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你的内心世界 读完《毛毛》这本书

专题库
董俊峰 来源:中国电子银行网 2016-05-09 15:33:11 毛毛 董俊峰

核心提示这绝不单单是一部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而是像《小王子》一样,也适合成人去阅读的充满隐喻的轻哲学作品。

发现你的内心世界——《毛毛》读后

    作者:中国银行网络金融部副总经理 董俊峰

  这绝不单单是一部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而是像《小王子》一样,也适合成人去阅读的充满隐喻的轻哲学作品。

  “黑暗中闪烁着你的光/我不知道,你来自何方/看起来你那么近,又那么远/我不知道,你叫什么/随便你是什么——/闪吧,闪吧,小星星!”。书的扉页上,印着这首爱尔兰民歌。不久前,好友推荐了德国幻想文学作家米切尔•恩德(Michael Ende)的代表作《毛毛》。原来想直接拿给孩子看的,可信手翻开后,自己却先捧着饶有兴趣的读了起来,没想竟然被深深的吸引住。这绝不单单是一部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而是像《小王子》一样,也适合成人去阅读的充满隐喻的轻哲学作品。读罢掩卷,沉思良久。

  第一,关于价值的焦虑。从陈胜吴广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到今天的各种屌丝逆袭故事,历史和现世的成功哲学以及各色明星人物,引导着世俗价值观。而在追求功名利禄这些社会成功标签或者世俗价值符号的过程中,人们往往会陷入一种深深的焦虑。很多人可能读过阿兰•德波顿的《身份的焦虑》,里面剖析了焦虑产生的根源,是因为担忧我们无法与社会设定的成功典范保持一致,担忧我们失去身份与地位而被夺去尊严与尊重。和《毛毛》中所描述的人们一样,芸芸众生都被虚拟的“时间储蓄银行”的客户经理灰绅士们所引诱和欺骗,为了节省时间给未来,蝇营狗苟地没有任何生气和色彩的工作,陷入一种机械而趋于流水线的生活节奏中无法自拔。最关键的是,这种普世的成人价值观也在通过教育体系传染给孩子,渗透给原本简单快乐的露天环形剧场中的玩伴们。为什么从婴儿的眼睛里你看不到焦虑,而随着不断长大,不断成熟,我们却陷入越来越多自虐式的焦虑之中?我们是不是失去了发现自己内心世界的能力?我们如何在严酷的竞争中和现实的商业社会里找回真正属于内心的安静和快乐?毛毛尽管衣衫褴褛,但却受人欢迎,就是因为她纯净,她愿意把属于自己的时间用来细听朋友的倾诉。她没有任何物质财富,却拥有吉吉和老贝波金子般珍贵的友谊。毛毛可以做到避免活在别人的眼神里,也就可以避免轻易被他人的敌意或者忽视所伤害,所以她不焦虑,时间窃贼也没法欺骗和控制她。没有能力在现代社会商业竞争的滚滚洪流中自我救赎的人,就像迷失的羔羊,在内心世界中表现出拒绝爱、拒绝付出,陷入唯我独尊的孤独和自私的挣扎,陷入忙(忙碌)-盲(盲目)-茫(茫然)的恶性循环。在对物欲的满足和追求中,人性走向冷酷,不再对艺术产生审美,幸福感的泯灭,难道这是现代文明进步的代价吗?

  第二,关于时间的意义。在书中,作者塑造了一个无比强大又无比克制的时间主人,就是负责分发每个人时间的霍拉博士。霍拉博士曾经给毛毛出了一个谜语,一个关于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歌谣,谜底就是时间。人类到底是要做时间的主人还是时间的奴隶呢?在时间储蓄银行和时间窃贼那里,每个人都是时间的债务人。争分夺秒的工作,毫厘不差的精准,并没有带给他们快乐,他们只是觉得效率会带来物质财富。霍拉有绝对的时间掌控资源,但他从不干预每个人支配自己时间的自由。因为从计量学的角度看,每个人的时间都太有限,时间储蓄银行的灰绅士们,就是拿这些数字来恐吓和引诱人们上当的。霍拉却希望人们自己掌握最适合自己的节奏,不做金钱和效率的奴隶,把最宝贵的时间交给最值得的人和事。他用时间之花的璀璨盛开和快速枯萎,然后又凤凰涅槃的镜像告诉毛毛,没有现在就无所谓将来,所以要享受当下,过好每一天的快乐和精彩。过去,是现在的化石。如果你能够预见未来,哪怕半个小时,就可以在竞争的追逐中完胜,就像乌龟导引着毛毛突破灰绅士的天罗地网和重重包围,成功地到乌有巷和乌有楼去找霍拉博士。智慧,就是有能力看到趋势,预见未来,哪怕一点点,就可以规避很多不幸或者失败。时间就是生命,生命就在我们心中。

