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温馨提示:
敬爱的用户,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会导致页面浏览异常,建议您升级浏览器版本或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

农民银行账户多出2000多万 引出千亿地下钱庄案

来源:南方都市报(深圳) 2017-02-27 08:57:44 银行账户 地下钱庄 金融江湖
     来源:南方都市报(深圳)     2017-02-27 08:57:44

核心提示各地公安机关共侦破重大地下钱庄及洗钱案件380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800余名,打掉地下钱庄窝点500余个,涉案交易金额逾9000亿元人民币。

(网络配图 图与文无关)
(网络配图 图与文无关)

  (原标题:用八旬老人账户洗钱 两个月流水2.6亿元)

  企业申报退税一般需要提交进项增值税发票、海关报关单和结汇单三份材料,然后交由税务机关审核。

  而上述材料均可造假:通过生产厂家可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匹配虚假“票据流”;通过报关行、货运代理公司能购买货物出口数据,以进出口公司名义出口匹配虚假“货物流”;通过地下钱庄控制的离岸公司则可匹配虚假“资金流”。

  近日,南都记者从公安部获悉,2016年,公安部、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外汇管理局等部门在全国继续部署开展了打击利用离岸公司和地下钱庄转移赃款专项行动,破获了一大批重大案件。

  南都记者了解到,各地公安机关共侦破重大地下钱庄及洗钱案件380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800余名,打掉地下钱庄窝点500余个,涉案交易金额逾9000亿元人民币。

  公安部经侦局反洗钱部门负责人向南都记者表示,公安机关明确将重点打击三类地下钱庄,包括跨境、跨区域汇兑型钱庄;替公职人员转移赃款的钱庄,以及为上游犯罪服务,如专门从事骗汇、逃汇、骗取政府奖励等,导致国家外汇资金流失的钱庄。

  破获一批涉案金额超100亿大案

  2016年,公安部、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外汇管理局等部门在全国部署开展了打击利用离岸公司和地下钱庄转移赃款专项行动。公安部经侦局先后在全国组织开展了3次集中破案行动,破获一批涉案金额超过100亿元人民币的重大案件。

  其中,去年11月,深圳市公安局侦破系列地下钱庄案件4宗,初步查实涉案金额达人民币144.6亿余元。黑龙江七台河市公安局破获的系列案件中,打掉地下钱庄8个,已查实涉案流转资金达数千亿元。

  近些年,经过公安机关持续打击,地下钱庄犯罪活动得到了一定的遏制,但仍较为活跃。各地地下钱庄相互勾连加剧,涉案地区蔓延扩散,由沿海经济发达地区转向内陆省份,其隐蔽性越来越强,危害性也逐步加深。

  中国人民银行条法司立法二处副处长张念念对南都记者表示,地下钱庄的存在使大量资金游离于我们的金融监管体系之外,导致外汇管理和外汇统计分析的有效性大幅降低。

  公安部表示,大量性质不明的跨境资金游离于国家金融监管体系之外,俨然形成一个巨大的资金“黑洞”。这不仅严重扰乱国家正常的金融管理秩序,危害国家经济安全,而且地下钱庄日益成为经济犯罪、电信诈骗、走私、贩毒、网络赌博等犯罪活动资金转移的通道,助长和滋生了其他上游犯罪活动。

  张念念介绍,地下钱庄已成为一系列犯罪活动的“帮凶”。犯罪分子可以利用这一通道把他们从其他犯罪活动所得的赃款快速转移到境外。它的存在也给腐败分子转移资金提供了一个快速通道。

  以2016年11月,北京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侦破的陈某英地下钱庄案为例,该案涉及一名“百名红通”人员的转移赃款活动。

  孙新是原北京市新闻出版局的出纳。2007年12月,他利用职务便利,伪造合同、虚构贸易,将单位两笔共计654万元公款打入自己注册的公司。为将该款提现用于炒股和消费,孙新在网上找到陈某英地下钱庄。

