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币,疯子的权谋

专题库
来源:虎嗅网 2018-03-08 09:23:20 石油币 金融江湖

核心提示石油币值不值得投资,你知,我知,天下皆知,恐怕只有马杜罗自己,还没那么清楚罢了。

石油币,疯子的权谋

  虎嗅注:委内瑞拉2月20日开售的法定虚拟货币石油币,不仅刺激了币圈的神经,也刺激了全球产油国。有人因为「首个被政府承认、背书的虚拟货币」兴奋莫名,有人已做好了投身其中的准备。在私募阶段,每个石油币价格等于一桶原油,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公开表示,石油币预售额已达到7亿美元以上,前景无比乐观。

  然而,委内瑞拉是谁?一个腰缠万桶油的巨富,还是在泥坑里打滚儿的无赖角色?文章将带你认识你没那么熟悉的委内瑞拉,以及它的首个法定虚拟数字货币——“石油币”。

  多数中国人对南美的印象停留在巴西和阿根廷,至于委内瑞拉,能不假思索确认它在非洲还是南美、南美北部还是南美南部的中国人,可能并不多。

  不过,这个面积不大的国家在国际舞台上还挺有声音的。不仅因为其具备南美第一、世界第二,能与沙特一战的石油储量,也因为其兼具政绩与争议,在国内外影响巨大的已故前总统查韦斯,更因为该国逾千亿美元的外债几无偿还希望。

  这些看似互相矛盾的信息构筑了一个事实:假如这世界上有一个穷得叮当响的任性国家借了巨额外债还相信自己能还清,那这个国家一定是委内瑞拉。

  那么,世界上第一个法定虚拟货币出现在该国,大概也并不奇怪了。

  看我能有多任性

  2月20日隆重登场的虚拟货币“石油币”,绝不是委内瑞拉现任总统马杜罗的第一次任性。

  政治强人查韦斯在2013年去世后,权势和魅力都不及前任的马杜罗在“钦定”和“胜选”两重加持下继任总统并担当至今。然而,如果只是能力不行,马杜罗或许不至落得“疯子”“白痴”的称号。

  查韦斯死后不到2年,国际油价遭遇了超乎腰斩的下跌,直到今天也只能在2014年的“腰部”左右晃荡。不幸的是,作为唯一的支柱产业,石油收入占委内瑞拉全部出口收入的80%强;当油价暴跌,经济状况可想而知。

  2015年,委内瑞拉GDP倒减5.7%,2016年更是高达8%。大萧条带来了严重的货币贬值,其2016年通货膨胀率接近500%,生活水平从“人均收入1.9万美元的南美首富国家”跌落至“想吃死老鼠而不得”。

  比这不咋地的时运更不咋地的,是马杜罗的内政、外交水平。

  在经济危机中,马杜罗宛如投身战争,毫不犹豫启动紧急状态,祭出限量供给、政府定价等一系列昏招,破坏本来宁静的市场秩序,导致通胀愈演愈烈。放着不合理的经济结构不管,马杜罗把所有锅都甩给了“反动势力颠覆”。面对反对党时,他心中不存法律,钱没收、人拘留是家常便饭,由此引发的各种街头暴动,每每导致数十平民死于非命。

  以“查韦斯之子”自居的他,根本无法像查韦斯般招人民喜欢。2017年的民调中,80%的委内瑞拉受访者对其不满,导致马杜罗几无可能像查韦斯般无争议连任。

  即便如此,马杜罗仍然效仿查韦斯的强人政治,一边竭力说服人民“只要给我更多权力,一切问题迎刃而解”,一边悍然启动制宪议会,试图赋予总统更多权力。显然他没有明白,更大的权力加身,只能让他背更大的锅。

  制宪会议是个悬案。委内瑞拉官方声明,制宪委员会选举相当成功,全国1950万选民中有逾800万人参加了投票,投票率高达41.5%——而反对党则称政府撒谎,并指出投票者最多200来万。制宪目的是扩大总统权力,问题在于,查韦斯时代的宪法中,该国总统权力难道还不够大?

