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的颠与覆:真实还原贾跃亭造车的逆行之路

专题库
刘利平 棱镜 来源:腾讯财经 2017-01-12 11:52:23 乐视颠与覆 金融江湖

核心提示乐视网和它背后的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视控股)曾是过去多年中国资本市场追捧的宠儿,而如今,这家立志于颠覆多数互联网巨头的公司正在遭遇资金困境。

  

乐视的颠与覆:真实还原贾跃亭造车的逆行之路

  乐视,这家立志于颠覆多数互联网巨头的公司正遭遇资金困境。过去三个月中,腾讯财经专访了包括乐视控股董事长贾跃亭、乐视致新总裁梁军在内的近20位人士,获取了这家中国最具争议公司背后鲜活的人和故事,还原风波中的乐视和导致其巨大资金危机的造车之路。

  乐视网和它背后的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视控股)曾是过去多年中国资本市场追捧的宠儿,而如今,这家立志于颠覆多数互联网巨头的公司正在遭遇资金困境。但他们背后的权威掌舵者贾跃亭正努力证明,他比多数的投资者更了解未来市场。

  在过去几年,贾跃亭热衷于使用一些先知及革命者惯用的词句,阐述未来某个趋势,他认为他与乐视控股正在创造一个前所未有的商业新模式和新生态。2017年1月4日,贾跃亭在赌城拉斯维加斯登台演讲,他投资的美国智能电动车初创企业Faraday Future(后简称“FF”)召开了一场风光无限的首款量产电动车发布会,虽然前景尚难以捉摸。

  近日,贾跃亭接受了腾讯财经的专访,这是一场近100分钟的对话,他为自己的疯狂梦想辩护,他告诉腾讯财经自己可以“扼住命运的喉咙”。在访谈中,他说他投资的电动车FF91连特斯拉都无法超越;他说乐视有机会因为汽车生态成为比苹果公司更伟大的企业。

  他向腾讯财经独家透露了“FF91”销售价格估计会在200万元以内——这是他首次对外明确这辆车的大致价格,他认为相同配置下,FF的价格将优于竞争对手;他也直接回应了乐视的资金困境,他认为再获得100亿资金就能保证“FF91”大规模量产——这是他首次披露神秘的乐视资金账本中最危险的一页;他反思了乐视扩张的步伐与管理弊病,并视之为“比资金问题更严重的风险”。

  贾跃亭并没有打算“认错”,即使此前有很多的质疑直击他那毫无约束的野心。乐视的投资人和一些高管认为在汽车战略上贾跃亭犯了一些错误,但他坚定地回应说,关于“造车”的所有决策没有一项是值得后悔的。

  乐视控股起家于能够独家购买多数影视版权,并以此向其他同行分发,在过去的五、六年中,它从一家视频网站,发展到影业、体育、超级电视、手机,以及耗资庞大的汽车业务,仅上市公司乐视网总市值就一度超过1500亿元。乐视网的实际业务能否撑起如此之高的市值饱受争议,但公允地说,乐视旗下的手机、电视、体育等业务极具竞争力,然而,频繁密集的发布会、天马行空的口号让这家公司极具争议,它也时常被质疑是一家通过特殊关系与业务投机而膨胀起来的公司。

  过去三个月中,腾讯财经深入专访了乐视控股董事长兼CEO贾跃亭,掌舵上市公司乐视网最优质资产的乐视致新总裁梁军、FF公司高级副总裁Nick Sampson、美国北拉斯维加斯市长John Lee,我们还寻访了乐视控股数位投资人、乐视供应商、FF多位在职高管、离职高管等近20位熟悉乐视的人士,我们也让乐视最直接的同行、汽车行业内的从业人士、行业专家给我们的报道提供参考,以试图还原风波中的乐视和导致其巨大资金危机的造车故事。

乐视的颠与覆:真实还原贾跃亭造车的逆行之路

  北京时间2017年1月4日上午,FF发布了首款量产车FF91

  FF91:一场事先张扬、必须成功的发布会

  如果你去过北京中关村220米的创业大街,肯定熟悉那儿年轻“梦想家”们的标准形象:纯色调的圆领T恤或帽衫,深色牛仔裤,油腻凌乱的头发,一副与年龄极不相称的面孔。哦,对了,他们正在谈论的不外乎这些词汇:颠覆、重新定义、创新、融资。

