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金十年 九死一生

专题库
王潘 来源:腾讯科技 2017-12-28 13:51:51 互金 金融科技

核心提示新一轮监管已经降临,趣店在整个现金贷行业引发的连锁反应才刚刚开始。

互金十年 九死一生

  2014年5月11日,那天正好是母亲节,华创资本管理合伙人吴海燕飞往香港去参加一个公司的董事会。不过,在首都机场T3航站楼办理完登机手续后,她并没有直接前往安检口,而是在等待一个人。

  没过多久,去外地出差刚刚赶回的罗敏抵达T3,他想约吴海燕聊聊自己在做的校园分期项目趣分期,二人在航站楼找了个咖啡厅坐下,简单交流了一下看法,然后各自离去,从此再也没有下文。

  更早之前,另一位投资人也听说了一个叫罗敏的人在做校园分期,当时正在进行融资,但他并没有直接联系罗敏,而是拿起电话拨给了另一个人。

乐信集团创始人肖文杰
乐信集团创始人肖文杰

  电话另一端的肖文杰听说有人做了和分期乐模式一样的公司,十分惊讶,因为分期乐诞生以来一直很低调,想不到这么快就被人复制了。他连忙问这家公司是什么来头,这位投资人说,他叫罗敏,以前是好乐买的副总裁,肖文杰听后连说了几个“不可能”,因为几天前他还和罗敏还通过电话聊分期乐的业务,更早前罗敏还说过要加盟分期乐。

  一位知情人士向腾讯《深网》透露,当时的肖文杰还正在想着怎么帮罗敏自己做的业务去转型,听说这件事瞬间就懵了,赶紧让他的投资人李黎去帮忙确认,结果很快就证实了。

  肖文杰和罗敏是江西老乡,两人都生于1983年,同一时期在南昌上大学。从2005年SNS创业失败,到拿了鲍岳桥几百万天使打水漂,到后来加盟好乐买,以及离职再创业,这十年来罗敏走的十分艰难。肖文杰尽管之前没有创过业,却在腾讯财付通团队积累了五年经验,并做到产品总监岗位,出来创业是带着一支正规军。

  上述人士说,罗敏表示希望加入肖文杰的团队,肖文杰便将自己的商业计划和盘托出,没想到罗敏转身就做了一家模式相似的公司。

趣店集团创始人罗敏
趣店集团创始人罗敏

  就这样,两个老乡彻底反目,从好友变为对手,上演了一幕“信任”与“背叛”的故事,在全国校园市场展开了两年多殊死搏斗。针对此事,腾讯《深网》近日联系罗敏和肖文杰二人求证,双方均不愿做出任何回应。

  在中国互联网创业历史上,类似的故事屡见不鲜。不过,时至今日,两家公司各自走出了自己的商业模式,不再是直接竞争对手,两家公司也都在美国成功上市,市值均在20亿美元以上,其中趣店(原趣分期)市值更是一度超过110亿美元,但随后在上市两个月内股价跌了近七成。

  无论是主动出击,还是流血上市,自2015年12月宜人贷登陆纽交所,2016年中国金融行业遭遇严苛监管之后,中国金融科技公司终于在2017年迎来大爆发。

  这一年,信而富、众安保险、趣店、和信贷、拍拍贷、简普科技(融360)和乐信等多家金融科技公司先后登陆纽交所、纳斯达克或港交所,金融科技行业在经历了十年苦熬之后,终于迎来了收获期。但在这场资本盛宴背后,创业者们如何走过低谷?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生动故事?

  孤独前行

  2014年夏天,正当罗敏和肖文杰二人还为校园市场打得不可开交时,最早切入校园市场的唐宁已经告诉宜信旗下P2P平台宜人贷CEO方以涵,是时候考虑让宜人贷赴美上市了。

  唐宁最早在2006年创办了专注做早期投资的华创资本,当时IDG资本每年也就投资七八家企业而已,华创的投资数量更是少到四五家,所以唐宁想把投后服务做得更深。华创当时投资了一家主要做大学生就业前职业培训的公司——达内,可以说是这家公司在某种程度上促成了宜信的诞生。

互金十年 九死一生

  华创资本管理合伙人吴海燕告诉腾讯《深网》,达内早期在培训招生和宣传上遇到了一些困难,尤其是对于还没进入工作岗位的学生而言,根本无法承担高昂的培训费用,唐宁当时就想,能不能让学生少交或不交钱,先接受培训,再慢慢还款。