  而制宪引发的连锁反应更是令人哭笑不得。美国马上指责委内瑞拉“迈出走向独裁的一步”,进而扩大了对委内瑞拉的金融制裁;而哥伦比亚、巴拿马、秘鲁、阿根廷、哥斯达黎加等美洲兄弟相继宣布,鉴于委内瑞拉不允许国际观察员入境,他们将拒不承认此次制宪委员会选举的结果。荒唐如是,烂摊子雪上加霜。

  诚然,委内瑞拉原定于今年4月举行大选(如今已推迟至5月),届时马杜罗有可能狼狈下岗。然而,没有马杜罗的委内瑞拉,就那么值得信任么?

  空有一身重油

  委内瑞拉富过,但富裕的表象只是一个陷阱。当石油带来的外汇储备被虚妄的高福利极速耗空,而畸形的产业结构及严重不足的内需远不能支持内生经济的发展时,穷鬼华丽衣衫下的佝偻一览无余。

  委内瑞拉与中国建交较早,双边的贸易往来也早有开展。21世纪初,中国与委内瑞拉合作的诸多基建项目便不乏烂尾之作。这不仅因为委内瑞拉“手里缺钱”(事实上,对于一个石油大国,钱几乎不可能成为工程烂尾的理由),更因为诸多“软实力”问题。

  委内瑞拉政府缺乏成熟国家的基建运作能力,而又倚仗石油资本,好大喜功,常常集中大量项目一起推动。这一弊病不仅让该国的财政赤字居高不下,更严重考验了其管理人才、劳动力、相关物资生产能力及“三通一平”等经济基础。

  事实证明,考验最终难以达标。10年前的各种住房工程如是,10年后的“拉美首条高铁”亦如是。坊间谣传,因为中国承建的委内瑞拉高铁烂尾,中国投入其中的75亿美元贷款陷入泥潭。

  对此传言,我们应当理性看待。好的一面是,上马高铁项目时,委内瑞拉正因高油价春风得意,并未索求中国贷款,工程款由委内瑞拉政府承担;坏的一面是,不唯高铁,该国欠中国的钱,又何止75亿美元……

  不过,在钱这个问题上,我们大可不必为国担忧。事实上,委内瑞拉最大的债权国并非中国,而是美国。两个大国争相把真金白银投入委内瑞拉这个无底泥坑,自然不是为了摆阔,而是看中了比钱更重要的东西——石油。

  文章开头说,委内瑞拉不管欠下多少钱,都相信自己能还清。考虑到其惊人的石油储量,它还真是唯一能做到的国家。然而,为啥委内瑞拉不在石油产业孤注一掷,火速生产,猛赚外汇,还清外债,摆脱包袱,不说做回南美首富,好歹先把经济危机结束了啊?

  答案当然是:做不到,只能慢慢来。

  虽然石油储量堪比沙特,委内瑞拉的石油种类却颇为尴尬。与易开采、易炼化的轻质石油相比,委内瑞拉产油的大头是重质石油(密度大、黏度高)。重油也分一般重和特别重,而委内瑞拉的石油之重,达到了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无法炼化的程度。

  于是造就了一个奇葩局面:委内瑞拉向美国出口重油,同时从美国进口轻油,不然无法满足国内对石油的需求。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入袋还散尽——没有沙特的命,可千万别得沙特的病。

  又给贷款,又帮炼油,美国这样的好伙伴,哪里还有第二家?然而,即便委内瑞拉对美国百般依赖,查韦斯却是人所共知的「反美斗士」,马杜罗更是将美国钦定为委内瑞拉一切灾祸的罪魁祸首。

