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院何德旭:银行的重点风险环节与应对

专题库
何德旭 来源:《中国金融》 2019-01-08 08:27:48 银行风险风控 银行动态

核心提示强化对银行部门的风险防控,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是未来一段时间保持金融体系稳定的客观要求

  我国金融体系仍以银行为主导,银行部门的风险关系到金融体系的系统性风险。过去10年,我国银行业经历了一个蓬勃发展的时期,资产规模增速远远超过了经济增长速度,并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银行业。但是,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后,我国金融体系的风险日益显性化,银行部门的风险亦逐步暴露。目前,我国银行体系整体运行平稳,没有系统性风险,但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过程中的诸多风险可能尚未全面地反映到银行体系之中,银行部门的风险防控仍然任重道远。

  银行业整体不存在系统性风险

  我国银行业已成为全球第一大银行业,资产占GDP比重高于主要经济体。2017年末,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本外币资产总额为252万亿元,同比增长8.7%。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末,银行业总资产规模进一步扩大至264万亿元。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我国银行业在2016年底超越欧洲成为全球最大规模银行业。中国银行业资产规模大约是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倍,这一指标亦高于欧洲、美国和日本。

  我国银行业整体稳健,不存在系统性风险。整体看,在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金融去杠杆等政策实施以及银行业务结构调整的背景下,我国银行业成为全球最为稳健的银行业之一,不存在系统性风险。一是资本较为充足。2018年第三季度末,商业银行(不含外国银行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8%,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33%,为国际领先水平。二是减值准备较为充足。商业银行贷款损失拨备覆盖率为180.73%,亦是较为稳健的水平。三是信贷资产质量整体较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2.03万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87%,比第二季度末仅小幅上升0.01个百分点。四是流动性水平稳健。商业银行流动性比例为52.94%,人民币超额备付金率1.89%,整体没有重大的流动性问题。

  我国银行体系存在的三个重大风险环节

  银行部门目前不存在系统性风险,但是面临较为显著的风险环节,且风险呈现加速累积的状态,主要体现为以下三个方面。

  银行业资产负债表内风险

  一是信用风险暴露导致的不良贷款问题。比如,2018年第三季度末,我国不良贷款规模为2.03万亿元,而关注类贷款余额高达3.5万亿元,同时还需要考虑银行机构不良贷款和关注类贷款统计是否充分及其潜在的影响。

  二是过剩产能产业的大型企业资产负债表风险转移至银行资产负债表的风险。“三去一降一补”政策的实施使得产能过剩行业的资产负债表风险大大降低,但是,政策的边际效率正在明显下降,产能过剩行业的资产负债表风险有重新显现的趋势。

  三是高风险资产的加速配置和主动负债盛行带来的风险。在经济下行过程中,资产收益率持续下降,银行资产负债匹配面临新难题,即“资产荒”,银行很难获得此前收益率高、风险较低的资产,从而被迫转向收益率较高的房地产市场以及风险更高的资产类别。2015年以来,风险权重相对更高的债券投资、股权投资和其他投资成为了流动的资产配置方式,贷款在银行资金运用中的比重则相应降低。银行部门资金运用中,贷款比重已经从2014年底的近85%下降至2017年底的约70%,资产配置高风险化是表内风险重要的体现。

  银行资产负债表外的风险

  银行资产负债表外的风险主要表现为银行机构与其他金融机构的关联性风险,即影子银行体系的风险。我国影子银行与商业银行的关联性十分密切,很多从事的是商业银行被政策限制的信用业务,即商业银行的“影子”业务,形成非传统信贷体系。国内影子银行很大程度上是“银行的影子”。

  国内影子银行并非不受监管,但是,由于分业监管与混业经营存在制度性错配,很多影子银行机构从中进行监管套利。国内影子银行在分业和机构监管范畴内基本没有实质性的监管空白,但是,从整个金融体系来看,国内影子银行又存在诸多的风险环节和监管规避。很多影子银行业务通过大资管行业进行,2017年底大资管行业(未剔除交叉)规模超过120万亿元。

  2018年4月份以来,随着资产管理新规以及监管配套细则出台,资产管理行业统一、功能监管框架基本形成,但是,在统一监管强化过程中,流动性风险和偿付风险将可能更加显著;同时,此前的表外业务可能会通过“创新”迂回进行,形成新的表外风险。