  在美国西海岸边的望洋别墅里,43岁的中国互联网“另类”翘楚贾跃亭是同样的疯狂“梦想家”,他比那些年轻人更擅长创造一些专属于自己的拗口词汇。只是,有一点不同:他极尽所能、利用可掌控的巨额财富,让那些梦想摸得着了。

  北京时间2017年1月4日上午,在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一间狭长而拥挤的白色篷房里,FF按照其主要投资人贾跃亭在去年十月份宣告的那般,如期发布了首款量产电动车“FF91”,在中文官网中,这部汽车被描述为“新物种”。

  为了筹备FF这场发布会,贾跃亭和他的中国团队在2016年12月上旬即已搬进了自己在洛杉矶的的房子,这是一座开窗可以望见太平洋的奢华别墅,有些员工已经在此待上了好几个月,即使此时乐视控股正在遭遇严重的资金困境。

  2016年12月中旬,贾跃亭出现在一场FF全员参加的会议上,他动情地激励台下员工们他们正在做的事情一定能成功,希望大家团结一起共度难关。他承诺自己在未来的几年会花更多的时间留在美国,来深度参与FF项目。贾跃亭还表示若资金继续恶化将出售自己的资产。他慷慨地给现场的员工们承诺将提高薪资并赠予股票,一些幸运的职员们当即获得了提高20%的薪水。

  贾跃亭也警示一些职员不要“吃奶骂娘”。腾讯财经了解到,在此之前,他还建议开除了一位声名响亮的高管。

  那确实是一段狼狈的时间。就在1月3日召开发布会的前半个月。腾讯财经提前获得的消息确认:FF两位重要高管Marco Mattiacci和Joerg Sommer已“临阵”离职,前者是FF美国团队的二号人物,负责全球市场品牌及营销,而后者刚刚加入FF仅三个月,此前任大众汽车美国分公司副总裁,加入FF后担任产品与发展副总裁。Marco Mattiacci的离职原因可能是因FF资金困境,使得其一些品牌项目无法推进;也有乐视内部人士称他的离职是因为贾跃亭认为其工作不力。

  与贾跃亭的对话中,腾讯财经能感受到他对获得这场“赌局”胜利的决心与愿意承担的风险。当腾讯财经追问,时至今日,如果有机会在造车一事的各项决策上反悔三次,哪些决策,他会重新调整,他的回答是:“针对汽车本身(的决策),我觉得是没有一件是值得后悔的。”

  一个应该认同的状况是,贾跃亭时常表现出对金钱的不在意,这位疯狂“梦想家”鲜少去计较产品的利润与一个项目可能获得的个人利益回报,他似乎更在意的是做成功一件事情的宏大愿景。

  在贾跃亭和他所掌舵的乐视控股集团钟情于使用一个英语词组来表露自己的决心:All in。这是一种在无限额的牌局或锦标赛中的常见战术,但它是一种危险的战术,要么一蹴而就,要么一败涂地。

乐视的颠与覆:真实还原贾跃亭造车的逆行之路

  FF发布会现场,贾跃亭在英文演讲中,高喊:“Dream On and All In”。

  贾跃亭曾讲述一个感性的故事来解释对于投资汽车业务的动机:在乐视投资汽车立项会上,他指着窗外的雾霾告诉那些试图劝阻他的董事会成员,让他们相信未来乐视制造的电动汽车能够满大街跑。“两个原因,一个是雾霾,另一个是产业百年变革的机遇,就是足够伟大的一件事儿”。

  但是,他告诉腾讯财经,始自2013年,包括他自己在内的一个“不超过5个人”的小团队就已开始调研汽车行业,“大家根本不知道、很少有人知道我们已经做了将近一年的汽车调研和考察。”

  主营电视机业务的乐视致新公司总裁梁军告诉腾讯财经,在决定立项前的那段时间内,乐视高管团队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聚在一起的场合,去讨论这个话题,当然,多数时候他们都在努力说服自己的老板忘记这个疯狂的梦想,“我们吃饭的时候、开会的时候,老贾都很兴奋,我们都觉得这事咱们别干了,但是他很兴奋。”