  第三,关于终极的快乐。在书中,作者说道:“灰绅士的男人们用细分、分解的原理向人们骗取时间。对他们而言,能够计算、计量或者测度的东西才具有现实性,他们是计量思考的代言人。”时间窃贼们从不施展暴力,而是凭借一副彬彬有礼但没有血色的绅士面孔,巧舌如簧地取得人们对他们专业能力的信任。计量思考突出效率的价值,而不是最纯美的人性的终极快乐。之前微信上网传的一位英国爵士关于电商成本效率优势无法替代实体购物乐趣的段子,其实探讨的也是这份道理。刘鹤曾在一篇长文中谈到技术革命对经济生态的影响,他拿历史上多次技术革命做长波趋势样本研究,发现单纯的技术革命如果不加驾驭和控制,其对经济生态的破坏性影响,会因为监管的滞后而呈螺旋放大效应。这种破坏性,就像自然生态圈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一样,生态种类和多样性的灭绝速度会非常快。昨天的蒸汽机、汽车、飞机、计算机,到今天的互联网、人工智能,前期技术革命的迭代需要100年,而到后来可能步伐加快,到每隔50年技术革命就会迭代一次。革命性的技术颠覆原有社会平衡,尤其是今天的生产力取代旧的落后生产力时,已经不简单是一对一的替代关系。在走向万物互联和人工智能的今天,生产工具+商业模式+社交网络,会快速放大和加快这种虹吸效应,旧的产业和传统经验的优势会被卷入黑洞。如果不加有效的引导和管控,技术进步带来的社会财富将会快速集中到技术垄断者手中,大众的幸福感不会提高,反而丧失与生俱来的快乐。当然,我们不是耸人听闻地诋毁技术进步的价值,我们要严肃思考的是,随着商业文明的发展,人类靠什么来遏制焦虑感、虚无感,找到终极的快乐和幸福。还是要从数量型的计量思考中走出来,像当年原始人从岩洞里走出来一样,靠人类的心智开发,靠发现原本丰富的内心世界,靠倾听历史和先贤的声音,靠人类千百年积累的文化、情怀和追求安全感的本能。我思,故我在。

米切尔•恩德(Michael Ende)
米切尔•恩德(Michael Ende)

  最后,关于作者米切尔•恩德(Michael Ende)。1929年出生于德国巴伐利亚风景如画的小镇加米施帕腾基兴。他在一个充满文化气息的家庭中长大,父亲埃德嘉•恩德是一位著名的超现实主义画家。米切尔•恩德曾活跃于南方的喜剧舞台。1971年他离开了德国迁居到意大利,住在罗马以南的阿尔巴纳山区,一住就是14年。在此期间,名满天下的作品《毛毛》和《永远讲不完的故事》相继问世,使他成为德国最优秀的幻想文学作家,在欧洲乃至全世界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责任编辑:王超

为你推荐

    暂无相关推荐
    合作媒体

    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 | 和讯银行 | 新浪理财 | 凤凰理财 | 腾讯网 | MSN理财 | 第一理财网 | 网易科技 | 中华财会网 | 电商中心 | 第一财经网 | 北京商报网 | 和讯科技 | 财新网 | 中国网理财 | 计世网 | 金融界银行 | 光明网经济 | 东方财富网 | 经济观察网 | 中国经营网 | 赛迪网 | 钱讯网 | 新华信息化 | 中关村商城 | 同花顺金融服务网 | CIO时代网 | 环球网财经 | 投资时报 | 钛媒体 | 中国金融新闻网 | 新华网财经 | 人民网金融频道 | 中文互联网数据研究资讯中心 | 中金在线 | 光芒网 | 大公财经 | 外汇 | 品途网

    微信

    QQ

    微博