  陈某英利用其注册的空壳公司伪造贸易合同,接受孙新公司开出的支票382.4万元,随后通过本人控制的十几个公司、个人账户将此款打入孙新所控制的个人账户,并收取票面金额的1%作为佣金。

  据悉,2015年6月,孙新已被检察机关从柬埔寨缉拿归案。

  地下钱庄反侦查能力强打击难

  南都记者了解到,地下钱庄是一种俗称,并非法律概念,是指以非法获利为目的、未经国家主管部门批准擅自从事跨境汇款、买卖外汇、资金支付结算业务等违法犯罪活动。

  地下钱庄具有隐蔽和匿名的特点,并不容易发现。公安部经侦局反洗钱部门负责人束剑平向南都记者表示,地下钱庄团伙的反侦查能力强,所用银行账户经常两三个月换一次。侦破此类案件,需要投入大量的警力和财力。

  一位参与办案的民警告诉南都记者,地下钱庄所控制的公司往往在短时间内成立,做完几单生意,获利一两千万后又马上关停。当相关部门发现该公司有问题,想要进行查处时,它已不存在了。犯罪团伙以此来逃避监管和打击。

  南都记者从公安部获悉,近日,公安部已召开专门会议,对近期和今年打击地下钱庄犯罪工作作出了专门部署。公安机关将积极会同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外汇管理局等部门,保持对地下钱庄犯罪活动的严打高压态势,切实维护国家金融管理秩序和国家经济安全。

  张念念表示,在反洗钱监管中,中国人民银行指导金融机构建立和完善了包括客户身份识别、大额和可疑交易报告等在内的一系列反洗钱制度,也要求金融机构加强一线工作人员反洗钱意识的培养。在接下来的工作中,中国人民银行还将继续跟踪和分析新型作案手段和作案手法,不断扎紧制度的“笼子”,特别是在特定非金融机构领域,完善反洗钱措施。

  同时,公安机关提醒广大群众,一定要通过合法、正规的金融渠道进行跨境汇款、汇兑等业务活动。通过地下钱庄转移资金是违法行为,不仅可能面临资金被诈骗等损失的风险,甚至还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案例

  A 深圳破获重大地下钱庄案

  有台电脑就可开货运代理公司

  四团伙非法买卖外汇近150亿元

  近日,南都记者从深圳市公安局了解到,2016年11月,该局破获了一起重大地下钱庄案件,揪出4个非法买卖外汇团伙,现场控制犯罪嫌疑人邱某华等18人并进行审查,现已对8人采取强制措施。经警方查实,该案涉及金额达人民币144.6亿元。目前,这起系列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案件正在侦查起诉中。

  八旬老人账户异样两月流转2.6亿

  2015年11月底,深圳市公安局接到一条涉嫌贪腐案件通过地下钱庄转移可疑资金的线索,随后进行立案侦查。

  经过一年时间,前后追查了2000多个银行账户、上万条交易信息后,深圳经侦支队民警确定了初步资金流向的架构。一名80岁詹姓老人名下的银行账户引起了办案民警的注意。该账户每天往来的资金流巨大,仅两个月时间交易金额就达2.6亿元,且存在“快进快出”,“资金不过夜”的情况。

  据办案人员介绍,这是地下钱庄所控制的银行账户的特征之一。

  经查,詹某系本案犯罪嫌疑人邱某华的姨夫。在邱某华浮出水面后,又陆续牵出詹某雄、邱某京、梁某生非法买卖外汇团伙。其中,詹某雄非法买卖外汇团伙在梅州地区发展了两个分支,同时该团伙也是深圳市公安局侦办的特大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骗取出口退税案回流外汇的主要提供者。

  深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的潘警官称,主要涉案人员以宗亲关系为纽带,以地域老乡为团伙,既紧密联系,相互拆借和调配跨境人民币和美元,又各自为阵。

