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女孩欠现金贷出走 母亲不堪催债压力自杀

专题库
来源:潇湘晨报 2018-01-12 08:47:58 现金贷 金融江湖

核心提示中国银监会2017 年4月曾下文规定: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应依法合规开展业务,确保出借人资金来源合法,禁止欺诈、虚假宣传。严格执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有关规定,不得违法高利放贷及暴力催收。

19岁女孩欠现金贷出走 母亲不堪催债压力自杀

  19岁的女儿欠债后下落不明,妻子不堪压力自尽,所有情绪都压在了55岁的夏明国身上。就在妻子葬礼的当天,先后来了四拨催债的人员。夏明国愤怒了。女儿究竟欠了多少钱?夏明国依然不清楚。1月10日,长沙岳麓区莲花镇金华村。因拿不出钱办丧事,家人和亲友匆忙将49岁的刘丽下葬。

  给19岁的女儿夏双还贷10余万元后,刘丽才发现女儿的债务是个无底洞。面对催收人员天天上门,刘丽不堪压力,于1月8日喝下两瓶农药结束自己的生命。

  让人心寒的是,亲友们刚料理完刘丽的后事,先后有四拨人员上门逼债。1月10日,愤怒的金华村村民控制住这些催收人员,莲花派出所随后出动警力到场处理。

  2017年12月31日,女儿离家出走下落不明,妻子被现金贷逼上绝路,原本幸福的一家三口,如今仅剩下55岁的夏明国。

  悲伤、恐惧、绝望和对女儿的担心,所有的情绪瞬间压在夏明国一人身上。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近乎崩溃。(为保护隐私,夏双一家系化名)

1月10日,长沙莲花镇金华村,第一拨催收人员坐在凳子上,气愤的亲友上前指责。
1月10日,长沙莲花镇金华村,第一拨催收人员坐在凳子上,气愤的亲友上前指责。

  刚办完丧事,两男子驾车上门催收

  10日12点多,一辆湘K牌照的白色SUV驶入金华村,沿途只要见到村民,车内人员会摇下玻璃,面露着微笑,打听夏双的住址。最终,这辆车停在一栋土砖房附近。

  此时,这栋破旧的土屋内,夏明国等数十位亲友正准备吃饭。一个小时前,他们才将刘丽的骨灰安葬好。见有陌生人找女儿,夏明国出门相迎。他很快发现,眼前的两名年轻小伙子是放贷公司派来的催收人员。

  “你们是哪家公司的 ……”妻子的骨灰刚刚入土,催收人员又来上门,夏明国瞬间情绪失控,不停地追问两人的身份。

  一旁的亲友见状也纷纷上前,两男子被围后支支吾吾,一问三不知。从两人开来的车内,夏明国等人找到数份借贷合同,但没有夏双的。

  记者注意到,这些借贷合同分为“借条”和“收条”,上面有借款人的姓名、身份证号码和联系方式,借款理由是“因个人短期消费需要资金”,而出借人也是个人。

  夏明国和亲友们虽然气愤,但都极力克制情绪,拿来凳子让两男子坐下,要求他们联系公司负责人尽快来处理。“带借贷合同来,要弄清女儿到底借了多少本金。”夏明国说。

  在与记者交谈过程中,两男子自称公司名叫“隔壁老张”,位于“湘域国际”,他们是贷后催收人员,第一次到夏双家催收,“她总共借了1.2万元,还剩3000元本金未还”。至于公司向夏双催收多少利息,两男子对此表示“不清楚”。

  在夏明国的多番催促下,其中一名男子不停地给公司打电话,示意相关人员到场 “赎人”。

第三拨催收人员坐在凳子上,正向公司打电话求助。
第三拨催收人员坐在凳子上,正向公司打电话求助。

  男子搭出租车催收,身上还带着刀

  10日下午1点多,距土屋一百米处的岔路口传来动静,一辆准备掉头的出租车被村民拦下。从副驾驶下来一名红衣男子,称专程赶到村上要钱,他催收的对象也是夏双。

  “你认识这两个小伙子吗?”顺着夏明国手指方向,这名红衣男子称“不是一起的”,但对于自己的公司名称,他表示要打电话问一下,“我只知道在‘天佑大厦’ ”。

  “夏双不见了,她的妈妈去世了,你过来一下,他们把我扣了,不放我走 ……”就在红衣男子给公司打电话时,有亲友一把抢过手机并询问:“你们是什么公司?她(夏双)借你们多少本金?”这名备注“王平”的人在电话中回复称:“本金借了2.8万元。”

