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温馨提示:
敬爱的用户,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会导致页面浏览异常,建议您升级浏览器版本或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

新金融的一池春水 财经记者眼中的支付争夺战

刘飞 来源:华夏时报 2017-01-03 17:06:12 手机银行动态
刘飞     来源:华夏时报     2017-01-03 17:06:12

核心提示

  “近日拿到日本私募基金Whiz和日本旅游地图出版商昭文社的2亿投资是2016年最给力的成绩单。”钱方好近创始人兼CEO李英豪兴奋地说,钱方好近的“智慧商圈”2015年从内地出发,在2016年迅速占领香港市场之后,2017年将打开日本市场。

  李英豪的另一个身份是微信支付、支付宝、银联以及正在接洽的4家商业银行在内的移动支付商户平台供应商。

  “给用户多一个选择,给商户想要的解决方案。”尽管李英豪一直坚称合作没有倾斜任何一方,但从业务拓展范围来看,在钱方好近合作伙伴中,微信显然走在了前面,钱方已经成为微信支付内地和香港最大商户合作伙伴,并即将在2017年把微信支付铺设到日本市场。

  正如互金观察人士江南愤青在《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是非正面竞争》中所称,支付最终比拼的不是技术,而是应用场景。“因为有了淘宝,支付宝走到了第一,商品特性更产生支付基础。”江南愤青认为,原来微信的社交基金支付场景少,但微信开放生态圈之后,可以把人类的“衣食住行”各类行为都涵盖在内。

  以钱方好近为例,在过去与微信支付合作的近2年时间,好近处理了将近1.5亿笔微信支付的交易,服务超过4000万消费者,一路见证微信支付从0到1的奇迹!

  在即将到来的2017年,李英豪可以预见的是,线下商业会因为支付这个入口全面拥抱移动互联网,让商户和消费者在移动支付2.0时代完全连接。更多的互联网创新会在线下商业出现,全面解放26万亿的线下市场。

  而在当下,除了现金,占据线下市场支付的还有另一方面巨头——银联,在全面推广NFC技术的闪付“收效甚微”之后,2015年的双12银联正式发布银联二维码支付标准,并宣布正式启用。

  这能否打破移动支付的双寡头市场格局,引领移动支付2017年进入三国杀时代?

  凶猛的微信,支付宝急了

  然而在用户渐进培养成熟的移动支付市场下,市场份额却在“暗流涌动”拨动着各方神经。

  如同微信没有包袱地成为移动社交的王者一样,微信支付没有包袱地成为移动支付最活跃的标杆。

  “互联网女皇”Mary Meeker在《2016年互联网趋势报告》中称,2016年有31%的微信支付较2015年上升了16%,月度交易次数超过50次,是支付宝的5倍。

  易观国际的数据印证了Mary Meeker的结论。从市场份额来看,一年时间支付宝市场份额下降超过10%,从74.92%降低到63.41%,而微信支付和手Q支付(财付通)的份额则已经翻倍,从11.43%升至23.03%。

  这样的改变,让支付宝很着急。频频在支付宝钱包里植入社交基因,然而与“懂用户”的腾讯相比,“懂生意”的阿里系并没有将社交理解到位。

  2016年春节的“集五福”,支付宝实现了收割用户之间的关系数据,但却招致更多没有集齐五福用户的集体吐槽。11月推出“圈子”功能,但首发的圈子“白领日记、校园日记”引发了巨大的社会争议,最后马云、彭蕾不得不出面道歉,并整改关停了这一功能。

  急刹车之后,支付宝继续在寻找正确打开社交的新姿势,上线的支付宝AR实景红包,则是新的探索。

  与BAT地位不匹配的是百度钱包的江湖,作为百度金融业务的代表产品之一,截至2016年9月底,百度钱包激活账户数达到9000万,同比增长99%。但已被支付宝、微信甩了不下“几条街”,其在自生态的闭环里增长可圈可点,但在线下商户布局上甚至落后于京东钱包,后者已在“白条”消费场景生态下接入了近500家商户。

  这一年,新晋移动支付江湖的还有位于互联网第三极的新美大,传闻以13亿高价收购钱袋宝之后,终于完成了“支付+场景”的完整生态,不再受制于人。

  在互联网之外,移动支付已成为各方“门派”争夺的市场,如实体零售代表万达的“快钱”;电信运行商代表翼支付、移动手机钱包;小微商户的拓展代表拉卡拉等,尽管这些已经在其生态内形成了一股“小漩涡”,但尚没有形成一股移动支付“洪流”。