  在掌握涉案团伙的犯罪事实和行踪轨迹后,2016年11月的一天,警方的收网行动开始了。经过48小时,专案组成功侦破系列地下钱庄案件4宗,捣毁藏匿在住宅小区、写字楼等地的5个窝点,现场控制犯罪嫌疑人18人并进行审查,精准冻结涉案账户76个,冻结涉案资金558万多元,查获涉案银行卡、U盾、电脑、公司执照、印章等一批物证,涉案金额达144.6多亿元。

  福田分局民警谢旗告诉南都记者,在深圳南山区某大厦抓获梁某生时,他正坐在电脑前进行交易操作,办公桌上有几十张银行卡和数个U盾。几分钟前,梁某生刚收到客户打来的40万元人民币准备转外汇,没想到却被警方抓了现行。

  很多货运代理公司是中介空壳公司

  深圳警方调查发现,四个非法买卖外汇团伙中以邱某华为中心。邱某华非法买卖外汇团伙利用快递物流作掩护,主要以广州、东莞、梅州地区的客户为主。

  今年38岁的邱某华,1996年来深圳打工,从事快递物流工作,结识了一大批需要外汇的客户群。

  2007年,邱某华在深圳成立了一家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利用公司业务可收取美元的便利,他逐渐把外汇当作商品进行买卖,以赚取手续费和汇率差价。

  据他介绍,一美元通常收取一分钱人民币的服务费。比方说,国内客户需要换1万美元,当天汇率如果是6.7,那么该客户需向邱某华的国内人民币账户打入67100元人民币。邱某华再从境外离岸公司账户转账到客户指定的境外账户。反之亦然。

  而上述交易一般仅需要5分钟左右。

  梁某生是邱某华的下家,他们有时也相互买卖美元。2011年5月至2016年10月期间,两人通过詹某账户往来人民币近4800万元用于非法买卖外汇。

  与邱某华一样,梁某生也有自己的国际货运代理公司。他称,很多货运代理公司其实就是一个纯中介空壳公司,没有船只和货车,也没有成本消耗,“一个员工一台电脑就可以开一个公司”。

  梁某生说,“现在网络发达,只要坐在电脑前,敲敲键盘,通过网上银行转账。几分钟,钱就到手了,所以这个东西很吸引人。”

  2015年1月至2016年11月间,梁某生控制的银行账户累计非法经营数额达人民币2.4亿余元。

  B 黑龙江打掉8个地下钱庄,涉案数千亿元

  地下钱庄注册“空壳”公司122家

  骗取政府出口创汇奖励5 .6亿元

  历时一年多,黑龙江七台河市公安局成功侦破一起特大系列地下钱庄案,打掉地下钱庄8个,抓获犯罪嫌疑人73人,已查实涉案流转资金达数千亿元。七台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支队长郑德君告诉南都记者,地下钱庄游离于经济体制监管之外,在打击过程中牵涉诸多犯罪,涉及贪腐转移赃款、虚开增值税发票、骗取出口退税、诈骗政府奖励、行受贿等,已成为上游犯罪流转资金和洗白的通道,严重影响国家税收和侵吞地方财政收入,关系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

  南都记者了解到,在2012年至2015年,该案仅一个地下钱庄团伙就骗取了某省7个地市政府出口创汇奖励5 .6亿元。

  一农民银行卡莫名多出2000多万元

  据七台河公安方面介绍,这一案件的线索来源于已侦破的一起特大跨境网络赌博案,通过对2000多张查获的银行卡进行分析研判,警方发现涉案赌场利用地下钱庄非法流转赌资。

  随着侦查的深入,勃利县李某某的银行账户进入警方视野。李某某是倭肯镇的农民,除种地外,也靠卖貉子皮为生。每年他将自家收获的500张貉子皮以500元的价格卖给当地一家皮革销售公司。可奇怪的是,该皮革公司却在一年间往李某某的账户打了2000多万元。