  吴海燕至今还清楚记得当时的学费是16800元,这笔钱对于已经花了家里四年学费,还没找到工作的学生来说,门槛很高。“当时大家就喊了一个口号叫‘T-PET’(达内宠儿),招了一批尖子生做了一个实验班,16800元的课程,只需要先交3000元就能来上课,等学生培训完找到工作后,再分期偿还剩下的学费,这件事在2006年极大地帮助了达内拓展生源。”

  这一方面降低了达内招生门槛,另一方面对达内教学质量也是一个很好的背书,因为找到工作后再还款,也就意味着找不到工作可以继续再培训或者先不用还款。

  唐宁想自己把这个模式做大,但最早没有人相信。据《南方人物周刊》报道,早期招兵买马时,唐宁常常在五道口“桥咖啡”里坐一天,面试不同的人。有的人因为地点偏僻找不到干脆爽约,有的人面对身穿T恤、短裤、拖鞋的唐宁,听他说完要建立中国的信用价值体系就觉得这件事根本不靠谱。

  不过,随着“T-PET”模式效果越来越好,达内在全国开设了二十几个分校,宜信很快也去各个分校服务达内的学生,同样开了二十几个网点。以此为契机,宜信在全国各地建立如铁军般的地推团队,并且逐渐拓展到学生以外更广大的市场,唐宁也从华创资本淡出,全职出来做宜信。

  唐宁是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格莱珉银行创始人尤努斯的“中国信徒”之一,他最初给学生借钱去参加达内的培训,几乎就复制了尤努斯当年在孟加拉给要制作竹椅却没有足够资金购买原材料的贫困妇女借钱的模式。

  1200公里以外的上海,也出现了另一位尤努斯的信徒顾少丰,当尤努斯获得2006年诺贝尔世界和平奖以后,顾少丰受到启发决定放弃此前进展不顺的播客社区,开始尝试在中国推行小额借款模式,这才有了拍拍贷。

  2007年,在上海一家茶馆内,张俊,顾少丰,胡宏辉等几个拍拍贷创始人像往常一样开会,其中只有顾少丰是全职。当时拍拍贷的业务始终没有得到员工和家属认可,公司招来的八九个员工也经常会一次全部走光。这次开会时,之前招的几个员工又全部都走了,仅仅剩下顾少丰的两个亲戚碍于面子没离开,但这些人还要面对发不出工资的窘境。

拍拍贷CEO张俊
拍拍贷CEO张俊

  顾少丰提议所有创始人掏钱回购股份,但并没有得到其他人的热烈响应,毕竟除他之外所有人都已经买房成家,而顾也是在用微软工作期间攒下的积蓄在投入。“他平时从来不喝酒,那天他让服务员去帮他买了一瓶啤酒,一饮而尽,当场嚎啕大哭起来,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这是我决定全职出来创业的很重要的一个触发点。”张俊告诉腾讯《深网》。

  除了员工和外界质疑,就连顾少丰以前在微软的老同事、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韩彦看了也觉得非常不靠谱。“第一,当时没有人在网上借贷款,而且借非常小额的钱,借给了谁你无法感知;第二,顾少丰的形象就是纯IT男,去搞纯金融的事,根本就无法想象;第三,当时没有人做这个行业,很孤独,没有任何的标准和参照。”

  但张俊不想再看着大学同班同学顾少丰一个人苦苦支撑,他2008年从微软出来去微创学习做管理,并在2009年决定全职加入拍拍贷。在离职前,张俊把想法告诉了自己的父母,父亲则告诉他“千万不要犯法”。张俊妻子答应给他三年时间去闯,这期间她养家,要没有做成再另谋出路。

董骏
董骏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在华尔街从事债券交易工作的青年董骏也亲身经历了这场危机,当时他所在机构持有的债权卖出会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大幅压价,每次卖出都会体现出一定规模的账面亏损,工作很难开展。当时很多中国人都纷纷回国,董骏也综合考虑了国内的机会,准备回国创业。

  不幸的是,董骏并没有赶上好时候,他回国创办了一家名为恒信悦华的担保公司,却遇上担保行业出现一批资质不够的公司,放大很多倍杠杆做担保,导致危机爆发,整个行业可谓全军覆没,恒信悦华也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董骏准备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念书,寻找新的机会。

  即便有不少创业者已经入场,但2007年-2012年的金融科技行业,还游走在十分边缘的地带,当时整个北京的星巴克内,人们几乎都在聊微博、团购和移动互联网。

  腾讯《深网》从知情人士处获悉,2011年底的一天,光速中国邀请了一批熟悉的创业者聚餐,其中来了一个人是去哪儿网创始人庄辰超,他与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宓群是中学校友,二人都曾就读于上海的华中师大附中。