  银联、银行更急了

  就在微信支付和支付宝两家互联网支付巨头在支付市场博弈赛中,POS机正日渐被边缘搁置,商铺的扫码枪加速攻克着运营多年的银联线下版图。

  被打得一头雾水的银联早在2015年的双12就携手各大商业银行吹起了反击的号角,推出了“挥卡即付”的云闪付功能,ApplePay、三星Pay、华为Pay、小米Pay先后上线组成了一级矩阵,吹响了银联反扑线下市场的号角。但从即将过去的2016年移动支付市场来看,这并没能让银联得到救赎,一个无法回避的现实是,目前支持它新支付手段的POS机较少,没有了场景,有再多的商业银行卡支持也是徒劳的。

  如果说江南愤青的“支付最终比拼的应用场景”的理论还是适用于互联网支付公司间的PK,互联网金融千人会秘书长易欢欢看好二维码技术更揭示了银联2016年反击挫败的根本原因。

  易欢欢在2015年12月13日环球时代举办的《新经济形势下金融创新的变革与机遇》活动现场这样对笔者说,二维码支付的模式非常简单和便捷,可以一口气铺设至全国范围,形成了一个垄断问题,对比银联云闪付,中间存在手机厂商、运营商,利益链条非常长,推广要打通链条上的每个环节。

  这样的预判在2016年得到了验证,易观报告数据显示,第三方移动支付行业上半年整体交易规模13.48万亿元,支付宝、财付通两家支付大佬的市场份额占比87.5%。

  而用户的接受程度、技术与硬件的成熟度,共同倒逼了央行、银联、银行,自上而下共同重新审视二维码支付,扫码支付也开始得到监管机构的正式认可,并有商业银行迫不及待地试水扫码付产品。

  2016年 7月26日,央行结算司下发文件给中国支付清算协会、中国银联,对条码支付监管原则及要求发布了告知函;8月初,支付清算协会发布《条码支付业务规范(征求意见稿)》,意味着扫码支付正式得到监管机构的“书面”认可。

  早在2016年7月中旬,工行推出了扫码付产品,建行、民生、兴业银行也纷纷推出扫码付产品。2016年的双12,银联的反击升级宣布银联二维码支付标准正式启用。

  李英豪认为,银行和银联的结盟,后者基于卡组织的四方模式,后台账户仍基于银行卡账户,而这一资产、大数据可以说是决胜关键,如果基于财务进行创新,这样就有可能挑战成功。

  相反支付机构可以选择通过银联、央行的跨行清算系统等再转接到银行,也可以选择直连在银行完成支付,有第三方支付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在线支付接近90%采取银行与第三方直联,甚至不少第三方支付自己搭建了系统。

  在上述模式中,商业银行仍是资金的划转方、托管方,作为商业机构可以赚取手续费,也是既得利益者。但探究其中,在“大数据”的当下,对发卡行而言,消费者在哪里扫码、花了多少钱买了什么,商业银行并不掌握,所以银行业急了。

  支付出新规,网联来监管

  而不透明的数据背后不仅意味着商业银行征信数据的缺失,也存在着监管的缺失。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支付清算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鹞认为,现有的支付机构通过在银行多头开户实现跨行清算的模式,造成了多头开发、重复建设,资源浪费、开发和管理难度大,以及部分支付机构系统安全性及风控管理水平参差不齐,且缺乏配套的风险保障措施,已经有支付机构因经营不善发生系统性风险或破产倒闭,累及银行,对金融稳定产生了不利影响;同时封闭性的清算模式,游离于监管部门的有效监管之外,已经产生监管死角。

  由此由各方参与自主共建的网联平台建设方案诞生,“统一接入、公平公正、共有共享”。新方案否定了此前计划由支付宝和财付通主导建设的思路,网联平台的股东上限是50家,募股机构在40家左右;股权结构方面,除了央行和协会,其余股东的股份份额最高不会超过10%,以防止网联平台被大型支付机构垄断。

  “此言指向明显,但网联的出台,对两家支付巨头的市场份额应该不会有直接影响,因为他们的业务是不会变的。”北京第三方支付公司高管表示,只是下游对接的银行渠道可能会出现变化,这个主要针对的是通道成本,还有支付订单的处理速度会有一些影响。