  对此,李某某表示一无所知。和他一样,在勃利县还有十几个同为该皮革公司提供生产原料的农户也有相同的困惑。

  该案专案组副组长张晓昕告诉南都记者,通过侦查发现,这些农户的银行账户实际由皮革公司控制。从2012年到2015年,这家皮革公司的银行账户流转资金达3个亿,远超自身正常交易水平。警方认为,其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

  根据调取该皮革公司的外汇账户,办案人员发现其中有1100万美元来自在香港注册的3家离岸公司,而它们的法人均指向来自山东的梁某华及其堂弟梁某锋。

  由此顺藤摸瓜,七台河市公安局最终掀开了一个庞大而又错综复杂的地下钱庄犯罪网络。

  通过地下钱庄拔高出口额 一公司骗取退税近8000万

  今年37岁的梁某华来自山东菏泽。2008年,他曾为俄罗斯莫斯科一家私人银行的总管担任翻译。其间,他了解到,在莫斯科经商的中国商人手中留有大量的卢布及美元,难以及时转回国内,而地下钱庄兑换汇率低、速度快、手续简洁,正好满足了他们的需求。

  在熟知买卖外汇的获利流程后,2009年底,梁某华辞职回国。从2009年到2015年,他和梁某锋先后在香港注册了10家离岸公司,在境内开设了200余个个人银行账户。由莫斯科的朋友提供外汇来源,然后将外汇通过香港公司转到国内,卖给进出口贸易公司。经营地下钱庄期间,梁某华和梁某锋共非法买卖外汇2.86亿美元。

  这些进出口公司为何需要通过地下钱庄购买外汇呢?

  据南都记者了解,对于进出口贸易企业,国家有允许申请退税的鼓励政策,而企业申报退税一般需要提交进项增值税发票、海关报关单和结汇单三份材料,然后交由税务机关审核,符合规定的即可按比例退税。

  但对于不法分子来说,上述材料均可造假。据七台河市公安局介绍,通过生产厂家可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匹配虚假“票据流”;通过报关行、货运代理公司能购买货物出口数据,以进出口公司名义出口匹配虚假“货物流”;通过地下钱庄控制的离岸公司则可匹配虚假“资金流”。

  张晓昕告诉南都记者,在查获的梁某华地下钱庄的记账本上,他们发现一笔高达9400万美元的资金最后流入河南一家在境外的上市公司。该公司在2009年取得自营进出口贸易权,主营羽绒制品。

  据该公司财务经理张某忠介绍,2011年下半年,董事长闫某为了达到在国外上市需连续三年盈利、年营业额在5亿元人民币的要求,便将出口境外的货物按货款的20%-40%虚加出口额,而中间虚高的差价则由梁某华的地下钱庄补充。通过这样的方式,2014年9月该公司得以在境外上市。

  张晓昕对南都记者透露,这家公司还存在另一种骗税方式,即通过向深圳报关行购买虚假羽绒制品的海关数据,再经梁某华地下钱庄购买外汇,然后利用自己的生产企业虚开增值税发票,从而完成出口退税。

  经查,2011年至2014年该公司共骗取国家出口退税7984万元。

  南都记者从七台河市公安局获悉,已打掉的8个地下钱庄控制的72家离岸公司为国内多家进出口贸易公司提供外汇“资金流”,用以骗取出口退税,现已侦破这类案件6起,查处骗税企业11家。

  炒单人拿到的报关数据 一年可达一两百亿美元

  南都记者发现,为了骗取出口退税,有生产企业专门虚开增值税发票,有“空壳”公司与报关行相互勾结,购买其他公司的出口货物数据“张冠李戴”,再借由地下钱庄完成虚假的“资金流”。