  当晚,在场的人讨论了对未来趋势的看法,有哪些好的创业机会,二人都谈到金融搜索平台拥有巨大的机会,庄辰超却透露,他实际上已经在行动了,但是很难找到一个既有金融背景又有互联网背景的复合人才出任CEO。

  最后,他们不得不寻找在海外有相关工作经验的人,庄辰超和宓群共同认识的叶大清成了最佳人选,他曾在美国投资银行Capital one、金融机构美国运通工作过,也在互联网公司AOL美国在线以及美国最大在线支付公司Paypal工作过。

  不久后,曾在银行担任过高管的陆佳彦和曾在酷讯与张一鸣一起做技术工程师的刘曹峰也加入了进来。他们三人做的这家公司叫融360,最早在清华南门附近的小区华清嘉园办公,当时租了一个二居室,叶大清和陆佳彦很少走出小区,这里白天做办公室,晚上又做宿舍。

  2012年初,北京早已进入寒冬,雾霾严重,叶大清当时就带领团队窝在这栋居民楼,等待产品内测。而一年前,他还在美国做职业经理人,享受头等舱、五星级酒店的豪华待遇。

融360联合创始人兼CEO叶大清
融360联合创始人兼CEO叶大清

  创业之后的叶大清变得能吃苦,接地气,生活品质也不再像以前那么讲究。一位叶大清的朋友告诉腾讯《深网》,创业早期,叶大清有一次在小区楼下差点和人打起来,对方看他穿着很朴素,觉得好欺负。朋友得知后调侃他说,看来要给你配保镖了。

  此时的肖文杰有些纠结,他已经在腾讯工作了四五年,职位越来越高,期权越来越多,待遇越来越来好,但这些对他来讲却成为一种负担,因为每一次升职加薪就意味着他离职去创业的机会成本更高。2013年春节过后,他终于下定决心辞职。经历了数月筹备之后,分期乐上线了。

  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分期乐上线以后,真正让肖文杰睡不着觉的并不是公司业务进展缓慢或者是没有机构愿意投资,反而是业务增长速度太快让他很担心。他不清楚增长带来的是什么,一旦是风险,那就失控了。

  对于当时大多数创业者和投资方来说,互联网金融尚未真正展现出爆发的潜质,大家都在摸着石头过河,挫折才是一种常态。

51信用卡创始人孙海涛
51信用卡创始人孙海涛

  2013年,在杭州创业的51信用卡创始人孙海涛因为要融资,便接触了同在杭州的阿里巴巴,却没想到这个决定竟会让自己九死一生。

  一位曾在孙海涛身边工作多年的前资深员工告诉腾讯《深网》,现任阿里云总裁胡晓明当时是阿里小贷负责人,决策主导阿里对51信用卡的投资,双方原本已经就各项细节全部谈妥,就差签字打款这最后一步,但最后以烂尾不了了之。

  “主要原因是当时胡晓明职务变动,被蚂蚁金服并进去了,彭蕾是老大,团队不一样了。”上述前员工说,不投51对阿里来讲只是少了一个小项目,但对51而言却是生死存亡。

  薛蛮子曾是51信用卡的投资人,当时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投资总经理谢世煌觉得有些歉意,找到孙海涛说,要不要他出面去给薛蛮子解释一下,孙海涛回复说“不用了,你给我发个短信把事情说清楚就行了”。

  投资人爽约的案例在中国互联网发展历史上同样是屡见不鲜。这一次爽约让孙海涛受到了巨大的损失,此前51已经找华映资本借了一笔上千万的资金,原本以为阿里这笔投资是“板上钉钉”,投资到位就能够按时给华映还款。但是随着投资告吹,根据51和华映资本签订的协议,一旦51不能按时还款,就需要在公司估值打折的基础上,将欠华映资本的债转换成股份。

  此次风波的另一个连锁效应是,新的投资人对51的质疑度变高,很多人望而却步。“所有人都知道阿里要投你,为什么最后又不投了,是不是公司有什么问题?后来屡次被投资人问起这事,孙海涛只差把谢世煌发的短信展示给他们看了。”

  但是当时的51信用卡还处于亏损阶段,公司发展急需资金,无奈之下,孙海涛只好大幅降低公司估值去完成了一笔融资,可谓损失惨重。

  尽管这些早期创业者们起步时困难重重,但幸运的是,中国互联网金融的第一个春天就要到来了。

  资本进入

  在多年的发展过程中,拍拍贷由于创始人太过技术范,又缺乏金融领域的专家,一直不被投资人看好。好不容易在2012年10月获得红杉资本号称“千万美元级别”的投资,实际上只有三四百万美元。

