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金服启动Pre-IPO轮融资 估值超1000亿美元

专题库
陈建国 来源:市界 2018-03-07 17:50:10 蚂蚁金服 金融科技

核心提示蚂蚁金服已经启动Pre-IPO轮融资,融资完成后,市值将超过1000亿美元。

  1990年12月19日,上海外滩浦江饭店孔雀厅一声鸣锣,宣告上海证券交易所诞生,资本市场就此进入中国内地。

  28年间,游走于资本市场的公司几经沉浮、新旧交替。辉煌一时的“老八股”大多阔别历史。但更令人欣慰的是,如万科、格力电器等新生力量正以超乎寻常的增速成长,枝干丰茂。

  如何穿透资本迷雾,探寻上市公司价值?带着这个目标,市界决定在今天和大家见面。作为开端,我们带来了一篇Pre-IPO轮融资消息,这是它上市前夜的曙光。

蚂蚁金服启动Pre-IPO轮融资 估值超1000亿美元

  三月,在资本市场沉寂已久的蚂蚁金服,终于迎来“春天”。

  市界从多个核心信源获知,蚂蚁金服已经启动Pre-IPO轮融资,融资完成后,市值将超过1000亿美元。此前,蚂蚁金服则和阿里联合宣布,二者厘清了纠缠已久的利益让渡问题。

  在此期间,A股和港股市场面向“独角兽”企业的新规萌发,为富士康、小米、蚂蚁金服等企业营造了良好的融资环境。

  种种迹象表明,蚂蚁金服已经进入上市倒计时。但何时上市、在哪上市,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为何时隔两年再启融资?

  蚂蚁金服最近一轮融资,发生在2016年4月。彼时,中投海外、建信信托等公司战略投资蚂蚁金服,估值接近600亿美元,超级独角兽的躯干已经成型。

  B轮融资之后,蚂蚁金服慷慨解囊,大手笔频现。可“缺钱”像是隐疾,不时撩拨它敏感的神经。

  首先是支付宝。2016年8月10日,蚂蚁金服宣布推出“春雨计划”,投入10亿元现金扶持生态伙伴,他们的目标是3年内助力100万开发者,服务1000万中小商户及机构。

  两个月后,支付宝公布“春雨计划”一期成绩单:上线两个月来,支付宝向包括餐饮、快销、医疗、教育等全商业商户让利,超过4000万消费者参与了“随机立减”活动。接下来的11月,“春雨计划”二期开始,蚂蚁金服又投入1亿元。

  赤裸裸的“撒币”行为,拔高营销费用。2017年9月,支付宝启动“天天领红包”,到2017年12月底,砸了近20亿元。

蚂蚁金服启动Pre-IPO轮融资 估值超1000亿美元

  ▲ 蚂蚁金服官网挂出的营销活动。

  “烧钱”之时,经营成本压力隐隐浮现。2016年10月12日起,支付宝宣布对个人用户超出免费额度的提现行为收取0.1%的手续费。支付宝公告称,此举是为了减轻部分成本压力。

  不仅是支付宝,蚂蚁金服旗下的花呗、借呗资金需求也不小。2017年12月1日,现金贷监管政策出台:以信贷资产转让、资产证券化等名义融入的资金应与表内融资合并计算,合并后的融资总额与资本净额的比例必须达标。

  这意味着,蚂蚁金服必须向旗下的小贷公司大幅增资,保持杠杆平衡。他们也的确这样做了:2017年12月18日,蚂蚁金服向两家小贷公司注资82亿元。

  压力之下,蚂蚁金服沉寂近两年,再次将触手伸向资本市场。其Pre-IPO轮融资,或许早已酝酿。2月初,就有外媒曾发布消息称,蚂蚁正在计划新一轮融资,预计筹集约50亿美元。