  “王平”在电话中称,公司名为“嘉翔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持长沙身份证就可以在公司借贷。夏双于去年11月向公司借贷2.8万元,分5个月返还,但对于利息他始终不愿透露,只是回复称:“她家里出事,公司只要求还本金,利息看着给。”

  在交涉过程中,有亲友在红衣男子身上搜出一把弹簧刀。红衣男子解释称,“用来防身的”。随后,这名亲友报警。很快,莲花派出所多名民警到场处理。

  “你赶紧过来吧,带上夏双的借贷合同,把账说清楚,不然我走不成。”红衣男子多次电话要求“王平”到场处理。

  催收人员被带回派出所处理

  10日下午2点多,就在民警问询过程中,一名形迹可疑的黑衣男子被村民揪了出来。他先是反复称“是来村里找人的”,不过很快,他的谎言被识穿。

  “你找谁?”“这人住哪里?”这名黑衣男子无法说出所寻人员信息。见第三拨催收人员被逮住,原本在训斥红衣男子的夏明国迅速转身,上前并揪住黑衣男子的衣领怒斥,“你叫什么名字?”

  见群情激奋,黑衣男子脸色惨白,他承认是借贷公司的贷后催收人员,自称公司名为“白度白汇公司”。他说:“公司联系不上夏双,安排我到村里查看情况,所以没带借贷合同。”黑衣男子致电公司财务人员后称:“夏双借了6000元本金,但不清楚具体要还多少利息。”

  民警还未询问完黑衣男子,现场又引发骚动,原是第四拨人员被逮住。这时,金华村村民们彻底怒了,现场一度陷入混乱。为了避免引发冲突,在场民警向所里请求增派人手。10日下午3点多,另外数名民警赶到现场,迅速将上述四拨催收人员带回派出所调查。

  10日晚上7点,一名钟姓亲友致电记者称,十余台车先后赶到莲花派出所“赎人”,民警也一直在协调处理此事。

  声音:女儿还这么年轻接下来该怎么办

  平时也就一两拨催收人员上门,但在妻子骨灰下葬这天,竟有四拨不同借贷公司的人员轮番上阵催债,夏明国有些无法接受,“这些人不可原谅”。

  女儿自2015年职高毕业后,在美容店工作,收入微薄,什么时候陷入现金贷泥潭,夏明国不得而知。不过,在他的印象中,也就最近半年的事,“去年 7月起,陆续有人上门逼债”。

  一辈子老实本分的庄稼人,夏明国夫妇认为,“欠钱必须还”。夏明国拿出积蓄,出面还了四五万。有时他不在家,妻子背地里找亲友借了六七万拿去还贷。

  “原本家徒四壁,东拼西凑好不容易还了10多万,可这债务就像无底洞一样见不到底。”夏明国叹口气道,“换谁都跨不过这道坎。”

  自女儿于2017年12月31日离家出走后,夏明国无法弄清女儿到底背负多少债务,“恐怕连她本人也说不清”。说到这里,夏明国的嘴唇直颤抖,一时说不出话来,许久才慢慢嘟囔了一句:“女儿还这么年轻,接下来该怎么办?”

  记者查询发现,中国银监会2017 年4月曾下文规定:做好“现金贷”业务活动的清理整顿工作。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应依法合规开展业务,确保出借人资金来源合法,禁止欺诈、虚假宣传。严格执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有关规定,不得违法高利放贷及暴力催收。2017年12月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明确统筹监管,开展对网络小额贷款清理整顿工作。

  (原题为《长沙19岁女孩欠现金贷出走,母亲不堪压力自杀,葬礼当天四拨人上门催债》)

责任编辑:王超

收藏

  • 最新
  • 最热

    点击加载

      点击加载

      我要评论
      普通评论
      游客

      登录后参与评论

      为你推荐

        暂无相关推荐
        合作媒体

        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 | 和讯银行 | 新浪理财 | 凤凰理财 | 腾讯网 | MSN理财 | 第一理财网 | 网易科技 | 中华财会网 | 第一财经网 | 北京商报网 | 和讯科技 | 财新网 | 中国网理财 | 计世网 | 金融界银行 | 光明网经济 | 东方财富网 | 经济观察网 | 中国经营网 | 赛迪网 | 新华信息化 | 中关村商城 | 同花顺金融服务网 | CIO时代网 | 环球网财经 | 投资时报 | 钛媒体 | 中国金融新闻网 | 新华网财经 | 人民网金融频道 | 中文互联网数据研究资讯中心 | 中金在线 | 光芒网 | 大公财经 | 外汇 | 品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