  直到有一天,投资人突然发现互联网金融市场热起来了,才开始在市场上寻找标的。市场开始变暖最明显的标志来自宜信、余额宝和人人贷。

  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韩彦告诉腾讯《深网》,投资圈在2013年前后就开始流传关于前投资人唐宁创业的几个段子:第一是宜信竟然有上千销售了;第二是唐宁开会举着大旗,挥着旗帜号召下面的销售;第三是宜信完成了巨额融资。

  2013年2月25日,支付宝团队在杭州西溪宾馆举行年度战略会,主要讨论新一年工作目标。通常这种会,马云是不参加的,以至于他出现在现场,所有人都感到惊讶。

  据由曦所著《蚂蚁金服》一书记载,马云在现场讲了小微金服(蚂蚁金服前身)的初心是要打造更加开放透明的金融体系,也让大家不要老想着支付业务。在讲话快结束时,马云话锋一转,说了很多令人不解的话:“你们尽管去做,如果我们做的事情是为了客户利益,如果要坐牢,我去。”

  三个多月后,余额宝正式上线发布。上线第四天,余额宝诞生的新闻便登上了央视新闻联播。大半年后,它已经强大到触碰了商业银行的利益,遭遇几大银行联合围剿。很多从业者如今将余额宝视为金融科技开始崛起的标志性事件。

  几乎与此同时,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读书的董骏遇到了曾在上市公司担任高管的魏伟和时任去哪儿网COO的彭笑玫,三人志趣相投,针对金融创新合写了一篇毕业论文,他们还决定将论文的内容真正落地,并准备在2018年中欧论文封存期五年到期之后拿出来检验。2013年8月,由他们三人创办的P2P平台积木盒子正式上线。

  余额宝诞生半年之后,少数投资人认为,机会真的来了。2014年1月,人人贷获得了一家大公司参投的1.3亿美元融资,打破行业记录。这一下刺激了整个创投圈的敏感神经,投资人开始四处寻找借贷类项目。

  两个月后,光速中国在内部针对点融网、拍拍贷和积木盒子这三个项目之间投谁而纠结,最终韩彦力主投资前同事顾少丰等人创办的拍拍贷。但这一决定让他骑虎难下,即便投资拍拍贷以后一年多,他仍然感受到来自内部的巨大压力,因为点融网当时很快冲到10亿美金估值,而积木盒子当时也发展很快。

  那个曾经连续输了9次的罗敏,也在2014年3月完成了融资。罗敏见了多位投资人,其中不少都有意向要投他。蓝驰创投合伙人朱天宇在今年10月告诉腾讯《深网》,当时他动作最快,提前打了钱到趣分期账上,其他投资人都被自己截胡了。

  就在融资完成这天,罗敏兴高采烈地开着宝马去见他的一个老乡,想拉对方入伙,并且许诺高额股权,没想到直接被对方拒绝,因为他这位老乡自己也要创办一家名为期待乐的校园分期网站。

  后来他这位名叫邹东亮的老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虽然趣分期、分期乐分别拿到1亿美金融资,但是这个市场足够大,我们拼的执行力和团队作战能力。创业是一场持久战,有梦想、有情怀的人总是会看到明天的太阳。”但遗憾的是,梦想和情怀并不等于成功,如今期待乐早已淡出人们的视线,连微信公众号都被封禁了。

  从这一天起,校园分期业务变成了肖文杰和罗敏这两个江西人的天下。两家领头羊对打,各自都提高了市场份额,其他对手则越来越弱小。

  2014年,分期乐开始与京东合作,在京东的分销体系内,分期乐增长特别快,瞬间做到单月数亿元交易额的规模。一位投资人士告诉《深网》,2015年初,分期乐进行融资时,京东也想投,但是内部节奏一直很慢,刘强东眼见这一轮要来不及了,亲自出面约肖文杰在香港见了一面,听完觉得很靠谱,当即催促投资部尽快完成投资。

  当2015年3月这笔投资宣布后,最紧张的成了蚂蚁金服,如果京东系投资公司拿下校园贷市场,那么蚂蚁金服后续势必会很被动,所以即使“占坑”也要先有一个。五个月后,趣分期宣布获得蚂蚁金服领投的2亿美元融资。

  而51信用卡创始人孙海涛有个性,说话直爽,不会绕弯子,曾经因为得罪了顺为资本一位副总裁,不再对拿到顺为的投资抱任何希望,直到后来51信用卡B轮领投方GGV纪源资本帮忙直接对接了雷军。

  2015年初的一天,雷军在亮马桥外交办公大楼8层的顺为资本办公室坐着,等待创业者挨个来和自己谈融资,那场面堪比排队面试。早到的创业者,只好先在楼下星巴克坐着等。这天到场的金融领域创业者就包括孙海涛以及口碑网创始人、挖财董事长李治国等。