  按照贾跃亭的说法,最终的决策在2013年11月份落定,一项野心勃勃的庞大计划自此展开。

  在这个决策的前一个月,贾跃亭和他的乐视网是春风得意的。一项收购花儿影视的预案让乐视网在复牌后连续出现三个涨停,股价从31.84元蹿升至42.37元。贾跃亭一个礼拜即账面浮盈39亿元,个人持股市值超过143亿,成为创业板首富。

  但是,当贾跃亭甚至还来不及在汽车业务上花出去第一笔钱时,他和乐视都被卷入了一场危机。在整个2014年的整个春天和夏天,他都不得不在香港、美国和欧洲度过,“2014年也是我们风波最大的一年”,“2014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遭遇了无数的挫折,但又是弹指一挥间。”,这一段时间内,乐视网亦不得不频繁地停牌以度过“传言危机”。

  当这一年的秋天快结束时,坏运气似乎终于过去了。

  贾跃亭说自己的2014年都没闲着,在回到北京后的10天内,他迫不及待地抛出了“SEE计划”项目,这也是后来的乐视汽车业务。“那个期间我整整在美国呆了4个月,从战略方向到策略、到组织,全部把体系搭建完成了,所以到2014年底回国,这边就开始全面来发展。”

  在2014年的下半年和2015年的上半年,贾跃亭和他掌舵的乐视度过了无数的高光时刻。这一年时间内,中国A股经历了疯狂的上涨与疯狂的暴跌。乐视网股价一度达到179元,市值超过1526亿元,超过当时全球最大的房地产企业万科近100亿元。

乐视的颠与覆:真实还原贾跃亭造车的逆行之路

  而贾跃亭亦通过持续减持,成功套现了近百亿元资金。但贾跃亭似乎对这些巨额资金并不感兴趣,他随后即承诺以大股东身份将减持的全部股票所得借于公司,且借款期限不低于60个月,同时免收利息。

  在两年中,超过150亿元资金被押注到这场“超级梦想”,贾跃亭几乎布局了传统厂商需要花费数十年才能完成的布局,“汽车王国”开始显山露水。

  这些布局以美国FF和中国乐视超级汽车两大项目为主,再加上投资电动汽车公司Atieva(已更名为Lucid Motors),以及其他一系列上下游产业链投资,这些构成了乐视的“汽车生态”。他们包括高端、中端和低端电动汽车生产制造、电动汽车分时租赁、汽车电商、充电桩生产、充电桩运营和互联网出行平台。

  在两年后,贾跃亭似乎始料未及,这场烧钱游戏会突然变得凶险,以至于将整个乐视都拖到悬崖边缘。虽然资金紧张这种状况对于贾跃亭和他创立的乐视而言,从来不是一件新鲜事,但这一次有些不同。

  在2016年9月份,在并无利空消息的情况下,乐视网股价持续向下,在2016年11月2日放量大跌7.49%。一群人拉起了催款横幅站在乐视位于北京朝阳公园边上的总部,他们是乐视手机业务的上游供应商,控诉自己的款项没有得到及时支付。

  贾跃亭随后前所未见地在一封内部信中进行了反思。“一方面乐视汽车前期投入巨大,陆续花掉100多亿的自有资金;另一方面是公司的融资能力不强,方式单一、资本结构不合理,外部融资规模难以满足快速放大的资金需求”。

  他告诉腾讯财经,其实主要是三件事情让乐视的资金如此紧张。“第一个是我们的汽车战略,第二个是易到我们也投了很多的资金,第三个是手机”。他补充说“易到也是我们非常坚定的一件事儿,但是如果不投易到,的确我们的汽车工厂可能速度会更快,的确是投易到给我们汽车的整体战略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乐视的颠与覆:真实还原贾跃亭造车的逆行之路

  根据公开数据整理乐视造车资金总体缺口和短期缺口情况

  没有人能从贾跃亭口中获得那份真实的账本:乐视正在遭遇多大的资金缺口?

