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锐:破解普惠金融严重失衡的根本之道

专题库
张锐 来源:上海证券报 2017-07-17 13:59:46 普惠金融 政策速递

核心提示普惠金融首先必须引导资源的集中化与规模化,建立与健全多元化、广覆盖的供应体系

  我国的普惠金融还远未成长到具备足以覆盖所及空间的能力,而无论互联网公司还是传统金融机构,还在普惠金融领域各自为战,甚至恶意竞争。因此,无论补缺还是强身,普惠金融首先必须引导资源的集中化与规模化,建立与健全多元化、广覆盖的供应体系

  在这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高层强调“要建设普惠金融体系,加强对小微企业、‘三农’和偏远地区的金融服务”。如此明示,既确定了我国普惠金融的性质与发展方向,也寄托着决策层对普惠金融这一全新金融业态的浓浓期望。

  据《中国小微企业调研报告》的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我国中小微企业超过了7000万家,但其中仍有12%难以从银行获取贷款。波士顿公司的全球财富管理数据库的数据显示,我国约有一半以上的人尚未被金融服务体系有效覆盖,特别在农村,有80%的家庭年纯收入低于1.3万人民币,这些家庭缺乏可供选择的投资渠道。如此多的空白地带,足以说明我国当下的普惠金融还远未成长到具备足以覆盖所及空间的能力。特别在广大农村地区,普惠金融所需要的电信基础设施以及金融基础设施还非常薄弱,金融业开展普惠服务的成本还非常高昂,同时,使用移动智能设备还没有成为农民的习惯,致使普惠金融服务的进入也较为困难,由此也造成普惠金融在我国城乡配置与发展的显著失衡。

  供给侧资源的错配是需要修正的一个重要方面。目前来看,普惠金融平台上的产品同质化现象非常严重,很多是偏向提供小额贷款或者作为中介撮合资金供求而已,而个性化服务以及场景功能乏善可陈。不仅如此,普惠金融绝大多数涌向资金供给或者理财端,而典当抵押、保险等服务则大大滞后,普惠金融体系还很不完整。此外,普惠金融往往侧重于交易性或者补贴型服务,而并不关注所受对象造血功能的提升。更为重要的是,无论互联网公司还是传统金融机构,在普惠金融领域都是各自为战,甚至还出现了恶意竞争的苗头,本就失衡的资源还未能形成有效的整合并产生协同效应。

  因此,无论是补缺还是强身,普惠金融首先必须在供给侧增加产品数量与提高产品质量,并建立与健全多元化、广覆盖的供应体系。应当承认,眼下传统金融在互联网基础设施方面已经打下了不错的基础,深耕与拓展普惠金融领域理当具有非常大的潜力可挖,为此,政策的重点应转向鼓励大型银行加快建设小微企业专营机构,并鼓励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和民营银行向基层沉降,建立起各种社区金融服务组织。为鼓励小额贷款公司和典当行的发展,在适当拓展融资渠道的同时,可尝试探索建立风险补偿机制和激励机制。比如强化保险机构的配套服务功能,尝试互助联保、保险基金担保等担保方式,开发出保险机构与银行业金融机构相衔接的产品。另外,还可考虑建立一批以政府出资为主的融资担保机构或基金,或建立重点支持小微企业和农户的再担保机构。

  针对普惠金融行业的粗放型增长,眼下理当旗帜鲜明地引导资源的集中化与规模化,以培植出几家普惠金融的龙头企业,在此基础上增强行业的自我出清功能。与此同时,鼓励与支持开发性政策性银行以批发资金转贷形式与其他银行业金融机构合作,降低小微企业贷款成本;引导保险机构与各类金融机构展开合作,减轻与锁定金融机构与客户的市场风险。通过以上资源的有效整合,强化互联网普惠金融的服务质量与运营效率。

  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手段是拓展普惠金融服务广度和深度的要旨,因此,在推广针对小微企业、高校毕业生、农户、特殊群体以及精准扶贫对象小额贷款的同时,还可以依托自助式动产、权利抵质押登记平台开展动产质押贷款业务,同时引导有条件的金融机构设立无障碍服务网点,完善电子服务渠道,为残疾人和老年人等特殊群体提供无障碍金融服务。在此基础上,新老金融机构与互联网企业应当“走出去”,寻求与国际金融组织的合作,引进国外金融资源,创新性地为国内“弱势”群体提供金融解决方案。

  除了在供给端培育与强化普惠金融的内功外,还应当进一步优化与拓展外部环境的撑托之力。首先,要强化基础设施建设。一方面,倡导与支持传统金融机构持续加大互联网、大数据以及云计算的投入,鼓励IT企业与银行、保险等金融企业共建互联网协作平台,公共财政可采取税费减免、贷款贴息等方式予以策应性激励。另一方面,将改善农村金融支付环境视为重中之重,鼓励银行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面向农村拓展银行卡助农取款服务的广度和深度,支持有关银行机构在乡村布放POS机、自动柜员机等各类机具。为了鼓励农民更多地使用PC以及移动智能终端,政府可以仿照支持家电下乡的优惠政策,实施IT产品与服务下乡的财政贴补政策。

  其次,设法建立健全普惠金融信用信息体系,建议中央银行尽快拿出征信集纳的统一标准与格式,在此基础上,加快建立多层级的小微企业和农民信用档案平台以及征信机构,实现小微企业业主、农户家庭等多维度信用数据的有效采集,同时扩充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接入机构,降低普惠金融服务对象征信成本。另外,要打破数据资源的“信息孤岛”格局,整合碎片化的信息资源,形成统一的信息共享平台,夯实社会征信体系的基础,提升普惠金融的风控能力。

  再次,坚持不懈强化金融监管。一方面,在对互联网金融持续整顿的基础上,形成普惠金融的行业准入标准和从业行为规范,同时研究制定互联网行业数据安全指导意见,建立起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和相关标准体系以及健全普惠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制度体系。另一方面,针对供给侧出台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典当业管理条例、融资担保公司管理条例等法规,尽最大可能控制与降低普惠金融的道德风险。

  (作者系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责任编辑:方杰

收藏

  • 最新
  • 最热

    点击加载

      点击加载

      我要评论
      普通评论
      游客

      登录后参与评论

      为你推荐

        暂无相关推荐
        合作媒体

        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 | 和讯银行 | 新浪理财 | 凤凰理财 | 腾讯网 | MSN理财 | 第一理财网 | 网易科技 | 中华财会网 | 第一财经网 | 北京商报网 | 和讯科技 | 财新网 | 中国网理财 | 计世网 | 金融界银行 | 光明网经济 | 东方财富网 | 经济观察网 | 中国经营网 | 赛迪网 | 新华信息化 | 中关村商城 | 同花顺金融服务网 | CIO时代网 | 环球网财经 | 投资时报 | 钛媒体 | 中国金融新闻网 | 新华网财经 | 人民网金融频道 | 中文互联网数据研究资讯中心 | 中金在线 | 光芒网 | 大公财经 | 外汇 | 品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