  因此,在地下钱庄案中,往往涉及多种犯罪交叉,围绕地下钱庄的上下游犯罪还包括诈骗政府出口创汇奖励、洗钱、受贿、渎职等。

  近年来,许多地方政府为鼓励出口贸易制定了相关出口创汇奖励政策,却让一些不法分子钻了空子。他们通过注册空壳公司,与各地市政府签订外贸代理协议,商议奖励金额度,如出口货物价值一美元奖励3分到3 .5分,然后直接找到报关行或者通过“炒单人”联系报关行以一美元1.5分至2分的价格,购买海关出口数据,以此骗取政府奖励。

  36岁的赖某林是广东深圳人,在被七台河市公安局抓获前,他在深圳某货运代理公司工作,是一名“炒单人”,主要服务于申请政府补贴的企业主,业内称这些人为“贴息单主”。

  据赖某林介绍,“炒单人”负责牵线,从“贴息单主”手中将其注册皮包公司的资料拿到报关行报关,然后再把报关数据交给“贴息单主”,以此从中赚取差价。赖某林说,通常一亿美元的海关数据可赚一万到三万元。

  赖某林说,自2012年到2015年,他购买的海关数据有60多亿美元。而大的炒单人仅一年便可拿到一两百亿美元的海关数据。市场上有很多炒单人,分为贴息单炒单人和退税单炒单人。

  根据警方调查,专案打掉的3个诈骗政府奖励犯罪团伙,仅2012年至2016年就在多个省市诈骗政府奖励资金7.18亿元,涉及的虚假贸易数据1400多亿元。

  其中赖某林所服务的“贴息单主”詹某丰地下钱庄团伙,在某省7个地市注册“空壳”公司122家,2012年至2015年,骗取政府出口创汇奖励5.6亿元。

  打掉报关行中 80%业务在骗政府补贴和奖励

  七台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支队长郑德君告诉南都记者,“现在不少地下钱庄已演变成有自己的实体公司,比如报关行或货运公司。因为相比于非法汇兑获得的利润,骗取出口退税和政府奖励的利润更高些。”

  郑德君透露,在他们打掉的报关行中,真实的出口报关业务只有20%,剩下的80%都是用来骗取政府补贴和奖励。这已经形成一种犯罪链条和模式。

  办案民警在侦查过程中发现,有公职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与诈骗团伙相互勾联,共同参与诈骗犯罪。深圳市国家税务局直属税务分局原副局长贾某便是其中之一。2010年到2015年底,他为涉案的周某洲团伙提供出口退税便利,将申请退税审批时间由一个月缩至一周。贾某因此获利1500万元。2016年3月贾某被免职。

  民警奔赴20多省市 追踪各类信息10亿条

  南都记者从七台河市公安局获悉,为了侦办此案,办案民警做了大量工作,先后调取了1 .2万份涉案银行卡交易账单,对3.5亿条数据、1.5万条网银IP数据进行海量汇总分析,追踪各类信息累计10亿条以上,形成卷宗900余册20余万页。

  专案组70余名民警远赴全国20多个省市,最长在外蹲守3个多月,总行程超过100万公里。在抓捕犯罪嫌疑人过程中,有办案民警还曾一度受到犯罪嫌疑人的亲属们围堵,过程艰辛。

  截至目前,专案组共打掉地下钱庄8个、报关行14家,查处骗取出口退税、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违法犯罪企业15家,破案32起,抓获犯罪嫌疑人82人,移送审查起诉65人,冻结涉案资金5.77亿元、冻结股票0 .61亿元,扣押涉案资金1.86亿元,已查实涉案流转资金数千亿元。

  分析

  打击地下钱庄难在何处?

  ●地下钱庄具有隐蔽和匿名的特点,不容易发现。

  ●地下钱庄团伙的反侦查能力强,所用银行账户经常两三个月换一次。侦破此类案件,需要投入大量的警力和财力。

  ●地下钱庄所控制的公司往往在短时间内成立,做完几单生意,获利一两千万后又马上关停。当相关部门发现该公司有问题,想要进行查处时,它已不存在了。

责任编辑:王超

收藏

收藏成功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