  潜在的流动性风险

  银行资产负债结构的调整使其对短期融资市场依赖程度大大提升。隔夜拆借规模已从2015年2月的1.34万亿元飙升至2016年8月份的9.44万亿元。2016年8月份后,金融管理部门推动金融去杠杆并取得了积极进展,2017年中期隔夜拆借月度规模下降至6万亿元左右,但是,2018年第一季度后又飙升至10万亿元左右。尽管金融管理部门不断完善流动性管理,使得收益率持续小幅下行,保持了流动性相对稳定,但是,整个市场流动性的脆弱性逐渐凸显,流动性风险及其潜在的系统性冲击不容忽视。

  化解银行体系风险的政策建议

  虽然,我国银行业整体稳健发展,不存在系统性风险,但是,由于银行体系存在较为显著的表内、表外风险和潜在的流动性风险,强化对银行部门的风险防控,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是未来一段时间保持金融体系稳定的客观要求。

  首先,注重功能监管,防范分业监管与混业经营的制度性错配。监管当局应强化监管协调和功能监管,重点把控分业监管和机构监管与银行机构混业经营趋势存在矛盾的监管难题,继续实施结构性去杠杆,依托资产管理新规,重点防范影子银行风险,注重实施跨产品、跨机构、跨市场协调的监管,对发挥同一金融功能的不同金融机构所开展的类似业务与金融活动进行统一的监管,有效治理监管空白、监管漏洞和监管套利。

  其次,注重市场机制建设,构建多层次、广覆盖、有差异的银行机构体系。一是改变增加银行机构数量就能完善银行机构体系的思维,注重培育银行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发展主体明确、治理良好、竞争充分、差异发展的银行机构体系。二是深化国有商业银行的改革发展,政府需要实现从管资产到管资本的转变,避免过度以行政手段来指导银行的资金运用和资源配置。三是深化开发性、政策性银行机构改革,注重政策性金融机构发挥弥补市场失灵功能,限制其发展商业性金融业务。四是推进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大力发展民营银行,给予民营银行更多的市场地位,注重引导银行机构差异化发展,避免形成同质化的银行机构体系。五是强化银行部门的审慎监管,继续完善宏观审慎评估政策(MPA),强化对资本金与杠杆率、定价机制的监管。

  再次,注重系统性风险防范,主动防控重要风险环节。一是继续完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构建基于系统性风险的应对机制,统筹好宏观政策调控、货币政策和金融稳定的内在关联性,保持政策的针对性和稳定性,继续保持结构性去杠杆的定力。二是强化对重要市场特别是银行间市场的流动性把控。三是重点防范银行部门资产负债错配、期限错配和影子银行可能引发的金融风险,强化对影子银行风险传染机制的研究,主动切断风险传染的内在机制。

  最后,注重市场机制建设,理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在过去几年的发展中,政策性金融资产的膨胀过于迅猛,这其中一个潜在的问题就是政府与市场的边界问题。应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充分发挥金融市场的服务功能,实现政府与市场、金融体系与实体经济的良性互动。■(本文是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十三五’时期我国的金融安全战略研究”(15AJY017)和国家电网公司科技项目“金融经济与公司经营发展关系仿真技术研究”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何德旭 郑联盛‘作者分别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方杰

收藏

  • 最新
  • 最热

    点击加载

      点击加载

      我要评论
      普通评论
      游客

      登录后参与评论

      为你推荐

        暂无相关推荐
        网络维护通知 财源源二维码
        合作媒体

        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 | 和讯银行 | 新浪理财 | 凤凰理财 | 腾讯网 | MSN理财 | 网易科技 | 中华财会网 | 第一财经网 | 北京商报网 | 和讯科技 | 财新网 | 中国网理财 | 金融界银行 | 光明网经济 | 东方财富网 | 经济观察网 | 中国经营网 | 赛迪网 | 新华信息化 | 中关村商城 | 同花顺金融服务网 | 环球网财经 | 投资时报 | 钛媒体 | 中国金融新闻网 | 新华网财经 | 人民网金融频道 | 中文互联网数据研究资讯中心 | 中金在线 | 外汇 | 品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