  过去的两个月,乐视不得不玩着“打地鼠”的游戏,他们临时调动资金,去堵住一个个冒出头的窟窿。乐视体育因一笔3000万美元预付款未能及时支付一度被威胁将被掐断转播信号、乐视手机因5174万元欠款未支付而被告上法庭。

  2016年12月6日,乐视网股价当日大跌7.85%,报收35.8元每股。这是一个潜在的危险信号,如果任由股价继续下跌,贾跃亭及其家族质押的巨量股权可能将遭遇被平仓风险。

  显然,对于贾跃亭和那些焦虑的乐视投资者、A股散户们,正在陷入资金链困境、旗下上市公司股价持续下跌的乐视控股,这是一场不得不开、且必须成功完成的发布会。

  当国内质疑舆论洪水般涌出时,贾跃亭从乐视抽调了庞大的团队,他们离开北京飞赴美国洛杉矶FF总部,去打一场不得不赢的战争。

  All in: 一场疯狂的全球造车故事

  “FF91”在CES上的耀眼表现,或许能为贾跃亭在投资者面前增添更多的说服力。

  “一定会迈过去这个坎的,我们是在创造价值,真正地在创造未来,资金总是希望能寻找到优秀的公司。”在与腾讯财经的对话中,贾跃亭仍自信满满。

  “特斯拉2018年绝不可能生产出超越(FF91)的产品。”坐在我们面前的贾跃亭眼神坚定,几乎不假思索,“实事求是、毫无夸张地说,几乎90%的人,或者说能给我反馈的人中99%,表示非常震撼、非常出乎意料”。他告诉我们FF91的发布震撼了与会的投资者。

  0-60英里加速2.39秒、电池容量130千瓦时、续航里程700公里、3D激光雷达、智能后视系统、VPA可变电驱动底盘结构,如果这是一辆量产车确实能够实现的参数或技术,那么,它在整个汽车领域都将一骑绝尘。

  曾效力特斯拉,现今任FF高级副总裁的Nick Sampson掌控着发布会的节奏,他在重金属音乐与热情观众们的欢呼声中邀请贾跃亭上台。如同摇滚明星一样,贾用过去几个月努力学习的英语做了一场鼓舞士气的演讲,“越大的磨难才是越好的锤炼,我愿意把我生命的全部交给我的梦想,Dream On and All In ”。

  在CES的会场上,作为FF的最主要投资者,贾跃亭成功地吸引了数量不少的美国极客们的关注。

  “8年前,手机和互联网相连的时候,出现了最伟大的苹果公司;4年前,电视和互联网相连的时候,出现了最颠覆性的产品——乐视电视;未来一两年,我们坚信汽车会和互联网相连,而汽车和互联网相连接的时候,会诞生出更伟大的企业。”

  显然,贾跃亭述及的这家“更伟大的企业”是指自己作为最主要投资者的FF,或者更为庞大的那个正在造车的乐视控股。两年时间内,FF使用贾跃亭提供的巨额投资为公司招募了超过1400人的人才储备,这是一群由特斯拉、宝马、奥迪、法拉利、Space X、谷歌等汽车和科技行业前职员所组成的梦想团队。

  但是,让贾跃亭尤其自信的似乎是他所投资的FF天然具备的互联网基因,他极尽所能的希望外界知晓,这部有志于改变行业版图的量产车的不同:看吧!它其实是一部高速移动的乐视生态展览车。

乐视的颠与覆:真实还原贾跃亭造车的逆行之路

  “汽车是个智能终端,这是最基本的判断。或者说汽车未来会不会成为互联网终端,在这方面,我们考察比较多。紧接着就是假如我们的判断是正确的,就是4大趋势的判断:电动化、智能化、互联网化和共享化。”贾跃亭说,这也是他投资汽车的大思路。

  对于刚刚发布的FF91,他毫不掩饰自己的自豪,“先不说别的,就说动力系统,这几个核心指标。第一是电池包的总能量定多少?第二个是我们的续驶里程目标多少?第三是我们整个电机的总功率是多少?第四,百公里提速的指标多少?两个参数,两个配置和两个性能指标,我估计连三分之二或者是80%他们都觉得不可能。第一,是没必要,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第二是不可能实现。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仅是实现,而且还实现得更好。这和思维有关,一个是能力,一个是思维,因为思维是会影响你的能力的。”