  谈及通道成本,早在2016年3月微信支付就开启了提现收费模式,一时间,争议不断,银行方是因其不严谨的公告成为“替罪羊”,用户更是自嘲“猪养大被宰”。

  最后马化腾两会期间出面真诚地讲出了一个月超3亿成本,用户给予了谅解,且微信已经为这个覆盖6亿的客户端的人群打造了“衣食住行”各类行为的钱包出口。

  有了探路者,支付宝在半年之后开启提现收费就少了些争议,多了些“巧妙”的免费提现路径和玩法。但无疑还是冲击了支付宝的转账业务,而银行“大佬们”纷纷表示,在网上银行进行转账,不收费。

  除此,网络支付也开启了限额时代。尽管每年20万的账户支付额度并不是互联网支付的“终结者”,有着选择通过银行卡快捷支付和余额宝支付的方式消费和转账的更多方式,但对大部分用户来说,受的都是微不足道的“轻伤”。

  但真正受伤害的是第三方支付机构本身。在“让支付的归支付,清算的归清算”的监管思路下,支付机构回归普通小型支付通道,因此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巨头银行搞全牌照布局,拿牌照拿到手软,但实质的业务始终不见“声响”。

  天价牌照收购,移动支付出海

  这一年的发改委和央行还联合发布了关于完善银行卡刷卡手续费定价机制的通知,借贷分离的时代正式到来。

  而这压缩了整个收单市场的利润,使得许多第三方支付更加急迫地进行转型,大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拥有较强的盈利能力,产品线丰富,选择上升做金融,而小的第三方支付机构,过于依赖支付本身带来的盈利抽成,太过单一的业务服务,不得不下沉做巨头不愿意做的细化服务,或依靠于巨头之下做聚合支付。

  这也从另一方面催化了支付牌照的买卖市场,整个2016年,美团、恒大、小米等各个行业的巨头都进行了支付牌照收购。

  被誉为这一年比房价涨得还凶的正是支付牌照,在央行收紧牌照的监管下,对于想要进军支付领域的公司而言,只能通过收购原持牌公司这一途径,从而带动支付牌照交易活动,而因违规被撤销牌照的企业已达4家,目前市场上还有266个牌照。

  从国内市场来看,中国支付产业正在度过快速成长期,进入应用成熟期。央行数据显示,2016年前三季度移动支付业务和交易金额分别为56.15 亿笔、52.13 万亿元;61.37 亿笔、29.32 万亿元;66.29 亿笔、35.33 万亿元。

  而随着世界经济及货币全球化的趋势,中国的移动支付向着国际板块扩张,2015年11月,微信支付将向境外商户全面开放,蚂蚁金服更是早在2014年10月成立之初就将移动支付和国际化业务作为两大重点业务方向。

  起步较早的支付宝的海外市场已经“全球开花”,从“印度支付宝”到“泰国支付宝”,支付宝从中国已蔓延至印度、泰国、韩国,韩政府也向蚂蚁金服参股银行K-Bank颁发牌照。其“未来10年用户量增至20亿,60%来自海外”的愿景正逐步明朗。

  微信也加速了在海外市场的布局。日前,微信支付与新西兰最大的电信公司之一Vodafone展开合作。而在刚刚结束的2017年微信公开课上,澳洲最大的微信支付境外服务商也设立了自己的展台。

  站在移动支付出海的风口,聚合支付服务商的钱方好近也加入到国际化之路。“以微信跨境支付为撬动开启前期合作点,下一步可能会联手LINE,将国内与微信支付合作的好近商圈模式输出到日本,这也正是引起Whiz关注的原因所在。”李英豪称,Whiz敏锐地察觉到日本将迎来一场支付及消费形态升级的浪潮,但整个市场尚需一个杠杆。而钱方好近的“智慧商圈”很可能将成为这个撬动的杠杆。

  “钱方的优势是信息不对称,有着社交支付的基因,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实现‘世界互联网工厂’的梦想。”李英豪称,第一步会先服务于赴日旅游的中国游客,继而会延伸服务日本本土市民,这也是钱方香港正在打磨的模式,接下来还可能是钱方印尼、钱方英国、钱方韩国、钱方台湾等,在这个80后的创业人梦想规划中,正清晰地源源不断地将中国的互联网技术输出到世界各地。

责任编辑:王薏群

收藏

为你推荐

收藏成功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