闲置资金的企业或个人找不到好的投资项目。在这样的困境中,影子银行为资金往来发挥着巨大作用,同时由于监管缺失也产生很大风险。要规范并适当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体系,发挥其‘小而快’的融资优势,为中小企业和个人资金提供投资出口,也为实体经济运行注入活力。”他表示。

责任编辑:方杰

收藏

为你推荐

收藏成功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