  贾跃亭说他和他的公司要追求的是极限科技,并非亦步亦趋的模仿创新,他认为一辆车百公里加速时间在3秒以下,代表的就是对极限的追求,即便这个指数对大多数人而言或许没有实用意义。他会瞪大眼睛询问腾讯财经在试乘FF91急速转弯的体验,仿佛希望大家和他一样兴奋。那是一种类似过山车式的体验,加速、急停、突然启动、急速并道,突然的失重感会让你心跳加速,甚至脑袋眩晕。当得知腾讯财经在试驾中并未展示急速转弯这一项时,贾跃亭举起右手,模仿急速转弯驾驶的情形,并招呼周围的工作人员,强调“急速转弯这一项,一定要展示给来宾”。

  贾跃亭拥有强大到足以说服人的逻辑,他擅于为你描述一个充满诱惑的想象空间,但在汽车这件事上,这一切的前提是FF91的规模量产化。而这场发布会后留待解答问题的关键疑问在于,这究竟是一款量产车样车,抑或只是一款工程车,它究竟能否在生产线上以合适的成本,进行大批量生产,并交付用户。

  以及,如何继续获得巨量资金,才能造出数以万计革命性的汽车,毕竟汽车制造十分复杂,从设计到采购上万种零部件和系统,步骤繁琐。

  对于FF91能够实现量产,贾跃亭不容置疑“量产!当然是量产!”,他嘲讽那些质疑者“还不够专业”,“从产品定义到研发到工程都已经全部封闭,已经差不多可以进入生产阶段,从模具到零部件到各种各样元器件、定型都已经达到90%以上,这是量产非常重要的一个标志”。

  工厂是发布量产车的必要条件。对于造车工厂是否能够顺利推进,FF动力工程副总裁 Peter Savagian似乎抱以乐观,他告诉腾讯财经,“今年我们要赶工,去年我们也在赶工。对于我们这样的公司,每年都在赶工。我不担心工厂的进展,我们有很多支持者,比如YT Jia(指贾跃亭), 他有很多资源。我们还有一些不像YT那么站在前台的投资人,他们也给我们很多支持”。

乐视的颠与覆:真实还原贾跃亭造车的逆行之路

  FF是乐视生态在汽车业务上投资的最主要部分,也是耗资最为庞大的部分。在距离美国拉斯维加斯向西25英里的一块荒郊旷野上,地处北拉斯维加斯市, FF计划总投资10亿美元在这里建立一座汽车生产工厂。

  但是,时间却已不多,这家工厂过去几个月传出延后了对供应商的付款,并被质疑已停工。在位于洛杉矶的研发总部,FF全球制造副总裁Dag Reckhorn告诉一群来自中国的记者,“大家不用担心,是的,时间已经非常紧了,但是我们之所以承诺2018年内交付FF91,一定是准备了成熟的方案”,他说,“我们现在正在研究一种聪明的方法,当然正式的计划要等完全确定之后才能公布。大概在几周之后就会有消息了。”

  北拉斯维加斯市市长JohnLee自始至终力挺FF。在面对FF融资困难的质疑时,John告诉腾讯财经,大多负面都是媒体炒作,“当一个人有10亿美元时,他的想法不是别人所能揣度的。当谈到生意时,你是应该听毫无从商经验的记者的,还是一个拥有亿元资产的成功企业家的呢?”在从政之前,John Lee有过经商的经历,将一家水管公司慢慢做大为当地一流的物业公司。“我和YT都不缺钱,我们都是在为梦想奋斗。”

  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内,FF一直希望外界用不一样的思维来理解他们正在进行的造车实验,比如,让贾跃亭自豪的“可变平台架构”( VPA:Variable PlatformArchitecture),这是量产的关键技术之一。这一架构的核心理念是模块化,将电动车最重要的电池组以模块化的思维进行研发打造,可以根据车型的尺寸、大小不同而增添或减少电池模块,以最快的速度在这一可变平台上打造多种车型。

  想象一下,不管是一辆全尺寸的SUV车型,还是一辆小型轿车,都出自于一条生产线,对汽车制造商来说,这非常有利于节省成本和提高利润率。

  然而,对于电动车制造领域来说,目前这仍然是一个应用空白。就拿特斯拉来说,最有可能实现可变电驱动驱动底盘技术的是轿跑车型Model S和经济车型Model 3,但在Model 3未量产交付之前,VPA可变电驱动驱动底盘也并未实际应用。