  面对这样好气又好笑的国家,特朗普压根儿不打算与其一直“玩笑”下去。随着制裁进一步升级,美国无论是停止从委内瑞拉进口重油,还是停止向其出售轻油,都能要了委内瑞拉本就没了一半儿的命。

  而中国即便眼馋这口汪着油的大锅,面对如此任性的老哥,敢不敢接还真是个问题。

  石油不是未来

  石油令人望眼欲穿不假,但中国从未把石油这种关键资源赌在委内瑞拉乃至沙特这种欠正常的国家上。中国最大的石油进口来源,是虽然混乱但至少不天天刷存在感的,位于非洲西南的安哥拉。安哥拉也乐于将中国作为其石油最大买家,这种关系已持续多年。

  如果从长远来看,石油绝非任何国家可永远倚赖之物。2015年油价雪崩之后,历经波折也未能恢复,原因很多;而在这些原因的驱使下,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不排除油价永远站不回昔日高点的可能。

  作为一种公开交易的大宗商品,石油的价格基本由供需决定。电动车、混动车市场的突飞猛进,不断刷新着最保守者对汽车产业的估算。即便人类对石油的需求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迎来拐点,但对其需求增速的放缓,足以构成对油价的持久压制。

  从另一个角度说,石油作为现代社会的命脉资源之一,在不可替代的时代,当然具有“价格走低需求上去,需求上去价格回升”的特点;而今天,对各类替代资源,尤其清洁能源的热衷,早已被许多国家摆上明面。

  2016年年末,奥巴马在任期最后耍了个脾气,动用行政命令禁止了美国大西洋沿岸从缅因州到弗吉尼亚州,以及太平洋沿岸整个阿拉斯加离岸石油的开采。这一禁令在今年1月被特朗普以“凡是前任赞同的,我就反对”的逻辑推翻。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太平洋沿岸,民众对解禁并不感冒,不愿为之付出行动。这自然是因为当地人判断,旅游等“绿色经济”项目,可以带来不输石油开采的收入和就业,而石油开采既没那么环保,还会对绿色经济造成冲击。甚至墨西哥湾沿岸的佛罗里达州,也“为了保护州内资源”而反对解禁,其州长甚至是个共和党人。

  可见,在许多居民乃至地方政府眼里,石油不,至少“不再”那么重要。

  然而,对于这些“需求大国”来说没那么重要的东西,对于“供给大国”则重得要命。甚至,随着油价腰斩,许多国家为了维持收入——贷款总要还吧,工程资金链不能断吧,说好的福利不能落空吧——只能加大力度出产石油。

  只有限产才能保价,而“价格打折我就卖两倍”并非明智之举。然而实际的民生问题放在那里,你跺你也麻。假如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产油国,限产保价当然不在话下。但问题在于,地球不是这样的……

  即便在欧佩克(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内部,号称“不可能的任务”的阿尔及尔协议(关于石油冻产),不仅经历了多年谈判才最终在2016年9月达成共识,且在达成共识后一个月内马上变成一纸空文,而油价再次不负众望地摔了下去。

  多数产油国和沙特、委内瑞拉一样有“慢性病”,经济结构不合理,非依赖石油不可。而OPEC内部虽有同仇敌忾的海合会战友,也有伊朗这种不共戴天的仇敌,难以达成共识也是情理之中。

  何况,OPEC仅占据全球石油出口不到一半的份额,他们之外甚至还有俄罗斯这种同样有“石油病”的怪物。石油冻产协议,从一国共识到OPEC共识有多难,从OPEC共识到全部产油国共识又有多难,应该很容易想象。

  指望油价回升?并非不可能,但从2015年开始,每年都有的“重回100美元”预言,已经被打脸太多次了。即便在今天,与2014相比,回到腰部以上了没?