  巧的是,几乎在外媒报道其新一轮融资动向的同时,支付宝宣布,2月10日起,以“春雨计划”为前身的收钱码升级,三种方式可享受提现免费服务,截止到2021年3月底。

  破解利润困局

  Pre-IPO轮融资完成前,蚂蚁金服解决了最令它头疼的问题:巨额利润让渡阿里巴巴。

  阿里与蚂蚁金服的利润纠葛可以追溯到2011年,或许更早。

  2011年5月,有媒体爆料,2009年6月到2010年8月间,马云将支付宝公司所有权转移到自己控制的子公司。2011年5月12日,阿里的第二大股东雅虎对外发布声明,称支付宝重组时并未获得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和股东批准,直到2011年3月31日,雅虎才获悉有关事宜。一时间,有关马云商业信誉的讨论甚嚣尘上。

  最激烈的争论发生在6月,时任《财新周刊》总编辑胡舒立发文称阿里巴巴有违契约精神——其做法直接导致雅虎和软银失去一块价值巨大的资产,因此股价大跌,遭到股东集体诉讼。财新一文激起千层浪,马云不得不发声了。

  他在美国给胡舒立发去短信,两人争论至凌晨三点。随后,这份短信来往被财新公布出来。如今再翻看这份记录,马云的挣扎可见一斑:“我希望真相公布后再谈论这事,而不是事情未出来前下自己的结论。”

蚂蚁金服启动Pre-IPO轮融资 估值超1000亿美元

  ▲ 胡舒立在2011年6月12日凌晨1时收到马云的短信。

  胡舒立在文中确有提及马云可能遭遇的两难境地:“直接外因在于央行第三方支付的迟疑、含混与欠开放。”这一点在随后召开的媒体会上被证实。

  2011年6月14日,马云在杭州召开媒体沟通会,将支付宝事件摊上桌面。

蚂蚁金服启动Pre-IPO轮融资 估值超1000亿美元

  ▲ 2011年马云在支付宝媒体沟通会现场。图/新浪科技

  在马云的叙述中,他为了支付宝“合规”所作出的努力可以追溯到2009年——阿里巴巴支付3.3亿元将支付宝从Aliplay手中收回。依然不够。想要获得央行颁发的支付牌照,必须全内资,但阿里巴巴的两大股东分别是日本软银和雅虎。

  当时确实有人提出通过“协议控制”的传统方式解决外资问题,但央行态度并不明确,马云不敢冒险,只能出此下策——将支付宝转移,以求全内资。

  媒体会上,马云说,每次董事会讨论进行到“支付宝股权”环节,股东孙正义就会强调自己只剩一分钟来规避讨论。董事会就支付宝股权问题讨论了三年,2009年7月24日纪要出现:授权管理层获取支付牌照。

  2011年7月29日,战火熄灭。阿里巴巴和软银、雅虎就股权转让事件签订协议:支付宝每年向阿里巴巴集团支付知识产权许可费技术服务费,金额为当年税前净利润的49.9%。这一数字在2014年阿里提交给SEC的招股说明书中已经更改为37.5%。

  除此之外,蚂蚁金服还承诺在上市时给予阿里巴巴一次性的现金回报,回报额为支付宝上市时总市值的37.5%。回报额将不低于20亿美且不超过60亿美元。同时招股书中还显示,如果阿里集团根据协议获得了蚂蚁金服的股权,年利润分成和一次性现金付款可以抵消。

  消息人士告诉市界,和所有公司一样,蚂蚁金服内部并不愿意将近四成利润拱手相让给另外一家公司。

  如今,支付宝预估的市值已经超过1000亿美金,不超过60亿美元的现金回报额对于阿里来讲显然不划算。

  在各方推动下,2018年2月1日,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联合宣布,阿里巴巴将通过一家中国子公司入股并获得蚂蚁金服33%的股权。

  这不仅意味着阿里巴巴与蚂蚁金服高达37.5%的税前利润分享协议终止,也意味着蚂蚁金服面临的资本压力可以进一步释放,为上市提供更大估值空间。

  A股港股美股,接谁的橄榄枝?