  一位电动车公司高管、汽车行业资深人士认为关键要看VPA在具体应用中能否真正实现底盘制造成本的下降。

  “其实我相信他们未来也会做,只是他们当时还没有意识到这种VPA对整个产品战略的重要性,或者是当时他们还没有掌握这方面的技术能力吧!”贾跃亭说。

  对于在技术上能否量产,上述高管向腾讯财经提出了质疑:“为什么不公布电池包、汽车净重这些具体指数呢?”他分析,FF91如果真的能够量产,电池重量就要达1吨,整车要达到3吨,以保持这些已公布的性能指能够实现,“我如果是贾跃亭,从发布到量产期间,我一定会做减法以便能够以合适的成本提供性能更稳定的产品,我觉得他还是低估了汽车产业供应链管理的难度。”

  在预想的FF市场销售上,贾跃亭计划采取一种与乐视手机与电视一致的获利模式,他告诉腾讯财经,这部量产车销售价格估计会在200万元以内——他的意思是这辆车的价格不贵。“因为我们颠覆价格,我们不希望有那么高的毛利,但是我们的汽车不会采取烧钱的办法,还是低毛利,不依托硬件上赚太多的钱,而是依靠以后源源不断的服务,甚至是易到的共享运营再来获取收益。”

  无论如何,这场总计90分钟的发布会取得了不错的直接成绩。36个小时后,FF在官方Twitter里披露的一份数据称:中美两国预约总量达到64124台。当然,谁都不确定这个数据意味着什么,有些人发现这个数字代表的是FF91被全球用户拉进购物单的数量,而不是真实完成并支付订金的预约订单。特斯拉在预售的时候,预订用户就是指已经付了订金的用户。

  尽管FF不愿意向我们披露具体多少用户支付了订金,但的确有一些潜在购买者对FF91充满热情。在FF1月3日发布会后的几天中,这家公司位于拉斯维加斯市会展中心南馆的展示厅总是人潮涌动,一位美国极客沮丧地告诉腾讯财经,不管什么时候想来一睹FF91,它的身旁总是排起长龙。而和其它车场展示的概念车不同的是,这辆FF91仍蒙着神秘的面纱,不让外人近身参观。

  一位投资者告诉腾讯财经,包括他在内的近10名投资者在短暂地试乘后,每人都当场购买了一辆属于自己的FF91,FF给出的友情价格是105万元,两位从上海乘坐私人飞机飞赴拉斯维加斯的年轻人,也爽快地全款购买了一辆。

  100亿关卡:“打地鼠”和找钱去

  “99.9%的人(不看好),那么未来的一件事,需要那么大资金的一件事儿,现有的业务都给放弃一些,然后确保它(汽车业务)能活下来。”贾跃亭说。

  1月6日,一位FF的员工告诉腾讯财经,在FF发布首款量产车结束后的内部庆功会上,一大群西方面孔与一小撮东方面孔拥抱在一起,他们一些人激动地哭泣。当然,哭泣的原因也可能是他太过想念中国菜肴,他为了支持FF91的亮相已在此苦熬半年多。

  贾跃亭没有出现在这场庆功会上,“因为他正忙于约见投资者”。“在汽车业务上,再有100亿我们就可以保证来投产”,贾跃亭告诉腾讯财经。

  资金,贾跃亭无法回避的问题。

  过去三年中,曾有人怀疑他失踪,当他最近一次主动披露资金困境后,立刻有人传言他已前往香港避开风险。

  在过去两年,贾跃亭为这场“超级梦想秀”押注了太多筹码。为了打造汽车生态,贾跃亭几乎把自己的全部股份予以质押,他的亲属亦抛售了手中的乐视股票,将所得资金以无息贷款方式借给了贾跃亭,涌入的投资者提供了数十亿元现金,总计逾150亿元资金被投入到这份出手即数亿元的烧钱游戏中。

  在美国市场,除巨额投资FF外,早在2014年7月份,贾跃亭还投资了总部位于加州的电动车公司Atieva,成为最主要股东,这家公司2016年10月改名为Lucid Motors。

  在国内市场,在汽车业务上的投资上,乐视设立了“乐视超级汽车”业务,他们的最主要资产是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的莫干山高新技术开发区内的乐视生态汽车产业园。虽陷入资金困境,这个工厂园区还是在2016年12月28日如期开工。