  据后来顺为资本方面反馈,孙海涛是当天唯一一个在会上就被雷军判断要投的。除了GGV纪源资本、雷军的小米和顺为资本,51信用卡这一轮融资还引入了京东金融。

  资本纷纷入场加持,行业一片欣欣向荣,很多从业者开始用“金融科技”的叫法来代替“互联网金融”,但乐极生悲,行业过快无序发展很快导致一系列弊端出现,金融科技的寒冬即将到来。

  寒冬来临

  张俊在2009年全职加入拍拍贷时,整个公司还没有收入,当时网站流量又很小,无法通过接百度或谷歌联盟的广告赚到钱,他们讨论了很多方法,最终认定向用户收费才是唯一可行的道路。

  收费模式一推出,用户的谩骂之声就铺天盖地而来,拍拍贷团队只能顶住压力坚持。他们很快发现有部分用户开始接受这种模式,公司终于有了收入,能看到有资金进账,但是依然入不敷出,越亏越多。

  张俊告诉腾讯《深网》,公司眼看就要交不起房租,最后决定从还算高大上的浦东汤臣中心搬到火车站附近的一栋廉价的毛坯民房里。公司没钱招本科生,于是只能去招专科生。

  创办积木盒子的董骏,也因为曾在华尔街工作时出过错而变得小心谨慎。当年他在华尔街从事的债券交易规模很大,但由于价格不透明,双方基本上要靠协商决定,只要一个很小的计算错误,就可能给公司带来巨额损失。

  董骏告诉腾讯《深网》,有一次,他将某债券的差价定错了,原本会造成很大的损失,但交易的另一方后来也认定当时定的这个价格不合理,没有硬要那一笔差价,这才让董骏很幸运地逃过一劫。从此之后,董骏变得更加小心谨慎。

  事实上,早期这批互联网金融创业者都有着很强的危机意识,但一个新兴行业成长过程中的阵痛,最终是他们无法避免、必须去经历的。

  2015年初积木担保方河北融投事件的爆发,便让董骏有些猝不及防。虽然积木盒子与河北融投合作的项目并未出现违约,但河北融投整体负面舆论,导致积木盒子也受到影响,尤其在舆论眼中,当时的积木盒子已经是风雨飘摇,公关团队不得不去各家媒体拜访以说明情况。

  当董骏在忙着给后院”灭火”时,罗敏和肖文杰却正在上演前所未有的对决。一个背靠京东,一个背靠蚂蚁金服,罗敏做到180个城市,肖文杰就要做到260个城市,罗敏马上又决定要做到300城市。不过,两个人的风格又完全不同,罗敏求快,他想在全国校园占领先机,肖文杰求可控,他想通过稳扎稳打赢得终局。

  两家公司为抢占地盘,不仅在校园内上演撕对方传单的大戏,还不惜通过挖人去搅乱对方的团队,这已经严重影响了两家公司开展业务。一位曾参与过这场大战的人士告诉腾讯《深网》,肖文杰和罗敏两人还曾为此私下达成协议,从此不再互相挖人,才让局面稍微缓和了一些。但这并不意味着战火就因此停歇,双方仍然针尖对麦芒。

  一位投资圈人士则对腾讯《深网》透露,有一次肖文杰和好友聊起竞争对手罗敏,对方无意间说起自己最近看不到罗敏微信朋友圈发了什么,但是还能微信聊天,肖文杰现场打开微信,发现自己也看不到,这才得知原来他们都被罗敏屏蔽了。

  而根据投资人周亚辉的描述,分期乐则在2015年将趣分期的商标抢注了,罗敏到2016年才发现,最终不得不在2016年下半年开发布会宣布改名“趣店”。

  当2015年8月拿到蚂蚁金服投资,双方大战正酣的时候,趣分期准备拆除VIE,然后回归A股曲线上市,连壳公司都找好了,罗敏计划将趣分期装入A股公司达意隆。

互金十年 九死一生

  但2015年12月,中国金融领域爆发了e租宝事件,90万投资者利益受损,社会影响极为恶劣。

  事件爆发后,中国互联网金融强监管时代来临。趣分期刚拆完VIE,就撞到了监管的“枪口”上,证监会宣布暂停所有类金融企业A股借壳上市审批。

  强监管不仅仅针对上市,还针对正在开展的业务。对罗敏而言,有些学费终究要交。因为一味寻求快速扩张,在招聘过程中,趣分期大量录用刚毕业没有工作经验的学生作为催收专员,导致实际操作过程中,很多催收专员采取了十分极端的措施。2016年3月,校园贷暴力催收事件频发,学生跳楼事件屡屡见诸报端,而趣分期也成了被举报最多的平台之一。