  那么,回到石油币

  了解这些背景,我们基本可以判断马杜罗推出“首个法定虚拟货币”的用意了——不如参考委内瑞拉的法定现实货币如今什么下场。经济全面崩溃时,马杜罗连续多次(比如2017年三次)大幅度上调法定最低工资,超发的货币只能带来无尽的通胀,上涨的工资也只能沦为废纸。“强势玻利瓦尔”沦为统治者任性胡闹的工具,令人扼腕。

  石油币自然也只能沦为(毋宁说自诞生起就是)马杜罗的统治工具,而且大概也免不了“任性”一番。一方面,马杜罗希望尽速募资,稳定国内局势,为接下来的大选做准备;另一方面,则是希望通过多样的流通手段,既维持委内瑞拉在石油市场的地位,同时尽量绕过可能接踵而至的美国制裁——毕竟,石油交易此前只能用美元结算。

  因此,即便石油币官网上挂着马杜罗开心的笑容,且委内瑞拉官方声称“石油币将是建立更自由、更平衡、更公平的国际金融体系的一种工具”,其背后的衰弱及恐惧,大概也难以掩藏。如果马杜罗在2个月后「不慎」落选,石油币这玩意儿还有什么保证,恐怕不言而喻;即便马杜罗能够连任,看过上文的朋友们,对于这么一位疯子总统,你们觉得这跟没保证有什么区别吗?

  更何况,虽然名叫石油币,白皮书中却明确表示,石油币不能用来兑换石油,只是与油价挂钩。这一关系具体体现于公式:

  石油币折算价=石油价格×石油币交易所价格×(1-贴现率)

  很多人怀疑贴现率和交易所价格容易被马杜罗操纵。考虑到以太坊(石油币基于此)有智能合约这个保障,对贴现率的操纵倒不是太值得担忧。至于交易所价格,除非马杜罗始终手持绝大多数石油币亲自操盘,问题也不大。

  最值得担心的,反倒是马杜罗不去操盘。上文已经分析过,石油价格在近未来内几乎不会有大幅波动(升不上去且降无可降),那么如果交易所价格也一滩死水的话,石油币可能是个非常不适合“炒”的虚拟币,升值区间十分有限。考虑到石油币创立的“真实用意”,马杜罗将其视作一锤子买卖,募资成功后就撒手不管的几率极高——如果他下台,那就想管也管不了了。

  然而,石油币除了“炒”以外的用途,如在委内瑞拉支付税收、公共服务等,对于外国投资者也等于零。如果有一种虚拟货币能支付中国、美国的税收,那么在国际市场上必然炙手可热,永远不愁无法出手;可惜的是,中、美是主流国家中最旗帜鲜明反对虚拟货币的。

  在官方提供的白皮书里,与石油币用途相关的页面只有区区2页,而且和其他虚拟货币一样略显“假大空”。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关于各路豪杰如何买币,白皮书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从这种“广告词比说明书详尽”的情况看来,马杜罗对于耗尽这个石油大国最后的诚信,很有把握。

  因此,石油币值不值得投资,你知,我知,天下皆知,恐怕只有马杜罗自己,还没那么清楚罢了。

  原标题:石油币,疯子的权谋

责任编辑:王超

收藏

  • 最新
  • 最热

    点击加载

      点击加载

      我要评论
      普通评论
      游客

      登录后参与评论

      为你推荐

        暂无相关推荐
        财源源二维码
        合作媒体

        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 | 和讯银行 | 新浪理财 | 凤凰理财 | 腾讯网 | MSN理财 | 网易科技 | 中华财会网 | 第一财经网 | 北京商报网 | 和讯科技 | 财新网 | 中国网理财 | 金融界银行 | 光明网经济 | 东方财富网 | 经济观察网 | 中国经营网 | 赛迪网 | 新华信息化 | 中关村商城 | 同花顺金融服务网 | 环球网财经 | 投资时报 | 钛媒体 | 中国金融新闻网 | 新华网财经 | 人民网金融频道 | 中文互联网数据研究资讯中心 | 中金在线 | 外汇 | 品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