乐视的颠与覆:真实还原贾跃亭造车的逆行之路

  此外,乐视还主要通过旗下乐视汽车(北京)有限公司(原名:法乐第(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搭建了电动汽车制造以及汽车产业链上下游的投资网络。2015年1月,出资1000万元成立电动汽车分时租赁平台零派乐享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2015年7月,出资428.57万元,获得充电桩运营企业北京电庄科技有限公司30%的股权;2015年10月份,出资7亿美元获得易到用车70%绝对控股权;2016年7月,出资117.65万元、占股10%投资充电桩生产企业上海挚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2016年6月8日,投资大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这一项目首期投资14亿元,首次注册资本金为2亿元,乐视持股40%。

  就在披露资金困境的前两个月,2016年9月份,贾跃亭宣布乐视汽车已完成10.8亿美元首轮融资,包括英大资本、深创投、联想控股、民生信托、新华联以及宏兆基金等机构为他提供了资金。

  乐视控股庞杂的业务体系一直被外界视为以概念驱动资本的商业模式,但贾跃亭却告诉腾讯财经,“我很少把我的精力放在资本上,我一直认为只要我们产品制定最前端的战略模式和(生产)最好的产品,资金自然不会有问题。所以这块没有太多的关注。”贾跃亭说,“乐视整个资本生态和组织中最薄弱的环节就是资金”,“从我们的融资结构就能看得出来,我们的融资手段还是非常的单一,更多靠我个人的股份质押、一些项目的贷款”。

  资金的紧张氛围实际上已在乐视上市公司与非上市业务中蔓延,乐视计划放缓一些大项目,那些重要但不那么紧急的。

  业绩稳定向上的乐视网旗下核心资产乐视致新不得不缩短付款周期来打消供应商的顾虑。乐视致新旗下的主要产品为乐视超级电视,是目前最成功的互联网电视品牌之一。

  贾跃亭计划系统性地、一次性地解决掉乐视资金困境的局面。

  他告诉腾讯财经:“我们希望用较短的时间把资金问题彻底地解决掉,解决掉之后就开始全力推进”,但对于何时能得到资金他还没有确切的答案,“时间还不好说,但是应该不会太长吧”。为此,他说自己不得不在引入投资者时“在价格上会有一些让步”。

  “这次资金困难对我们来说,不会是一个多么大的问题,因为在未来几个月之内,就能够解决掉。”但他不忘对投资者考量的三个因素,“首先这里面是不是真正地认可汽车产业的发展阶段和趋势,大家的认识是不是一致的;其次,你是不是愿意去推动产业发声变革,进而投入自己的资金和精力;第三是说战略协同。

  但是,就乐视汽车业务而言,他坦承,现在的局面是少数非常前瞻的投资人是非常坚定地看好,大部分还在观望,但也并未向其关上大门。

  2016年12月28日晚,一些战略投资者与乐视网、贾跃亭、乐视控股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他们支付了一定数额的诚意金,并在合作范围、合作方式、投资规模等要素上进行了协议约定。

  当天傍晚,梁军告诉腾讯财经,“我们这次一次性地解决上市公司资金问题,实际上还要间接地解决老贾非上市公司的问题,要一次性、系统性地解决整个资金的问题,所以这是动静非常大的”,但他拒绝透露更多的信息。

  在腾讯财经的专访中,贾跃亭承诺为了完成融资,乐视在某个板块可以出让比较大的股权,“但是控制权必须在我们手里”。

  从腾讯财经了解的信息看,事情正在朝着乐观的方向发展。

  贾跃亭与乐视联合创始人刘宏及少数几位高管组成了核心融资小组。中国三到四家地产开发商允诺为乐视提供资金,他们至少包括融创地产和碧桂园,但腾讯财经没有获得这两家企业的直接证实。另一家颇具实力的私募资本决定参与对乐视的投资,在美国,一家极具实力的投资银行决定为乐视汽车提供资金。贾跃亭说,甚至有一些地方政府有也表达了兴趣。

  钢丝上的反思:与世界逆行的对与错

  稍微对贾跃亭抱有好奇的人在见到他后都会有些诧异,这位在农村长大、技术职员出身的山西人有一些内敛,他谦卑且从不轻易表露怨气,他会主动的希望添加来访者的微信,尽量满足访问者的所有诉求。