  一位学生家长当时向腾讯《深网》发来他收到的短信截图,其内容显示:“你儿子的趣分期账单已经归为恶意账单,我们将向校方施压,并扣押毕业证,包括在你儿子学校和合同登记地,大量张贴其大字报逼迫还款。”

  3个月后,就在罗敏宣布“趣分期”更名“趣店”那天,他接到监管部门电话,要求趣分期在规定时间内停止校园贷业务。无奈之下,罗敏只好借助股东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APP导流,再向用户发放贷款。

  监管收紧,孙海涛的51信用卡业务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但他却在2015年夏天遭遇了核心团队的“众叛亲离”。孙海涛与当时的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因理念差异而选择拆伙,后者带领着公司部分团队出走。原本跟着孙海涛创业的部分合伙人、前同事,还有公司前台,行政负责人甚至包括扫地阿姨都跟着去了总裁的新公司。

  “就连他的大学同班同学都准备辞职加盟那家新公司,孙海涛最后打了半小时电话才将那个人挽留下来。”一位51信用卡资深员工告诉腾讯《深网》。

  绝处逢生

  肖文杰的分期乐自成立以来一直都是稳中求进,长期具有不错的口碑,但有一件事,让他们持续挨了一个月的骂。2014年下半年,分期乐业务增长太快,公司已经没有更多资金去持续供货,很多用户下单后,分期乐不能发货,客服电话被打爆,那段时间客服只要接电话都事先做好了被骂的准备,很多用户甚至以为这是一家诈骗网站。

  成立一年多,他们在资金来源方面经历过太多的痛。创业初期,肖文杰曾找到一位创业做P2P的前同事,对方给他提供300万资金,年化利率高达24%,但他只能咬牙接下来,因为前方正在大战,他等着靠这笔钱去“买弹药”。

  2014年6月,肖文杰团队决定再做一家理财平台为分期乐提供资金来源,这就是桔子理财。从这件事起,他们与银行等主流资金渠道建立了更好的合作,保证后方弹药充足。2016年,分期乐升级为乐信集团,旗下业务除了分期乐和桔子理财,还加入了鼎盛资产,当时肖文杰告诉腾讯《深网》,乐信集团已经全面实现盈利。

  2012年下半年,拍拍贷已接近盈亏平衡,最终获得了红杉资本的投资,这笔融资对拍拍贷不仅仅是资金上的帮助,更多的是对团队士气的提升,有红杉资本作为背书,公司出去招人也变得更容易了。

  但2014年初投资拍拍贷的韩彦,仍然在光速中国内部面临一定的压力。2016年夏天,拍拍贷CEO张俊宣布的一则消息,才让韩彦悬在心中两年多的压力得以缓解。在拍拍贷举办的9周年庆祝活动上,张俊向外界宣布,拍拍贷已实现盈利。这也就意味着,拍拍贷上市有希望了。

  2016年10月27日,在拍拍贷业务能力再上一个大台阶之时,拍拍贷管理层一致决定,是该正式启动IPO了。

  趣店转战支付宝可谓天时、地利、人和。一方面趣店的校园贷业务关闭,急需新的业务替代;另一方面,支付宝也需要拓展更多渠道,为花呗和借呗无法服务到的人群服务;同时,蚂蚁金服本身又是趣店的股东,双方合作各取所需。当时很多借贷平台需要几十元甚至几百元成本才能自己获得一个客户,但支付宝App曾免费为趣店提供客户来源,即便今年新签的合同涨到每个获客10元人民币左右,相比全行业依然是“白菜价”。

  2016年底,依靠支付宝提供的流量,趣店现金贷业务爆发式增长,罗敏已经在筹划趣店上市的事。但当时团队在风控方面还缺乏一位核心高管,罗敏四处找人打听,终于通过一位猎头找到了正在美国Capital One工作的高管粘旻环。

趣店前首席风控官粘旻环
趣店前首席风控官粘旻环

  “Mindy(粘旻环英文名)最早并没有想回国,但是当时那个猎头说了好几次,觉得对方挺诚心的,所以她就简单拟了一份简历,我记得还是纯英文版的,都没有中文,可见的确没怎么上心,只想着应付一下让他们随便看看。不过,当时趣店一位高管看了说非Mindy不可,然后双方就见面聊了一下。最后来来回回两三个月,终于说服Mindy从美国回来加盟趣店。”

  一位曾在粘旻环身边工作的人士说,当时罗敏的确给粘旻环许诺了丰厚的薪水和期权,但最后至少在期权方面并没有兑现,在上市前三四个月还在找借口推脱,直到粘旻环离职也没有拿到,这也是为什么有人指责他不守信。