  解决完历史遗留问题,资本市场对蚂蚁金服的关注点转向了何时上市、在哪上市。

  马云最近一次发声在2017年11月初。他对媒体说:未来十二至十八个月内均不考虑蚂蚁金服分拆上市。至于去哪,中国内地、中国香港、美国纽约均是可能的上市地点。

蚂蚁金服启动Pre-IPO轮融资 估值超1000亿美元

  ▲ 蚂蚁金服展台。@视觉中国

  同样吊人胃口的还有小米。即便还未公布上市计划,小米的上市方案却已经流传出许多版本。此前,业内对于小米的预测徘徊在A股和H股之间,A+H的猜测也不胫而走。对此,小米始终未曾回应。

  人们期待看到这些超级独角兽将走入哪座森林。但目前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为了迎接巨头们的到来,A股和港股两个资本市场都在政策层面做出了一些让步。

  2月28日,澎湃新闻援引消息称:证监会发行部将对生物科技、云计算、人工智能、高端制造这四大新经济领域的拟上市企业中,市值达到一定规模的“独角兽”企业,放宽审批时间和盈利标准。

  消息称,证监会共向三类企业抛出橄榄枝:已经在境外上市的、有战略价值的大型企业;还没有在境内外上市,但已经搭建了VIE结构的,市值在百亿以上的独角兽企业;注册地在境内,但还没有上市的,具备行业发展价值的“四新”企业。

  富士康的火速IPO似乎可以佐证此事——2月1日上报招股书申报稿,2月9日公布招股书申报稿和反馈意见,2月11日二度报送申报稿,2月22日招股书进入“预披露更新”状态。3月8日上会。

  一般企业要走上两三年的流程,富士康仅用时一个月。

  财新的报道则再推一步——第一批入围的CDR名单已经出炉,共八家企业,除了BATJ,还有携程、微博、网易以及香港上市的舜宇光学。

  相比A股,港股市场则更加谨慎。2018年2月23日,港交所公开了新兴及创新产业公司赴港上市的第二轮市场咨询方案。本次咨询将截止到3月23日,若无大幅修改,4月下旬修订后的《上市规则》就将生效。

  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同股不同权”的上市申请方案。2013年,正是港股“同股同权”的底线将阿里巴巴拒之门外。如今,政策松动,符合条件的企业将迎来春天。

  如此看来,其中涉及的每一点让步都像是在编织捕获独角兽的大网。但从此前的种种迹象来看,蚂蚁金服在A股上市可能性更大。

  目前,蚂蚁金服股东名单中,国字头企业不乏少数。其中,全国社保基金最具代表。

  2015年7月,全国社保基金战略入股蚂蚁金服,在当时被称作“大象恋上蚂蚁”,这也是全国社保基金第一次直接投资创新型民营企业。

  两年后,上证报援引消息称,随着蚂蚁金服业绩与估值齐涨,全国社保基金的首单对民企投资已获得超过100%的浮盈。若根据蚂蚁金服1000亿美元估值计算,全国社保基金获得约200%的浮盈。

  这也兑现了蚂蚁金服CEO井贤栋此前的许诺:融资之后,蚂蚁金服会继续加大投入,在扩大对国民服务能力的基础上,通过社保基金入股让国民分享企业发展价值,成为一家真正的“国民企业”。

  无论如何,A股和港股的橄榄枝相继抛出,等待蚂蚁金服的,只是如何抉择。

责任编辑:陈爱

收藏

  • 最新
  • 最热

    点击加载

      点击加载

      我要评论
      普通评论
      游客

      登录后参与评论

      为你推荐

        暂无相关推荐
        财源源二维码
        合作媒体

        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 | 和讯银行 | 新浪理财 | 凤凰理财 | 腾讯网 | MSN理财 | 网易科技 | 中华财会网 | 第一财经网 | 北京商报网 | 和讯科技 | 财新网 | 中国网理财 | 金融界银行 | 光明网经济 | 东方财富网 | 经济观察网 | 中国经营网 | 赛迪网 | 新华信息化 | 中关村商城 | 同花顺金融服务网 | 环球网财经 | 投资时报 | 钛媒体 | 中国金融新闻网 | 新华网财经 | 人民网金融频道 | 中文互联网数据研究资讯中心 | 中金在线 | 外汇 | 品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