  这与这家公司多年来的不掩锋芒与好战气质截然不同,长久以来,他和他背后的乐视都极具争议,而此次危机发生后,越来越多的质疑朝向贾跃亭那毫无约束的野心。

  乐视有不同于中国其他互联网公司的文化,在这家公司的办公室里,你随处可以见到一些极其励志、耸动人心的口号,让你错觉明天他们就要踏上战场。乐视也常会发明一些专属于这家公司的拗口词汇,比如生态化反、开放闭环、北洛硅……

  一位乐视职员告诉腾讯财经,很多口号是由乐视控股战略规划与管理部副总裁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阿木)想出来的,这位曾在咨询公司罗兰贝格工作多年的维族人有天马行空的文本创意。他曾一度坚持希望使用的一句口号是“世界向东,我们向西”,而最后终因担心政治寓意隐患不得不放弃。

乐视的颠与覆:真实还原贾跃亭造车的逆行之路

  这种与世界逆行的傲气让乐视在中国的舆论氛围中显得并不合群。在多场危机中,贾跃亭和他们的高管都指责是一些竞争对手蓄意地策划以抹黑乐视。乐视控股的一位副总裁曾讽刺“没有被‘黑公关’黑过的企业一定是缺乏知名度或是发展潜力的企业”。创新和变革一定会触动现有格局里的既得利益者,所以容易遭到疯狂的反扑和攻击。

  显然,乐视的管理层并不缺乏高度的进取心,在过去多年中,乐视快速扩张的业务都大批招募了自己的明星高管团队。

  然而,当他们坐在贾跃亭的办公桌前才意识到,在战略决策上,贾跃亭提出的方向几乎没有商讨的空间,他们变成了高度一致的执行者。“目前的风险不仅仅是资金的风险,核心的问题是管理的风险。”一位乐视控股高管向腾讯财经评论称。

  在资金危机出现后,贾跃亭对乐视的管理进行了反思。

  腾讯财经了解到,他在多个高管参加的内部会议上进行了自我批评。“乐视这次危机,我们的反思是节奏过快”,但他又称,“如果能力足够强,如果资本能力足够强,那么我们的节奏或许是正确的,但我们能力不足时,就反应在节奏过快。”

  “原则性的大战略上,我应该是非常决断的;在小战略的策略制定和执行上我们是非常民主的,民主主要是让大家充分地理解,一定要让大家深刻地理解。”贾跃亭告诉腾讯财经这是他的管理逻辑。

  乐视致新公司总裁梁军曾在联想集团工作17年,在2012年加盟乐视。他告诉腾讯财经,此次资金危机发生后,引入战略投资者对乐视完善管理倒是一次机会,“我认为乐视有可能有一轮新的快速增长,而这个增长就有可能在利润上,乐视的股价现在停牌是35块(35.8元),(以后)前面挂一个1都有可能。

  他补充道:“你要是不信的话,等一两年以后再看,我认为可能都用不了那么长时间”。

  这位纯粹的技术男说起话来时常会突然激动,在那个傍晚,结束了两小时的聊天后,他突然改变了与腾讯财经早前约定的饭局,要准时回家。

  “生活还要继续,我认为我还是很乐观的,我每天要工作到9点钟,我要加班就加,不加班就回去。我必须要让员工知道我们公司还没有到死的那一刻呢!而且未来会活的更好,我们需要一起共渡难关”,他说。

乐视的颠与覆:真实还原贾跃亭造车的逆行之路

责任编辑:陈爱

为你推荐

    暂无相关推荐
    合作媒体

    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 | 和讯银行 | 新浪理财 | 凤凰理财 | 腾讯网 | MSN理财 | 第一理财网 | 网易科技 | 中华财会网 | 电商中心 | 第一财经网 | 和讯科技 | 财新网 | 中国网理财 | 计世网 | 金融界银行 | 光明网经济 | 东方财富网 | 经济观察网 | 中国经营网 | 赛迪网 | 钱讯网 | 新华信息化 | 中关村商城 | 同花顺金融服务网 | CIO时代网 | 环球网财经 | 投资时报 | 钛媒体 中国金融新闻网 | 新华网财经 | 人民网金融频道 | 中文互联网数据研究资讯中心 | 中金在线 | 光芒网 | 大公财经 | 外汇 | 品途网

    微信

    QQ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