  腾讯《深网》联系上粘旻环本人,她表示毕竟和罗敏曾有过共事之谊,如今趣店股价也已经跌去六七成,不想在这个时候再去说是非。

  在诸多投资人追问孙海涛为什么51信用卡不能实现爆发式增长之后,这家公司也终于在高管出走后迎来转机。他们在2015年与宜信旗下宜人贷合作,通过宜人贷为部分用户提供信贷服务。还让平台上的用户去申请银行信用卡,当每张信用卡申请完成以后,51大约可以从银行那里获得几十上百元的回报,这是一个变现的开始。

  2015年,宜人贷业务继上一年大幅增长之后继续爆发,宜人贷甚至反过来想要投资51,但孙海涛却有自己的考虑。

  有一次,51开董事会讨论是否自己也做借贷业务,投资人李宏玮和徐炳东认为既然给宜人贷这样的第三方可以做这么好,为什么不考虑自己做,既然可以把用户导出去,也可以把用户留在51的体系里,让借贷方和理财方形成一个完整的生态圈。于是,51开始了两只脚走路,自己做借贷撮合业务,也把流量导给第三方做借贷。

  到了2015年11月公司开董事会,在投资人没有任何预期的情况下,孙海涛宣布公司已经连续几个月实现盈利了。一年后,51信用卡连续宣布获得3.94亿美元融资,公司估值大幅提升。

  “2017年上半年的一天,蚂蚁金服投资副总裁纪纲找到孙海涛,说公司CEO井贤栋让他来联系一下孙,聊聊蚂蚁金服投资51信用卡的可能,没想到孙海涛这个人太直接,又提了几年前与阿里的往事,最后不了了之了。”一位熟悉孙海涛的人士说告诉腾讯《深网》。

  2017年4月,51信用卡成为香港上市公司中彩网通控股的大股东,针对诸多猜测,孙海涛在微信朋友圈回复说:“买了个香港上市公司研究一下。”

  今年10月,董骏的积木拼图集团旗下的积木控股也去香港买了一家上市公司,他们以2.93亿港元收购永骏国际控股73%的股权。今年12月11日,这家港股公司公告称,董事会建议公司拟更名为“积木集团有限公司”,这一举动被外界揣测为积木拼图集团将通过借壳的方式登陆港股。

  一年以前,董骏发现,集团公司已经整体实现盈亏平衡,暂时摆脱了现金流方面的压力,他已经有底气去选择或拒绝任何一笔投资。随后,为做好新旧业务的平衡,这家公司被拆分为积木拼图集团和品钛集团,分别由董骏和魏伟负责,两家公司目前也都实现了盈亏平衡。

  叶大清的融360在C轮融资时最困难,但C轮完成后,其业务模式终于被验证,在2015年下半年开始考虑D轮融资。一位接近交易的人士告诉腾讯《深网》,当时阿里巴巴很想投,说如果投不进的话能不能买其他股东的老股,但是并没有人愿意卖,叶大清也想继续保持独立性,最后拒绝了阿里巴巴,但接受了马云旗下更为独立的云锋基金的投资。

  占领华尔街

  2015年12月18日,纽约狂风呼啸,天气阴冷,但这丝毫挡不住唐宁的好心情,这一天,他又重新回到15年前工作的华尔街,但是身份完全变了,当年是金融机构职员,如今是来这里敲钟的上市公司宜人贷的董事长,这家公司将成为中国首家登陆美国纽交所的P2P。

  当晚,在美国纽约曼哈顿一家豪华酒店的餐厅内,宜人贷举办上市庆功晚宴,一位上台发言的人调侃说宜人贷也许是其他公司的“小白鼠”,其股价表现将直接决定其他金融科技公司来不来美国上市,宜人贷CEO方以涵听到后直接予以反驳。

  “怎么能说我们是小白鼠呢?”方以涵有些生气,“要知道上市这件事不是谁想上就能上,那也要看这家公司的综合实力到没到。”

  不过,坐在方以涵旁边的宜信CEO唐宁反而大笑了起来,一点不愉快也没有,他那天整个人处于非常兴奋的状态,下属都说从来没见他这么高兴过,从不喝酒的他,当晚也端起高脚杯和大家一一碰杯。

  一年半以后的2017年4月28日,信而富成为中国第二家赴美上市的金融科技公司,信而富CEO王征宇在纽交所大厅敲完钟后,搭乘电梯回到七层与中外媒体见面,但他并没有多么高兴,采访中说到投资人投了信而富十几年都没有退出,却没有让他们赚到钱,一度哽咽。

信而富CFO沈筠卿(左二)与信而富CEO王征宇(左三)
信而富CFO沈筠卿(左二)与信而富CEO王征宇(左三)

  在纽交所现场,眼见老板情绪有些低落,信而富的同事们相互鼓励,他们多次提到腾讯、搜狐和唯品会,说这几家公司当年也以很低的市值上市,但后来都实现了很多倍的增长。

  当晚在纽约曼哈顿一家餐厅内,信而富举办上市庆功晚宴, CFO沈筠卿更是没控制住情绪当场哭了出来。他辛辛苦苦一年操盘信而富上市,最后IPO市值竟远低于上一轮融资时的10亿美元估值。“我对不起大家,这当然不是我想接受的价格,公司被贱卖,我比谁都心痛。”

  十几分钟后,王征宇接过话筒,也没控制住情绪,发狠地说了好几个“不容易”以及为什么不容易,他再三强调“要挣钱”,每个字都近乎咬牙切齿地从嘴里挤出。

  “我们做路演面对投资人无穷多的问题挑战时,多么希望背后的数字能够给予更多的支撑,让我们能够站起来腰板挺直点。所有参与过这个过程的人,在过去48小时所经历的痛苦,你们无法想象。打铁得靠自身硬,最终要实力说话,你如果软弱,资本市场就是嗜血的性格,吃你不吐骨头。不挣钱对不起股东,不挣钱对不起我们自己,不挣钱对资本市场没有交代。”

  在上市之前,信而富原定发行价格区间为9.50至11.50美元,上市前两天这一价格依然变化不大,后来IPO临时延缓了一天,最终IPO时发行价直接降至6美元。这意味着信而富市值缩水近半,募资金额也将近减半,这才导致CFO泪洒华尔街。

  如今,距离上市已过去了大半年,王征宇终于可以松一口气。就在11月9日,信而富在发布第三季度财报时披露,预计公司将在今年第四季度实现盈利,从这一天起,其股价连续几天实现了上涨。

  今年趣店上市完成后,罗敏很快飞回北京,在微信朋友圈发了自己回国后吃到的第一碗粉,他说这碗粉胜过过去几周吃过的所有山珍海味。但他知道,舆论针对趣店现金贷业务的质疑并没有因为中间有个周末而停止,于是他没有经过公关部,自作主张去接受了一位资深媒体人的采访,最后“越描越黑”,质疑反而更多,最后不得不放了其他媒体的“鸽子”。

  前面有趣店做“靶子”,之后上市的和信贷、拍拍贷、简普科技(融360)和乐信反而显得更加平稳顺利。但对于那些依赖现金贷才能生存的平台而言,则又是另外一番景象。新一轮监管已经降临,趣店在整个现金贷行业引发的连锁反应才刚刚开始。

  就在趣店上市几天后,该公司一位员工去参加一个行业大会,遇到另一家正要准备IPO的现金贷公司中层,对方以略带责备的口吻说:“你们在前面闹成这样了,让我们后面的公司怎么上?”

  拍拍贷CEO张俊是著名的“麦霸”,经常在微信朋友圈分享自己唱的歌。在拍拍贷向美国SEC递交上市招股书那天晚上,张俊翻唱了一首林俊杰的《可以了》,歌词这样说:“我可以了,真的可以了,走不到的路就算了。”

  真的可以了。毕竟,又有多少人能够像技术男顾少丰和张俊那样,十年磨一剑,最终还能如愿完成在美国敲钟的梦想。

  “中国一万家创业公司,能有一家来敲钟就不错了。”信而富CEO王征宇在纽交所敲钟那天说。

  来源:腾讯科技

  原标题:【深网】互金十年,九死一生

责任编辑:王超

收藏

  • 最新
  • 最热

    点击加载

      点击加载

      我要评论
      普通评论
      游客

      登录后参与评论

      为你推荐

        暂无相关推荐
        合作媒体

        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 | 和讯银行 | 新浪理财 | 凤凰理财 | 腾讯网 | MSN理财 | 第一理财网 | 网易科技 | 中华财会网 | 第一财经网 | 北京商报网 | 和讯科技 | 财新网 | 中国网理财 | 计世网 | 金融界银行 | 光明网经济 | 东方财富网 | 经济观察网 | 中国经营网 | 赛迪网 | 新华信息化 | 中关村商城 | 同花顺金融服务网 | CIO时代网 | 环球网财经 | 投资时报 | 钛媒体 | 中国金融新闻网 | 新华网财经 | 人民网金融频道 | 中文互联网数据研究资讯中心 | 中金在线 | 光芒网 | 大公财经 | 外汇 | 品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